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全职高手】星河灯塔(十三)(韩叶,哨兵/向导设定,私设有)

搓手,叶修逃脱倒计时

===================

十三

叶修突然从沉睡的状态中惊醒过来,顿时吓了旁边的乔一帆一跳。

“叶哥,怎么了?”他茫然地问了一句。

“被发现了。”

叶修迅速起身在角落里的一堆杂物翻找出个老旧的爆裂弹丢给乔一帆,指着命令道:“马上毁掉洞口!”之后马上抓起石镐用力锤向手里的终端,乔一帆楞了一下,立马转身将爆裂弹装在洞口打开引信。然而还没跑出几步只听得一声巨大的轰鸣,瞬间爆开的气浪挟着石块直直地撞在后背上,力量大得让他整个人几乎都飞了出去,跌撞翻滚最后终于稳了下来,趴在地上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像要散架了,细小碎石纷纷扬扬的落下来,扑了乔一帆满身,他回看了一眼,碎裂的巨石已经将洞口完全的堵住了。

叶修却像是没看到这一幕似的,手底下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几乎是用上了全身的力气,直到终端完全变成了个不能用的破铜烂铁之后才停下来——

几乎是在他停手的瞬间,隐隐从地底深处冲上来的尖锐吼叫带着无形的气波瞬间横扫而过,掀起的锐风划过皮肤生痛。

再然后,似乎有什么东西出动了。

不知从何而起的惧意攀爬上乔一帆的后背,仿佛有刀已经架在了脖子下一刻便会直直地落下,瞬间倒竖起来的汗毛摩擦着粗糙的布料带来阵阵刺痛感,他惨叫一声连滚带爬着跑到了叶修的身前,抱着头浑身都在发抖,这里明明什么也没有,却是格外的让人觉得恐惧。

“叶……叶哥,好恐怖……”

“嘘——”

叶修对着他轻轻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伸手将他捞进怀里的同时,张开精神屏障将人严严实实的裹了起来。

“叶哥你可……”

这次叶修直接拿手指按在乔一帆的唇上,乔一帆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随后蜷成一团窝在叶修的怀中。

乔一帆虽然还只是个孩子,但早早就觉醒了哨兵的力量,只是不太明显而已,再加上虫卵的压制,对信息素的敏感度几乎没有,但是现在……缠绕在周身上的那些属于叶修的信息素浓烈得几乎都快要勾起他的结合热了。

但是很快,他的心神就被洞穴以外的东西吸引过去。

咚!

咚!

咚!

似是有着一把巨锤正重重地砸着洞穴外的地面,一下接着一下,连带着心脏仿佛都要随着这样的节奏从胸腔里直挺挺地蹦出来一样,无数的翅翼高速扇动空气所产生的嗡嗡声响就算是隔着厚厚的洞壁也能听得一清二楚,沉重的压力由外及内的挤压了进来,几乎停滞下来的空气让乔一帆产生了一种窒息的错觉。他大张着口,用力的呼吸着,觉得自己就像是被抛出水里的鱼。

“放轻松,别太紧张。”

轻且浅的气音贴着耳朵钻了进去,有一股热流从两个人贴在一起的部位涌进了身体中,乔一帆只觉得身体猛然一松,压在肩上的千斤重量瞬间被卸了去。

“别害怕,很快就过去了。”

身后那人用力圈紧了他,并不强壮的双臂对于此刻的乔一帆来说无疑是最坚实的壁垒,他紧紧抓住保护着自己的那只手臂,似乎只有这样才让他将那股深入到内心里的恐惧和黑暗驱逐出去。

 

两个人这样依偎在一起,听着从外面不停传来的各种声响,毫无意义的愤怒吼叫,凄厉的哭喊,来来回回跑动的脚步声,坚韧的翅翼打在石壁发出的闷响,反反复复持续了很久,久到乔一帆觉得自己都快要石化了的时候,那些令人惊心的声音终于停止了。

角落里的荧光石似乎是快耗尽了能量,只有微末的光散发了出来,洞穴里越发的深沉。

乔一帆刚想动动僵硬得都快感觉不到的脚,就被叶修制止了,他仰头看上去,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一个脸型的轮廓。

“再等等。”

细微的气音轻得如同一缕青烟,乔一帆点点头,继续安静得窝在叶修的怀中。

又过了许久,两人身后的石壁上忽然传来阵阵像是强酸溶解物体的刺啦啦响动,乔一帆猛地瞪大眼睛看向叶修,叶修贴着石壁倾听了一会儿,眼底慢慢显露出几分笑意:“速度倒是挺快。”

在看到怀中人疑惑不解的眼神后,他拍拍乔一帆的头,然后言简意赅的解释道:“是孙哲平。”

话音还未落,距离两人不远的石壁上就瞬间就出现了个大约一人高的狭窄洞口,孙哲平举着火把走进来,另只手上拎着个腿一样的东西,从中滴下来的液体不过片刻就在地上腐蚀出一个小坑。

借着火把光,他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人,在确定两人无碍之后才长舒了一口气说:“叶修你逃命的本事倒是渐长。”

叶修竖起手指摇了摇,眼角下满是笑意:“别瞎说,这叫战略性闪避。所以,现在外面什么情况?”

