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全职高手】王立第一哨兵向导综合学院(周叶)(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反正就是写不好文了本来是拿来练手的但是莫名其妙摔键盘就这样了先把一发出来有没有二不知道总之就这样了!

=======================

兴欣塔的向导导师叶修在外出的时候遭到了偷袭,偷袭者目测是一位来自蓝雨塔的小哨兵,对此蓝雨塔的首席哨兵提出了严重的抗议,第二天就去弄了张最高权限一年只能申请一次的声控大字报直接贴在兴欣塔行政楼的大门口,整个兴欣塔的范围内都回荡着他铿锵有力的声音——

“叶修你要不要脸啊!要不要脸啊!自己失足跌进泥坑里还好意思诬陷我们家小卢,活该你后来被巴拉兽追着屁股咬啊!你有本事诬陷我们蓝雨,没本事出来和我单挑啊!我在学院擂台上等你等你等你等你等你等你等你……”

然后开始无限循环了整整一天,有如魔音穿脑,没过多久就搅得兴欣塔里的小哨兵们崩溃了几个,抱着头哎哟哎哟地躺满了医疗室。

兴欣塔的塔长陈果在申请撤销无果后,咬着牙给蓝雨塔打了个电话,又在对方哈哈的干笑中摔了电话,之后直接冲进行政楼的最顶层抓着睡得快从床上滚下来的叶修拼命摇:“出事了出大事了孩子们都没法上课了我说你你都睡三天了是要睡到地老天荒去吗?!”

摇了半天叶修才痛苦地呻吟一声,抚着头努力将眼睛睁开一条缝,这一睁开黄少天的等你无限连直接就从大开的窗子外轰进他的耳中,就算这里已经距离那张大字报很远了也没有丝毫衰减的迹象。叶修再次痛苦的呻吟一声,用手盖住眼睛。

陈果顿时松了口气,既然醒了,事情就好办了。

“我在门口等你。”

陈果走出房间的时候还很体贴地关上了门,但是在等了大约二十分钟后,她气得一脚踹开门,抓着居然又再次睡过去的叶修就要将他从窗子那儿扔下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叶修醒了。

眼睛里面还有血丝。

“老板娘,”双手稳稳地抓在窗栏上,叶修的声音一听就是还没睡醒,带了点慵懒的鼻音,“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他瞟了一眼塔下,“这种程度的噪音污染都挡不了,学年大比也别想在蓝雨塔手底下讨到好处,这倒正好是个机会。”说完他抬手在虚空中点了一下。

瞬时出现的光屏让陈果松开揪着叶修的手,看着他的手指在光屏上飞快的舞动中,没过多久他停了下来,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好了?”陈果焦急地问。

“我办事你放心。”

叶修关掉光屏又打了个呵欠,绕开身前的人后又摇摇晃晃地爬回床上……几乎是头刚埋进枕头里就睡晕死过去了。

陈果脸色一黑,上前就要抓他起来,然而这边还没近身,一个清脆悦耳到烦死人的熟悉声音从窗外猛地冲了进来,“叶修来PKPKPKPKPKPKPKPK”,和一直没断过的“等你”绞缠在一起,此起彼伏,振聋发聩。

陈果胸口一热,差点一口血吐出来。

“叶修!”

她愤怒地转身,直接一脚踢上床板。

自睡梦中感受到危机的叶修猛地睁开眼一个后空翻,只听得哗啦一声——

整张床从中被劈成了两半垮在地上,愤怒的女哨兵握拳朝着窗外一指:“不解释清楚我现在就以后三年的公休假期!”

叶修轻咳一声,安抚陈果说:“冷静冷静,我只是让孩子们提前适应一下黄少的风格,听说学年大比咱们第一场就是对上蓝雨塔,多适应适应有好处。”

“那你也不能!”

“放心,如果他们适应了的话,我这里还有很多,少天差不多一天给我一封挑战信,用到大比前绝对没问题。”

叶修善解人意地宽慰陈果,得到的却是对方的一记狠瞪。

“马上撤销你发布的那份大字报!”

虽然叶修说的没错,但是……两人份的黄少天声波攻势人干事啊?!向导们还可以竖起精神屏障隔绝一部分,但是对于五感异常敏锐的哨兵来说,这样的声音简直就像是耳朵里像是住一群苍蝇嗡嗡嗡,搅得脑髓都快变成一团浆糊。

叶修顿时面露难色:“这个……有点难度啊。”

“有什么难度?”陈果黑着脸问他,摆出一副就算有难度也会让它变得没难度的架势。

叶修微微笑了一下:“为了不让我心软停止这种有点残酷的训练,所以我使用的是小周的学网账号,可惜我只有发布的权限,没有撤销的权限。”

“轮回塔的首席哨兵周泽楷?学网账号不是只能本人绑定使用吗,你什么时候能——”

陈果顿了一下,像是想到什么猛地睁大了眼睛,神色间满是惊恐:“你居然!!!”

叶修当机倒了杯茶水递给陈果:“冷静冷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不过是哨兵和向导之间的自然吸引而已……”

“你居然诱拐了周泽楷在没得到中央塔承认的情况下进行了深度结合!?”

“等等,我觉得老板娘你对我的认识有偏差。”

叶修觉得很有必要纠正一下自己在陈果心目中的印象,他再次呼出光屏,翻出一份资料放大了给陈果:“这是我们的结合申请,中央塔已经批准了,哥这么遵纪守法的人,怎么可能会做出违法的事情。”

硕大的页面上,带着中央塔公管处这六个字的大红章几乎要晃瞎人眼,陈果刻意看了眼批准日期,时间是六天前……正巧是叶修说有紧急任务必须外出一趟的时间。

“所以……”陈果深沉地说,“你是在任务期间办了私事?”

叶修明显顿了一下,像是有些无奈地揉了揉眉心:“实际上,那只是个意外。”

“意外?”

“唔,情况有点复杂一时说不清。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说着叶修站起来用力的舒展了一下身体,懒洋洋地说,“等三个月的结合保护期一过,我就会去申请绑定解除——”

“不解除。”

从门口传来的突兀反对让两人同时看过去,就见门被轻轻推开,高大英俊的青年站在门口,顶着叶修和陈果的视线,再次坚定地说道:“我会负责,不解除!”

沉默了片刻,陈果立刻用看负心汉一样的目光扫向叶修,叶修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深刻觉得自己好像干了件麻烦事。


评论(16)
热度(171)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