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全职高手】星河灯塔(十四)(韩叶,哨兵/向导设定,私设有)

晚上可能还有一更

======================

十四

迅速燃起的熊熊大火已经蔓延至整个红龙基地,忽近忽远的爆炸声时有响起,伴随而来的还有数不清的凄厉惨叫,高大的石柱和巨大的石块横七竖八地倒在上,头顶上还不停往下掉落着各式残骸,由高强度的人造石钢所铸就的地面此刻已经变得坑坑洼洼,裸露的电线从缝隙中冒出来,断裂的头部闪着幽蓝色的光,发出刺刺啦啦的声响。原本富丽堂皇的议事堂,这会儿已经被突如其来的爆炸变成了一座巨大的废墟。

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一群蒙着面的黑衣人,手里全都拿着M9核能枪,在爆炸出现的瞬间便开始了对基地内所有人员的快速清除,偶有抵抗的声音也很快被压灭了下去。这种高聚能的连射枪对手臂的负荷相当的重,就算是A级的哨兵使用起来也非常吃力,然而这些袭杀者却像是未曾感受到任何的不适,动作迅速且准确,经过大量的射击之后都没有出现丝毫的变形,简直……就不像人。

 

“少……少将,我们现在怎么办,他们……他们过来了……”

齐栗紧靠在一块倒下的巨石之后,声音颤抖得像是风中残烛。躺在他身旁的是面色苍白眼睛紧闭的执行长,满身都是血迹,腰间的衣服上破了个大洞,黑红狰狞的伤口显露了出来,暗红色的血从伤口中流出来,滴落在地上,看上去格外的触目惊心。

“闭嘴。”

韩文清低声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同时小心地从藏身处探出半只眼睛,不远处有三个黑衣人正边走边搜查着,眼看着就要往他们的藏身处过来了。

握了几下拳头,因为整个基地的管控装置被打开了的缘故,力量在身体里面运转得有些滞涩,他现在的力量被压制到了只有以前的一半,对付一两个黑衣人还有办法,但是现在却有三个。

低头看了眼一直在哆嗦的齐栗,又将视线落到生死不明的执行长身上,顿了顿他伸出手按上执行长的胸口,心跳尽管极其的微弱,却还是在顽强的跳动着。

微微松了口气后,他将手缩回来,随即又转向一旁的齐栗,冰冷狠捩的目光直让他忍不住的浑身一僵,停止了抖动。

“听好,”韩文清压着嗓子说,“等我们离开后,你马上按原路返回第12区域,保护好执行长,如果他死了——”

韩文清忽然笑了一下,一丝不易察觉的冷酷便从他的身上泄了出来:“如果执行长死了,你也没有再活下去的必要了,明白了吗?”

齐栗的胸脯急促得上下起伏着,抓着执行长衣角的手因为太过用力而呈现出不健康的青白色,这句话像是刀刻一样印在他的脑中。属于向导的敏锐直觉告诉他,韩文清的话是认真的。他以绝对不允许反抗的力量向他宣布这个命令,如果执行长死了,他也无法再继续活下去。

“明……明白。”

齐栗像是害怕韩文清不相信自己的话一样,应完之后还用力的点了几下头。

得到肯定回答的韩文清从齐栗的身上挪开视线,在狭隘的空间里做好了攻击了准备,随即抬头盯着越走越近的三个黑衣人,眼神微沉——

骤然而起的身影挟着有如风雷压顶的风势朝着三个黑衣人直扑而去,撞在一起发出巨大的轰鸣,溅起的碎块似是利刃一样划破了齐栗的未曾被衣物遮挡的皮肤上,紧接着而来的便是杂乱的枪声,怒吼声,以及重物撞击在一起的闷声。

 

从未经历过如此阵势的齐栗吓得直接抱起头蜷成一团,紧闭上双眼,似乎这样就能将所遭遇到的这些恐怖声响全都阻挡在藏身地之外。

似是过了很久,打斗声终于远去,最终完全消失不见,颤颤巍巍地放出一丝精神力,确定感受到不到任何其他人的气息后,齐栗才深吸一口气,慢慢睁开眼,正好看到执行长捂着胸口轻咳了几声,眼睛虽然仍然是闭着的,但他好像从昏迷中醒过来。

几乎只是一瞬间的功夫,齐栗那双琥珀一样的褐色眼眸像是被什么浸染了似的,逐渐变成深沉的暗色,里面找不到一丝光。

他看着咳得异常费劲的执行长,却是一点上去帮忙的意思也没有,脸上慢慢浮现出一抹僵硬而又奇怪的笑容,左右歪了几下头,又高抬手臂,重重地放下来,动作机械且僵硬,就像是还不能很好的控制身体似得。

