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全职高手】星河灯塔(十二)(韩叶,哨兵/向导设定,私设有)

老韩会不会有点OOC啊……


===================


十二


然而韩文清的话对于已经彻底陷入到结合热中的侍卫官来说,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少将大人,为什么我不行了……”


齐栗那轻柔之极的声音中勾着几分诱惑,又带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他微抬起身体用着狂热倾慕的目光注视着韩文清,同时让手紧贴着光裸的皮肤慢慢滑向韩文清的大腿根部,说不清是热还是冷的感觉从掌心传递出来,沿着他行进的路线缓缓地渗进血肉中——


有什么东西在不知不觉中轻轻地覆了上来。


韩文清眼神微沉,忽然站起来一手拎起齐栗的衣领,在对方不明所以的目光中将其拉到自己的眼前:“这是我最后一次容忍你无礼的将精神力伸进来,明白了吗?!”


他并没有错过那一瞬间从齐栗眼中闪过的错愕,冷哼一声后毫不客气地拎着人去了浴室,随手按下一个键,在寒彻刺骨的冰水喷出来的瞬间,他将年轻侍卫官的头按进了浴缸。


“不……救……啊唔……咕嘟咕嘟……”


所有惊恐的叫喊全部都被掐灭在飞快升起的冰水中,就算他拼命挣扎也不能撼动半分按在自己头上的那只手,在慌乱中骤然爆发而出的精神力场仅仅只让韩文清挑了下眉,又再次用力按了下去。


就在此时,几日前嗅到过的那股奇怪的气味忽然从鼻端一闪而过,韩文清微楞了一下,再追寻下去却又是如那日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就算是打开五感也是毫无线索。


几不可微地皱了下眉,韩文清抓起齐栗,确定那股气味在他身上也嗅不到后才将人直接扔在湿漉漉的地上,无视了对方浑身是水的狼狈模样居高临下地问:“现在冷静下来了吗?”


齐栗蜷缩成一团用力咳嗽着,似乎是过了好半天才从溺水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再看向韩文清的眼神里已经带上了一丝恐惧。结合热并没有过去,火还在他的身体里面燃烧着,来自强大哨兵信息素的吸引仍然会让他的身体蠢蠢欲动,但他的精神已经完全的冷静下来,如此暴戾而又强大的哨兵……心底忽然就升起一丝迷茫,他真能做到那个曾经的第一向导能做到的事吗?


“现在,”韩文清见他许久不曾应答,又再次问了一遍,“冷静下来了吗?”


在对方势如山峦一样的气场下,齐栗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慌忙点头说道:“抱歉少将大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因为呛水的原因,他的声音带上了暗哑,听上去就像是即将要哭出来似的。


韩文清却像是没听到一样,后退几步关上浴缸中即将溢满出来的水,然后打开浴室门:“现在你可以离开了。”


齐栗站起来的时候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在浴室里,湿漉漉的模样看上去可怜极了,然而韩文清却是一点要来搀扶的意思也没有,只是一直用着那双幽深的眼眸注视着他。


按下心底的失望,齐栗再次扶着浴缸站起来,轻咳几声后蹒跚着走了出去,再然后是开门关门的声音,这会儿倒是不曾有片刻的迟疑和停留。


韩文清缓步走出浴室,神色间微微有些异色。实际上他刚刚从齐栗身上又嗅到了那个气味,比之先前更加清晰,也更加浓厚。只是虽然是从齐栗的身上发出来的,却又有些不同,要说的话,更像是附着在他身上的某样东西散发出来的,激得他许久都未曾提升过的五感往上松动了半分。


看了眼齐栗留下来的那杯酒,他端起来晃了晃,随后一口干尽。


 


第二日,霸图军的韩少将在浴室里将他的新任侍卫官弄哭了的事整个红龙基地都知道了,传得那是沸沸扬扬,就连执行长都忍不住叫他去到自己的办公室,隐晦地暗示道齐栗虽然相当优秀,但到底也只是个体弱的向导,对上哨兵天生就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所以就算是处在结合热中也别太过粗鲁,稍微怜香惜玉一点……从执行长的办公室出来后,韩文清整张脸都是黑的。


回去的途中遇到了蓝雨军的喻文州,他除了对此微笑着表示了恭喜之外,还叫住韩文清说了点别的东西。


是有关两天后的公议——


“不知道韩将军对于明日的公议有何看法?”喻文州的语气相当的温和,他的眉角柔和闲散,嘴角微微扬起带着舒缓的笑意,一点凌冽的气势都没有,看上去就像是个有钱家的少爷而不是一个军区的最高统率,但如果真有人因此而小瞧了这个人,那必定会吃大亏。


韩文清并没有马上回答他,似乎是在斟酌着他这句话的含义,喻文州见状轻笑一声说:“副元帅找过我了,明天的公议必然会通过,只是在新军区的范围上可能会比较难办。”


必然会难办,除非是能开辟出新的星域出来,不然嘉世军的成立必然会侵占其他军区的地盘。实际上韩文清已经看过新的军区范围划分草案了,霸图被划分出去的那部分并不多,也不是什么富庶的地区,却正好将叶秋失踪的那块星域划了出去,而蓝雨军被划分出去的地区,是M56。


“喻文州,有话直说。”韩文清的声音冷硬得没有一点委婉的地方,倒是一如他惯常的风格。


喻文州不甚在意的笑了笑,又摊开掌心,一个装着幽蓝液体的玻璃瓶虚拟模型顿时出现在两人的面前:“不知道韩将军有没有收到嘉世送来的这份礼物?”


