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全职高手】不管饭之婴祸(周叶)(一)

为了证明我没驴人,所以我来更新了

是一篇奇怪的文

大概由六个小故事组成,主要是想刷刷傻白甜和日常,也不知道我能不能行,当然题材还是架空的,原著向我确实无力OTZ

================

婴祸(一)

叶修刚叫了外卖,报警电话就打了进来。

“警察同志,这里吃死人了啊!”

中气十足的女高音从听筒里面直冲而出,叶修不得不拿远了一点,等到那边吼完了再拿回来,问清楚详细地址后他挂上电话拎起大盖帽,正好送外卖的小哥在派出所门口撞上了。

“叶哥你这是干嘛去啊,不吃饭了?”

叶修随意地挥了下手:“不吃了,你直接送老魏办公室去吧。他昨晚蹲了一晚的贼,今早上才回来,这会儿多半还没吃了。”

外卖小哥却是一个跨步将他拦了下来,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叶哥叶哥,一会儿你有时间吗,我有点事想麻烦一下你。”

叶修斜着眼挑了下眉:“当初我可是说过没下回了。”

“别啊叶哥,”外卖小哥马上哀嚎起来,整个人紧贴着叶修就差抱上去了,“这次绝对绝对是最后一次了,只要这次我能翻了本,就再也不赌了!”

叶修微笑着打量了几眼,最后在小哥殷切的目光回了两字:“不行。”

说罢就要继续往前走,这次却是真被一把给抱住了……大腿,外卖小哥满脸的视死如归:“叶哥你要是不答应我,我就在派出所门口大喊警察打人了!”

叶修试着拔了下自己的腿,发现被人抱得死死得一点也拔不动,无奈地叹了口气后,不得不半弯着腰说:“好吧,你晚上在家等我。”

外卖小哥的眼睛立刻亮起来:“真的?”

“如果三秒钟后你还抱着我的腿,真的也就变成假的了。”

叶修笑眯眯地说,外卖小哥只觉得后背一凉,立马松开他的大腿跳起来说:“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今晚在家等你,再见!”转身就窜进了后面的派出所里,跑得比兔子还快。

叶修无奈地摇摇头,往前走的时候摸了下揣裤兜里的烟盒,挣扎再三还是放弃了抽烟的想法。早知道就不答应沐橙减少烟量了,一边想着一边走,没多久就到了报警人所说的地方。

刚刚开张的小饭馆,连点烟火气都还没有,门口密密麻麻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隔了三四米远都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洪亮女声。

“……我告诉你,你不要装哑巴不出声,要是今天不给大家一个交代,我让你这小饭馆在这个小区里开不下去!”

叶修轻咳几声,拍拍挡在身前的人让他挪了空,进去就看到居委会那个古道热肠的大姐正对着个高大的青年凶猛的拍桌子,在她身旁坐着个捂肚子的年轻孕妇,脸色苍白,神情间满是痛苦。

在看到叶修后,大姐立马推开身前的高大青年,冲过来抓着叶修的手大喊着:“叶警官,这个黑心老板做的东西不干净,害得老王家的媳妇只吃了一口就变成这样了,你赶紧把他抓起来别害人了!”

“您别急别急,”叶修安抚了大妈几句,转头温声询问着年轻孕妇,“你还好吗?”

孕妇咬着下唇,正要点头,却像是想到什么僵了一下,用力地摇头说:“没事,不要紧。”

叶修见她额上满是冷汗,立刻直起来对着门口喊道:“来两个人,送小杨去医……”话音还没落,就被小杨一把抓住了手腕,力道大得简直就不像是一个身体有恙的孕妇。

叶修皱了下眉,低头看过去,只见小杨深吸了一口气,僵硬地扯开一点笑容:“叶警官,我没事,和周老板的饭也没关系,最近经常这样,过一会儿就好了。”

“真没……”

“闺女你可千万别怕,有什么事我给你担着,”大姐一杠子插进来直接打断了叶修的话,挤开叶修后她扶着小杨担心地说,“你真的没事?我早说了送医院你非不要,万一要是出了什么大事那可怎么办啊?”

“刘姨我真的没事,您别担心,不用去医院。”

小杨安慰了大姐几句后又转向叶修,虽然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但仍然没有放开叶修:“叶警官,我真的没事,不用去医院。”

几乎是原话,她又对着叶修说了一遍。叶修看了眼抓在腕间的那只手,因为太过用力呈现出一种不自然的青色,指节瘦得仿佛只剩下一层皮裹着。

叶修略微迟疑了下,最终还是点了下头:“我明白了。”

然后转向一旁的大姐:“刘主任,既然本人都这么要求了,就按她的意思办吧,不如您给王叔打个电话,让他们过来接一下小杨。”

说话的当头,一股极其细微的热流通过两人接触到的地方传递了过去,不消片刻,笼罩在小杨脸上的惨败之气便缓缓退了下去。

小杨轻轻咦了一声,面上露出几分疑惑的神情,偷瞄了几眼叶修却是没发现任何异常之处,倒是叶修察觉到她的目光,和大姐说完之后低下头温和地问:“怎么了?”