待得他终于可以将头摆正之后,忽然随手抓起身旁的碎块就砸向执行长的头,眼角满是疯狂的笑意,飞溅而起的血花没过几下便染满了他的脸,诡异扭曲的可怕,空无一人的空间里回荡着的全是他尖锐的笑声,就在他高高举起满是血迹的碎块时要给身下人致命的一击时,突然全身抽搐了一下,然后僵着不动了——

浓墨一样的暗色挣扎着从齐栗的眼中慢慢地褪下来,齐栗像是刚从梦中惊醒过来,脸上还有着几分茫然,他抬起手似是想要抚上自己的头,却被满手的血迹吓得心脏都快停止了,而这种惊吓在看到被自己压在身下头破血流的执行长后达到了顶点。

“天呐……”

齐栗惊得直接跌坐在地上,随后连滚带爬迅速地远离了执行长,浓重的血腥味盘桓在鼻端挥之不散,覆在皮肤上的黏腻感随时都在提醒着他刚刚做了什么。

“天呐……怎么……怎么……回事……”

他的声音已经颤抖到了连自己都听不清的地步了,外界的一切声响仿佛都消失了,只有自己心脏急促跳动着声响,一下一下,黑暗中韩文清离开前那张冷酷的脸慢慢地浮现了上来……

齐栗猛地从地上跳起来扑向执行长,庞大的精神力自他的身体中倾泻而出,哪怕是随之而来的屏障反弹所带来的剧痛也没能让他松开手,直到原本似乎已经停止跳动的心脏突然以轻缓到几乎没有的频率动了一下,他才停了下来,一屁股坐回到地上。

头痛得快要裂开了,这是屏障反弹所造成的后遗症。幸好执行长的向导精神力和他相差并不太多,如果立下精神屏障的是联邦中那几个顶级向导……齐栗长呼出一口气,强忍着头痛挣扎着站起来,拉着执行长一个用力就将他背了起来。

还没走出多远,嘈杂的脚步声就从前方传了过来,齐栗心下一紧,慌忙间放出精神力,同时转身就跑。

“齐少校?是齐少校吗?”

身后人的呼喊顿时让齐栗停下了脚步,他回头望去,发现来人算得上是个熟人。

“刘皓?”

“没错,是我,可算是找到你们了。”

刘皓率先跑了过来,紧随他身后而来的是一队荷枪实弹的军人,臂上挂着宪兵队的徽章,齐栗瞬时一口气就松了下来,小心翼翼地将背上的执行长交给他们,又看着他们带着执行长迅速离开之后,他才有多余的精力去和刘皓说话。

“你是怎么和宪兵队的人走一块儿的?”

刘皓扶着齐栗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来,这才温声告诉他:“出事的时候我们正好和上将军在一起,这才没让那群黑衣人得逞,之后上将军马上就派出了宪兵队,现在算是勉强将局面控制下来了,”他举目环顾了四周一圈,又问道,“对了,韩少将怎么没和你在一起?”

“他……”齐栗的声音哽了一下,“为了让我们脱险,自己引着三个袭击者走了。”

刘皓拍拍他的肩安慰着:“别担心,韩少将是联邦最厉害的哨兵之一,他一定会没事的。”

齐栗勉强地笑了笑,转而又询问起其他诸如基地内的情况如何了,伤亡情况如何,有没有其他星区的人出事之类的事来,刘皓倒也耐心,只要是他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就这样坐了一段时间,刘皓站起来去扶齐栗:“齐少校还能走吗?上将军在第十区布置了个避难所,我们还是去那里比较安全。”

齐栗却是没有动,沉默了片刻他忽然抬起头问道:“刘皓,我问你,你给我的那个东西真的一点副作用也没有吗?”

刘皓愣了一下,随即微笑说:“绝对没问题,那个和我们即将全面推广的I型产品不同,产量非常少,目前还是机密,只在小范围内进行分配,就算是韩少将这样的实权派人物也没资格享用,如果不是执行长大人愿意将他的那份让给你,你也不会有如此飞速的进步,你说是吗?”

“可是我最近总觉得自己变得有点奇怪……”

齐栗想起自己先前差点杀掉执行长的举动,忍不住地打了个哆嗦,要是他真……他真把执行长……

“那只是你的错觉,你看我,我吃了之后一点问题也没有,”刘皓一个用力就将齐栗拉了起来,用力拍着他的背亲昵的说,“你就别担心了,你现在这个程度连药效的三分之一都没发挥出来,等你将那些全部都吸收了,何愁比不过已经死掉了的那个叶秋,只有强大了,你想要得到的人才会将你放在眼里,明白吗?”

最后那些话,他是压着嗓子在齐栗的耳边轻言诉说的,齐栗迟疑了一下,最终重重地点了下头。


待得他们的身影远去后,韩文清缓缓地从半毁掉的建筑物后面走了出来,面无表情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TBC—

评论(28)
热度(243)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