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全职高手】星河灯塔(九)(韩叶,哨兵/向导设定,私设有)

前来迎接的侍卫官是个生面孔,从后背看带了点弱柳扶风的姿态,和周围的冷硬环境有着微妙的违和感,韩文清看在眼里,不自觉地就皱了下眉。

像是察觉到韩文清的疑虑,那人扭过头,对着他露出柔顺的笑容:“韩少将,我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吗?您这样的目光让我稍稍有些紧张了。”

“无事。”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回应着他。

那人理解地笑了笑,转过身继续在前面领路,惨白的灯光从头顶上洒下来,通道内安静得只有军靴落在金属地板发出的清脆响声。

就这样走了一会儿,在即将转入一个岔口的时候,韩文清忽然停下来。

而前面的那人几乎是同时停了下来,转过身疑惑地看韩文清:“怎么……唔嗯……”

骨头撞击在合金上发出巨大的声响,细小的痛苦呻吟被瞬间掐断,韩文清掐着对方的脖子用力将其按在墙壁上,眼露凶光:“是谁派你过来的?有什么企图?”

“没……没谁……少将大人……这……这是个误……误会……”

强烈的窒息感让侍卫官拼命扒拉着掐在自己脖子上的那只硬得有如钢铁一般的手,一股强大的精神力量从他身上爆发开来,然而只不过瞬间就被韩文清以更加强势的力量给压了回去。

“这不是去第十会议室的路,”韩文清的声音冷得似是万年寒冰,黑亮的眼底仿佛压着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

近乎于实质的哨兵气场落在皮肤表面,犹如滔天洪水一般铺天盖地压下来,横在两人之间的精神屏障就像是脆弱的玻璃,不消片刻便出现了丝丝裂纹——

侍卫官不管心里有着什么念头此刻都被摧毁得一干二净,剩下来的只有满心的恐惧,颤抖着从腰间摸出一张透明的卡片,他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才挤出来一句话:“这……这是执行长大人……的命令……”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卡片中闪出一段需要指纹解码的加密视频,韩文清仔细地看了眼,随后松开掐住侍卫官的手,拿过卡片点开视频。

没了韩文清的支撑,侍卫官立刻无力地瘫了下去,捂着脖子不停地咳嗽,眼角全是被逼出来的生理性泪水。待得他终于从难受中清醒过来,抬头望向韩文清的时候,韩文清已经看完了视频,正若有所思地盯着他。

侍卫官心念一转,擦干了眼角的泪水扶着合金壁站起来,然后扯开一点勉强的笑意:“少将大人,我们走吧,执行长还等着您。”

 嘶哑的嗓音里带着一些不经意的委屈,韩文清眼神微沉,直接示意他继续带路。

没有得到回应的侍卫官眼底滑过几分失落,面上却是丝毫不显,扶着墙壁缓缓地走着,稍稍塌缩的双肩这会儿看上去让他显得有些可怜。

韩文清顿了一下抬起手,却是拍拍锁骨处,像是在安抚着什么,侍卫官回头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面上顿时浮起一丝失望。他以为韩文清在做出那样的举动后至少会对他说点什么,但是这个联邦最顶尖的哨兵现在却只顾着安抚一条正在咬人的黑蛇——

低下头将所有的情绪都掩埋在眼底,侍卫官在一扇黑色的大门前停了下来,之后对着韩文清微微躬了下身:“少将大人,到了。”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突然出声问道:“你的军号。”

那人似是有些料想不到韩文清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先是怔了一下,随即微笑着报上一串数字。

韩文清瞥了眼终端里面跳出来的资料,确定记录下来后便不再看他,直接刷开门——

“期待与您的再次相遇。”

侍卫官站在门口,再次躬身说道。

带了些许深意的话语并没有让韩文清有丝毫的停顿,他甚至连一丝动容也没有,就那样径直走了进去,缓缓关上的合金门彻底地截断了门外人的视线。

他直起腰,看着紧闭的门,咬了咬下唇,眼底闪过几分心有不甘。

 

房间里铺着用卡拉兽的绒毛制成的红色地毯,一颗来自于西卡星系的月光石正浮在天花板上,这种极其珍贵的石头能自动过滤空气中的有毒物质;四周全是高大的原木书架,上面堆满了珍贵的纸质书籍,最中间的位置摆着张和整个房间风格截然不同的办公桌,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从桌后抬起头,在看到来人后立刻浮起亲切的笑容。

“小韩,你来了。”

韩文清走过去,对着中年人郑重地行了个军礼:“执行长。”

被称为执行长的中年人笑呵呵地站起来:“不必拘束,坐吧。”

“是。”

韩文清这会儿敛了气势,安静得就像先前那个暴烈的人只是个幻觉。

执行长并没有跟着坐下来,而是转身去吧台倒了两杯酒,放了一杯在韩文清的面前:“尝尝,斯拉克的‘红宝石’,难得一见的珍品。”

韩文清看了眼那些暗沉得如同血一般的酒液,以保持清醒为由严正地拒绝了执行长的好意。

执行长理解地笑笑,坐下来摇了摇自己手中的杯子,轻抿一口,细品了半天后开始兴致勃勃地和韩文清谈论起红酒来。

虽然不清楚执行长都这么晚了还以会议的名义找他过来,过来了又闭口不谈究竟有何深意,不过韩文清倒是表现出了少见的耐心。他对红酒不怎么精通,但要谈论的话,也是能插上几嘴的,两个人就这样你来我往的,竟然一聊就是半个小时。