小杨惊了一下,猛地松开抓住叶修的手,分开之后那股热流似乎仍然存在于她的体内不停流转,她捏了捏自己的手指,最终双手交握覆在并不太大的肚子上。

没过多久,老王带着他的儿子赶了过来,两个人对着大姐和叶修道了谢,扶着小杨走了。眼瞧着没了热闹,围观的人群三三两两散了个干净,到最后就只剩下叶修和大姐,还有小饭馆的年轻老板。

大姐瞥了眼站在一旁一直都未曾出声的高大青年,冷着脸说:“幸好今天是小杨不追究,算是放过你了,再有下次别怪我掀了你的这个饭馆!”

一点也没客气的落下狠话,大姐和叶修打完招呼急匆匆地就走了。叶修微笑着将人送到了门口,目送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后,他却是出乎意料地关上了饭馆的玻璃门,转了身慢悠悠地踱进去,最终在距离青年还有十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同时有什么东西从他的身上溢了出来,缓慢地朝着对方所在的空间压了过去。

而对面的青年却像是什么也没感觉到,完全隐没在了阴影之中,既没有任何的动作,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安静地如同一个幽灵。

有些意外地微抬了下眉,叶修轻轻弯起嘴角,一股未在人前显露出来的慵懒讥嘲之意便流露了出来:“能不能告诉我,为何一只饕餮会出现在限定区域以外的地方?”

青年并没有表现出太多吃惊的神情,更多的是困惑,他依旧是沉默着,看上去似乎是在组织着说辞。叶修也不催促他,

自顾自地找了张桌子,坐下来的时候顺势抽出根烟,没过多久,不大的空间里便满是烟草的味道。

并没有等多久,青年就动了。

他走了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坐着的叶修,漆黑似墨一般的眼眸像是不曾见过一丝光的深渊,无形中有股重压压了下来。

叶修咬着烟半撑着下巴,在这样的重压下倒是未曾流露任何不适,从烟头上飘出来的青色烟雾静静浮动在两人之间,像是千般丝线,将他们缠绕起来——

“呼——”

极淡极轻的呼气声伴随着白色的雾气从叶修的嘴中喷了出来,瞬间惊醒了已经陷入到某种情绪中的青年,短暂的茫然之后他后退一步,抬手伸向后背。

叶修眯了下眼,似笑非笑地看着青年:“你确定想动手吗?”

青年顿了一下,迅速抽出手,一本暗红色的软皮本被递到了叶修的面前。

已经做好了动手准备的叶修愣了一下,却听见青年用着如同大提琴一样低沉甘醇的声音说道——

“我有证。”

 

对待一个居然有人间长期居住证的饕餮要怎么办?

叶修会说,吃饭。

清亮的油下锅,金黄色的蛋液裹着白生生的米饭被来回翻炒着,绿色的葱花点缀其中,让人看了就平添几分兴味,简单的下了几样佐料后起锅装盘,一碗活色生香飘着热气的蛋炒饭便出现在叶修的面前。

拿起勺子尝了一口,诱人之极香气瞬时充满了整个口腔,和这个味道比起来,叶修觉得自己以前吃的蛋炒饭都是猪食。

“挺厉害的嘛。”

他快吃了几口后,毫不吝啬地夸奖着坐在旁边穿着件青色围裙的饕餮青年。

“就凭着你这手艺,难怪能找到五个人为你这本证担保。”叶修再次看了眼规规整整放在桌子的证件,翻开的那页用古篆写着饕餮的名字——

“周泽楷。”

这三个字仿佛在舌尖滚了一圈才飘出来,带了点蛋炒饭的香味。

周泽楷却像是没听见似的,对着叶修伸出手,白皙的手指修长有力,线条漂亮得有如大理石雕像。

“十块钱,”他停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谢谢惠顾。”

叶修呵呵笑了几声,直接掏了一叠红色的毛爷爷放在他的掌心里:“这是一个月的外卖费用,把你饭馆里的电话给我,有需要的时候我会叫你。”

周泽楷摇了摇头:“不送外卖。”

“不送的话,我就将你这会儿卖不干净食物害得一个孕妇差点流产的事上报给人间事物管理局。”

叶修微笑着看周泽楷,周泽楷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手中的那叠钱,最终缓慢地点了下头。

—TBC—

评论(16)
热度(180)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