孙哲平并没有先回答叶修的问题,而是给了乔一帆一个小包,乔一帆打开一看,里面全是吃的。这个时候他才感觉到饥饿感的回笼,拿出一块递给叶修,自己又拿了一块,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孙哲平带来的食物实在是不太多,给一个人吃都不够,更不用说两个人了。叶修一直拿着自己的那块没吃,看到乔一帆吃完之后,他将自己的那块递了过去,然而在半途上就让孙哲平截了下来。他按着叶修的手摇头,语气有些沉重:“现在情况有变,这玩意不能多吃,吃多了会出事,你自己留着就好。”

“哦?”

叶修斜眼看过去,孙哲平轻叹一声,开始说起外面发生的事。

 

事实上,他们在山洞里待的时间比叶修估算的还要久。

距离那一日起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五天。

突然暴怒而起的虫母直接冲出了巢穴,带着它的虫族卫队在整个星球范围内大肆搜查,搅得整个虫巢天翻地覆不得安宁,然而无论它怎么找,都找不到那个“妄图侵占领地的外来虫母”,最后只能胡乱发泄一通后又撤回巢穴,但是虫族卫队却是留了下来四处巡查,一直到找到那只虫母——

乔一帆突然出声打断了孙哲平的话,表情有些错愕:“居然还有一只虫母吗?”

孙哲平没回他的话,只拿眼瞟叶修:“谁知道那到底是只真的外来虫母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乔一帆像是想起什么,惊讶地回神去看叶修,却看到他完全没有想要解释的意思,就只是呵呵笑,边笑边吃着手中的食物,还能示意孙哲平继续往下说。

孙哲平也不多纠结在这个地方,继续说了下去。

虫母在回到巢穴之前留下了大量的食物,这一批的食物,无论从那个方面来说,都比以前提供的那些食物质量更好,所以他们完全没多想的就将这批食物全部分发了下去。

然而就在一天前,将近一半的人突然进入熟化期。

“一半?”这回就连叶修也变得有些吃惊,孙哲平有告诉过他,他这边有将近一百来号人,这个一半可不是个小数目。

孙哲平阴沉着脸:“不是我这边的一半,而是我和王齐的人加在一起的一半。”

叶修慢慢皱起眉,这显然不是个什么好消息,虫母要这么多人到底要干嘛?

而在这时孙哲平又说道:“他们是由虫族卫队压着进矿洞的,我带着人去送的时候发现原本待在那个矿洞里的人的少了三分之二,不知道被送到什么地方去了。”

叶修盘坐起来,立起双肘撑起下巴,像是在想着什么,过了好半天才沉声说:“老孙,这件事恐怕麻烦了。我在灯塔内一个极其隐蔽的地方找到了被抹掉过的通信痕迹,我循着上面的残留信息追踪了过去,只圈出一个大概的星域范围,在那个范围里,最值得在意的是最高军事星。”

“等等!”孙哲平这会儿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你是说,虫母不仅利用了那座灯塔和外界进行通信,而且通信的目的地还很有可能是最高军事星?”

“我并没……”叶修忽然神色微变,直接截断了自己的话头问起别的事,“你见过待在矿洞里的那些人最终变成了什么模样吗?”

“大部分都变成了另外的样子,但看上去都还是人类,也有少数维持着被虫子吃掉以前的脸等等现在不是追究这个问题的时候吧?”

“最后两个问题,如果将他们放在正常人类的人群中,他们会暴露吗?还有,这批人最终被送去了哪儿?”

“送去什么地方了我并不清楚,但是如果没有虫母的命令,他们就和正常人类一……样。”

孙哲平猛地闭上了嘴,从眼底浮起的惊恐瞬间占据了他的整张脸:“难道?!”

叶修闭着眼睛揉了揉太阳穴,再睁开时眸中一片晦涩:“这恐怕不止是个可怕的猜测了……”

 

而在遥远星空的另一边,有一个人在面对眼前的景象时,同样露出骇然之色。

“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张新杰手里捏着楼冠宁递过来的检验报告,目光一直就没离开过被囚禁在透明钢墙内的那个人身上。

“我也想知道它们是怎么做到的,但是这个人——”楼冠宁顿了一下,“他已经不能算作是一个人了,它只是一个披着人类骨架和皮肉的虫。”

收回目光,张新杰又翻看了一遍手上的检验报告,压下心中的惊骇之后他沉声问:“像这样的人,你们还发现了多少?”

“它们非常狡猾,没有行动的时候就和普通人类一样,而且他们体内的那些虫能够将自己拟态成人体器官,所以就连检测机器也发现不了,大概唯一的办法就是刨开他们的肚子——”

“这个你又是如何抓到的?”张新杰用下巴点了下囚室里那个坐立不安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是被虫族占据了身体。

楼冠宁看着他,微眯了下眼:“没有那个人类,是只靠着吃能量块就能生存下来的。”

张新杰沉默了片刻,收起检验报告就要告辞:“我必须马上回烈焰号。”

“现在宪兵队满大街的都在找你,烈焰号目标那么大,肯定已经被严密监控了,你不如就躲在我这里,他们谁也找不到,”楼冠宁劝阻着他,“如果你是想要将这个消息传给韩将军的话,恐怕你要失望了。现在正是公议期间,所有的灯塔和网络都处在军管委的共管之下,那个会场里面,发送不进去任何……”

话还没说完,突如其来的地动山摇让两人一时不稳同时扶住墙,紧接着而来的,是连绵不断的巨大爆炸声。互相看了一眼后两人同时疾步到窗口,在最高军事星那座属于红龙基地的山峰上,浓稠黑烟夹杂着火光奔腾而上,直冲天际。

—TBC—

评论(19)
热度(246)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