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全职高手】星河灯塔(十)(韩叶,哨兵/向导设定,私设有)

说好的日更,三千字我写了一整个晚上!!!!!


码字力全无OTZ


以及,大家不要急,老韩和老叶马上就要见面了,虽然是以其他的形式


=================

越进去洞穴,那股如同死人一般的恶臭就越浓烈,就算是叶修提升了精神屏障的强度也无法阻隔气味钻进自己的鼻子里。

一旁乔一帆看着他有些苍白的脸色,小声地询问:“叶哥你真的没事吗?”

叶修摇摇头,在发现捏着鼻子跟没捏差不多后,他便很干脆地放下手不再费那功夫,这个时候围着的那些人已经都散开了,每个人脸上或多或少挂着近乎于绝望的神色,他们沉默的看着蹲在地上的孙哲平挨个拍了拍那三个人的肩,低声说了句什么,那三人同时点点头,泪水直接从眼角滚落下来。

再然后孙哲平站了起来,来了五六个人抬起简易担架,被其他人簇拥着送向洞口,叶修侧过身体让了条路,比之先前浓烈数倍的恶臭顿时从鼻端一闪而过,叶修猛地捂住鼻子,一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洞穴里后,他才扶着洞壁一口气将胃里的东西全吐了出来。

“你这是怎么了?”孙哲平站在他身后皱着眉问。

叶修晃了晃手,待得那股恶心劲儿过去之后才转身过来喘着气说:“没想到哥也有被臭到吐的一天。”

孙哲平看上去有些惊讶:“臭?哪来的臭味?”

叶修微眯了下眼:“我还以为是你们习惯了,这么重的味儿你们都没闻到?”

孙哲平抬起下巴对着半空用力地嗅了几下,随即摇头说道:“这里是整个虫巢中最为通透的洞穴,不可能会有什么臭味。”

“叶哥我也没闻到。”乔一帆站在孙哲平身后附和道。

叶修摸摸下巴,决定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了,转而提起其他的话题:“刚刚怎么回事?”

“没什么,只是一个简单的仪式,送兄弟上路。”

叶修并没有错过孙哲平在说这句话时,从眼底滑过去的难过与不忍,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他对着孙哲平勾手道:“别遮着掩着,孙大大给说说呗?”

孙哲平静默了片刻,忽然扯开一点自嘲的笑意:“反正我们迟早也都是要走到这一步的,告诉你也无妨,这座虫巢里唯一能吃的东西是促进虫卵发育的孵化剂,吃的越多,虫卵的孵化速度就越快。而那些东西,对于我们这些被种下虫卵的人来说,是……大餐,那三个人无视了我的警告,擅自加大了食用量,现在已经彻底进入熟化期,成了‘虫蛹’——”

“过不了多久,虫母的虫族卫队就会过来抓住他们,将他们扔进虫巢最深处的一处洞穴中。那里有着一种极为特殊的矿石,在增强人类身体力量和精神力量的同时,也会加速虫族幼体的成长。那些孵化出来虫子,会在他们的身体中静静地发育舒展……“他顿了一下,”最终占据那具躯体,变成一个具有独立意识属于阿什虫族的怪物。”

“只要被种上虫卵,最后都会走上这样的命运,包括我,包括一帆,也包括你。”

孙哲平的声音并不大,却是字字惊心,沉默地站在一旁未曾出声的乔一帆微动了下嘴,似乎是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沉默了下来。

叶修将下巴搁在曲起膝盖上,静静地直视着身上透出几分冷意的孙哲平,过了一会儿他突然轻笑道:“照你这么说,我们都不用走,就留在这儿等死呢?”

“留在这座虫巢里,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变成怪物,“孙哲平冷笑一声,”就算是死,我也要以人类的身份死去。”

“那你现在就可以——”叶修对着孙哲平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逃出去可比自杀难多了。”

“叶哥,在这里……”乔一帆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有虫母在,自杀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叶修似是有些诧异:“居然有虫母居然能做到这种程度?”

孙哲平握紧拳:“不知道它是怎么做到的,在吞噬了这个星球上唯一的天然灯塔后,它将整个星球都变成了虫巢,并将其牢牢得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再加上那些特殊的虫卵……”

“我明白了。”

叶修突然匆忙打断了孙哲平接下来的话,他站起来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同时望向洞口的位置,只见几阵红光闪过,密密麻麻地感知线瞬时间如潮水一样疯涌而进,沿着洞壁攀爬蜿蜒,不消片刻便布满了整个洞穴,明明暗暗,仿佛正在呼吸一般。

“真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个不在女王陛下控制之下的洞穴,幸亏我发现了……哎哟这不是孙老大吗?”