“怎么?”的确是有从嘉世那里送过来的一个皮箱,不过韩文清在收到之后直接扔进垃圾处理器了,连打开都没打开过,自然也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如今看来,里面似乎装了些出乎意料的东西。


“高纯度的刺激剂,服用之后的升阶率大概在48.6%左右,完全无害,既没有任何毒副作用,也不会带来任何的难受感觉,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服用之后信息素会变得异常浓烈,导致结合热频繁发作,就算是服用者是已经结合过的哨兵或者是向导也是一样——”喻文州顿了一下,握紧掌心却是没再继续说下去。


韩文清沉默了片刻突然问:“真的只有这一个副作用吗?”


“就目前来看,确实只有这一个副作用。而等到明天公议之后,这个型号的刺激剂将会作为军需品大规模的配送到各军区。”


“……这样的消息除了蓝雨之外,还有谁知道?”


“本来只有蓝雨,但是现在该知道的人,应该都知道了。”


“简直胡闹!”


韩文清忍不住地低斥了一声,告别了喻文州之后他迅速地回到霸图军在红龙基地的据点,打开终端进入加密频道,很快张新杰的虚拟投影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少将,”张新杰看着韩文清,眼里闪着不明所以的光,“刚刚执行长阁下发了一封调令给霸图军部,同时将一个叫齐栗的人的军籍转到了霸图军,职务是霸图军司令专职侍卫官——所以说,您这是有了新的向导吗?”


“除了叶秋,我不会有别的向导——这个问题我想我们没有任何必要再讨论了。”韩文清阴沉着脸,显然是不愿再提这件事,转而说起这次接通通讯的目的,“你现在就回军区,如果最近有新的刺激剂被送到我们的地方,拦下来直接送到研究院,我要知道那种药剂的所有功效和坏处!”


“很抱歉,我恐怕是走不了了,现在整个最高军事星都被直属宪兵队给封锁了,副元帅阁下已经发了七封急召令给我要求归队,现在这样游离在基地之外已经是极限了。”


张新杰停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如果不是元帅阁下已经来到最高军事星,按照现在外面的局势,我都以为副元帅阁下会发动政……嘶……嘶……”


呲呲啦啦的杂音骤然间取代了张新杰的声音,紧接着他的身影拉扯晃动起来,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干扰了一样。


韩文清心下一沉,呼出光屏迅速点了几个按键,但是投射过来的影像仍然没有好转,张新杰的身形越发的模糊起来,韩文清当机立断就要切断通讯,却又在看到张新杰的动作后又停了下来。


张新杰做了个阻止的动作,他的脸上并没有任何凝重的神色,相反却是布满了不解和疑惑,张开嘴似乎说了什么,只是声音一点都没传递过来。


韩文清虽然不会唇语,但他还是读懂了张新杰所说出来的其中某个字——


「……叶……」


“哟,老韩。”


熟悉的声音让韩文清骤然变了脸,投影中的影像剧烈晃动着,只不过瞬间就变成了——


“叶秋!”


朝思暮想的人猛然间出现在眼前,就算是沉稳如韩文清这一刻也无法冷静下来,竟然失口直接叫出了对方的名字,但很快他又敛了神情,只有紧握成拳的手泄露了他此刻的心情。


“你在哪儿?”


“看来……你还活……的不错……我放……”


影像晃动得太过激烈,除了最开始的时候有完整人像外,其他时间全都是模糊得厉害,就连声音也是断断续续的,仿佛下一刻就会断掉一样。


无视掉叶修的废话,韩文清又再次问道:“你现在哪里?”


然而叶修却像是没听到似的,自顾自地说:“等……哥……别改……嫁……一个月后……联络……靠被发——”


声音戛然而止,影像瞬间被撕裂了,再拼凑完全时,却是张新杰的身影。


“叶秋竟然真的没死,而且居然还黑进我们的加密频道……”他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马上追查信息来源。”


听到命令,张新杰应了声“是”,随后又说:“还有一件事,楼冠宁那边好像发现了什么,有关阿什虫族的,等我这边有了确切的资料会直接传给你。新的加密频道会在三小时后接通你的终端,请在此期间保持信号畅通。”


说罢便直接切断了通讯。


韩文清静默了一会儿,呼出光屏按下某个键,先前录下来的影像立马投放了出来,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直到闪过一幕的时候他突然按下了暂停,一个身影歪歪扭扭唯独脸还算清晰的叶修维持着定格的动作立在房间中。


韩文清站起来,缓步走过去,两个人的脸近得仿佛都能感受到从对方身体里传递过来的温度——


“果然是祸害遗千年。”


韩文清忽然转身抓起终端关掉影像,掩不住的笑意就这样从他的眼里流露了出来。


—TBC—

评论(24)
热度(299)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