结果到最后,先忍不住的反而是执行长。

放下已经空掉的杯子,执行长看着没有半点不耐烦的韩文清笑着说:“文清你比以前倒是内敛不少,既然这样,明天的事我就放心你不会冲动了。”

“明天?”韩文清沉声问。

执行长像是想到什么,立刻带着歉意说:“抱歉抱歉,我都忘记这件事到目前为止都还属于绝密。一周后会有个表决,是关于嘉世冒险团的,他们在这次的异星开拓中虽然损失惨重,不过却找到了一样极其重要的东西——”

他微顿了下,一丝隐晦不明的表情在他脸上转瞬即逝:“他们找到了一种新的药剂原料矿石,可以直接用来提升精神力和五感的敏锐度。”

韩文清的瞳孔猛地往里收缩,原来他们真找到了,所以就算牺牲掉叶秋也无所谓了是吗……

根据联邦法律,最先发现新矿石的个人或者组织拥有此矿石三分之二的优先开采权,而且这次找到的还是如此厉害的东西,一旦消息被公布出去,嘉世想不翻身都难。

似乎没察觉到韩文清的异状,执行长继续往下说。

“你一定很奇怪,为何嘉世找到新矿这样的事会拿到军部来进行表决,”他微微一笑,嘴角流露几分冷意,“要说嘉世的团长陶轩也算是有点本事了,直接分出三分之一的矿石经营权给我们的审判长阁下,要求成立嘉世军,管辖范围便是发现矿石的星域,而我们的审判长阁下也真就答应了——”

“我明白了。”韩文清说道。

“不不不,你不明白,”执行长对着韩文清摇摇手指,“你并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要的是通过,这个表决的通过。”

韩文清恰到好处地表现出了自己的震惊。

执行长似乎很满意看到韩文清如此的表情,他继续说道:“我为什么不让他通过,现在五大星区的势力范围已定,他想要再加个星区进来重新划分势力,为自己获取上将军之位赢得资本,但是最终鹿死谁手还不一定了。”

说完看了一眼,发现韩文清正盯着桌子上的那杯酒,像是没听到他说的那些似的,执行长轻笑了几声,拍了两下手说道:“行了,该交代的事我已经交代了,大晚上的也就不提这些扫兴的事情。我今天找你来,还有一件好事,是关于你自身的。”

韩文清移过目光,直视着执行长:“我的?”

“没错,”执行长手指轻敲着柔软的沙发扶手,“我从陶轩那里听说了你和叶秋的事。这么大的事你都瞒着我,文清你也太见外了,怎么说,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

这一席话顿时让韩文清整个人都紧绷起来。

“别紧张别紧张,我不是责备你,”执行长赶紧安抚着韩文清,说了几句后却是话锋一转,“不过现在叶秋已经不在了,你有考虑过接下来该怎么办吗?以前我以为你和张新杰是一对,所以也就没有操心过,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叶秋不在了,像你这个级别的哨兵要是没有向导可不是……”

“叶秋没死。”

韩文清有些粗暴地打断了执行长接下来的话,执行长怜悯地看了他一眼,轻叹道:“我知道对于哨兵来说,失去向导很不好受,不过作为你的叔叔,我很庆幸你并没有和他进行深度结合,而你现在也确实是再需要一个新的向导。”

“不……”

未出口的话被执行长抬起的手压了下去,他看着韩文清认真地说:“我并不是要你现在就确定下来,但是你也别再拖延下去了。事实上我这里有个很合适的人选,你刚刚也见过了,是我的亲侄子。”

韩文清冷着脸说:“如果您是指那个侍卫官的话,太弱。”

执行长倒是一点也不在意韩文清的态度,他只是笑眯眯地说:“现在自然是比不上叶秋,不过未来可是未必了,不要这么快就否定了。他现在是你的新任侍卫官,多接触接触说不定就有感觉了。”

 

被人硬塞进一个人确实不是什么让人值得高兴的事,虽然塞人的那个是长久以来对自己照拂颇多的长辈也不例外。

在离开之前,韩文清最终还是喝下了那杯“红宝石”,走出来的时候发现那个侍卫官还候在门口。

看到韩文清出来,他微微弓了下腰,恭敬地说道:“少将大人。”

韩文清从他身上忽然嗅到一丝奇怪的味道。

 

“啊嚏——”

叶修猛地打了个喷嚏,乔一帆在一旁担忧地问:“叶哥你没事吧,从进来就一直在打喷嚏。”

叶修揉揉鼻头,顺势捂着鼻子嗡声说:“没事,还有多久到?”

乔一帆看了眼前路:“马上就到了。”

孙哲平丢下叶修单独一人的结果就是叶修一个人迷路了,转来转去差点转到虫母的巢穴里去了,如果不是乔一帆及时赶到的话。

两人走了没多久,一个山洞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摇曳的火把照亮了整个洞穴,一群人围在三个躺在地上的人身旁,面上满是悲戚之色。

叶修站在洞口捂紧了鼻子,无法忍受的恶臭味顺着他的指缝钻进了鼻中,直引得胃里一阵翻腾。

—TBC—

大家节日快乐

评论(35)
热度(235)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