紧接着,一个满是恶意的嘶哑男声传了进来,孙哲平的脸色顿时变得异常难看,他死死盯着最前面的那个人,拳头紧握微微颤抖,似乎已经处于即将爆发的边缘。

叶修看了眼陆续跟在那人身后走进来的数十个壮汉,上前一步按住孙哲平的手,一缕极细的精神力沿着他的手臂向上,在他的脑子的某个部位轻刺了一下,就像是被人盖头浇了一盆冷水,那一瞬间的痛苦让孙哲平迅速从暴怒中冷静了下来。

感受到按在自己拳头上的力量,他看向叶修,然后叶修给了他一个以后再说的眼神,几不可微地点了下头,他随即阴下脸盯着来人:“王齐。”从孙哲平口中念出来的这个名字就像是被嚼碎了被吐在地上又碾了几下,充满了鄙夷和蔑视。

王齐变了变脸色,本是要发作,但是目光在扫过头顶上的感知线后又瞬间冷静下来,他背着手踱了几步,在安全距离的范围内停了下来,脸上挂起带着讥讽的笑容:“孙老大如此好兴致,宁愿和新人在这儿调情,也不愿意去送送你那些忠心的手下吗,要让他们看到了,该是有多伤心啊——”他突然话锋一转,看向身旁的一个瘦小男人,“难怪你要专门跑到我那边去哭诉孙老大的不近人情了。”

叶修微挑了下眉,这个不是经常叫着孙哥跟在孙哲平屁股后面鞍前马后的家伙吗,如果他没记错名字的话,是叫李哲的吧?

“我的事,不劳你费心。”孙哲平冷着脸,像是不经意的扫了那个叫李哲的人一眼,轻哼一声说道,“没想到你喜欢这样的,随便拿个快到熟化期的人和我换就行了。”

王齐哈哈大笑了几声,随意地挥挥手:“孙老大你别开玩笑了,这样的货色倒贴给我我都不要。当然,如果是你身后的那个新人小宝贝儿,我愿意拿十个至少有五年才到熟化期的人跟你换,这个算是附赠。”他指了指在骤然间惨白了脸的李哲。

孙哲平完全没看李哲,只用着阴沉的目光盯着王齐:“在觊觎别人的东西之前,先想想自己的份量够不够。至于今天你给我的这份大礼——”视线在洞穴里转了一圈最后落在王齐身上,“日后有机会再报!”

王齐摊开手,笑嘻嘻地说:“孙老大别这么小气嘛,只不过是一个洞穴而已,能笼罩在女王陛下的光辉之下可是无限的光荣,你上次毁了我三个据点我不也什么都没做嘛,大家都是这么熟了,这样的小事就当是礼尚往来,过去了吧。再说了,我这次可不是来找你麻烦的,女王陛下三天后要打开始源地,你不去瞧瞧热闹吗?这么短的时间内连开两次,这可是件难得的盛事。”

孙哲平冷笑了几声:“这次又想让我的人挡在前面吗?”

“瞧你说的,哪能了,我们可都指望着你了。”

王齐话里话外意有所指,虽然是对着孙哲平说话,眼珠子却一直在叶修的身上打转。叶修懒洋洋地靠在洞壁上,一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孙哲平不动声色地横跨一步,彻底地将他隔绝在对方的视线之外。

“说完了吗,说完你可以走了。”

孙哲平抬手一指洞口,王齐却是一反常态地没有发怒,只是似笑非笑地说:“孙老大,这么大个事一直藏着掖着也不好吧,有些事也不是凭你一个人就能办到的。虽然咱们私底下是有些磕磕碰碰的,不过大体上总还是朋友,有些话我不说你也明白。”

孙哲平听着这话有点不对味,他再次扫了李哲一眼,发现他的脸色已经带上了灰败之气,当下便明白这人已经将他知道的所有事都说出去了。虽然他知道的东西并不多,不过已经够能让像王齐这样的人猜出来几分事实……

“我什么也不明白,你可以走了,别忘了这片是女王交给我的地盘。”

孙哲平一点也没毫不客气,王齐呵呵笑了一声,没再多说,只扔下一句“我以后再来找你们”就带着人走了,李哲低着头跟在壮汉们的身后,就像是只进了狼窝的羊。

待得人都走了之后,叶修啧啧道:“就这么让人走了,他以前不是你心腹吗?”

“在担心别人之前,你不如担心下自己,王齐多半已经知……”孙哲平话说到一半又停了下来,满天的感知线照得洞穴里明亮有如白昼,他低咒了一声,随后对着叶修和乔一帆说:“先离开这里。”

—TBC—

评论(17)
热度(237)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