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全职高手】星河灯塔(十六)(韩叶,哨兵/向导设定,私设有)

爆肝在行动,叶修下章出来……一个头?OTZ

===============

十六

张新杰进入到红龙基地的时候并没有遭到太多的阻拦,值守的那名宪兵队队员是率队负责抓捕他的人员之一,对着终端上的命令看了又看,最终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将张新杰放了进去。

“你等着瞧,下次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他恶狠狠地说道,张新杰则是回了他一个礼节性的笑容,收起被翻了个底朝天的军用包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便有侍卫官急步跑了上来,说是奉韩少将的命令前来接应张上校先去休息,现在基地内禁止单人行动,要想走动必须报备宪兵队且至少有一人以上陪同,看着至少是第三波巡逻的宪兵队从身边走过去后,张新杰接受了这个侍卫官的带领,然后边走边问他韩少将现在在什么地方,得到的消息是他正在医疗区。

“受伤了?”

张新杰微微愣了一下,进行联络的时候他也仔细观察过了,韩文清并没有受到任何需要进入医疗区进行治疗的伤,为何现在会……

看到张新杰面露讶色,侍卫官赶紧解释道:“不不不,不是韩少将,是执行长大人,他在袭击中受了严重的伤,至今还没有什么值得欣慰的消息传出来。”

侍卫官说着说着,情绪就低落了下来。他本是执行长留在红龙基地的人手,现在执行长生死未明,上将军和审判长掌控了整个红龙基地内的局势,所以他们这一系的人都有些不太好过,若不是还有个强势的韩文清在支撑,大概真是连一点话也说不上。

张新杰几不可察地皱了下眉,随后立即下了决定:“带我去医疗区。”

侍卫官有些为难地看张新杰:“可是韩少将要您在霸图休息区的会客室等……”

“无妨,见到韩少将我会解释。”

侍卫官见张新杰如此坚持,也不好再说,只是转了个方向,带着他去了医疗区。

 

此时的医疗区正是一片兵荒马乱,病床甚至都摆放到了走廊上,就连地上都躺着伤员,消毒水和血腥味混杂在一起的难闻气味让侍卫官忍不住地捂住鼻子,张新杰却像是没嗅到一样,脸色未有丝毫的改变。

两个人越过满是人的嘈杂走道进了电梯,在输入密码后,电梯带着他们直接来到最高层。

走出电梯的时候,侍卫官却是没跟着一起出来,张新杰刚扭头,便看到他带着歉意说:“抱歉,再往前走我的权限就不够了,只能送您到这个地方。”

权限不够?

张新杰往上推了下眼镜,拥有一级密码不用输入任何指令的人说自己权限不够进入重症监护区?

侍卫官大概也知道自己的这个谎言并不能骗过张新杰,也可能会惹火这个比自己级别高的军官,只是……畏惧地看了眼张新杰的身后,他再次飞快地说了声抱歉就毫不犹豫地按下了关门键。

和他即将要见面的那个人相比,一个强大副官的怒火都已经算不上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了。

侍卫官近乎于逃跑的举动让张新杰轻挑了下眉,害怕成这个样子……他再次往上推了下眼镜,毫不犹豫地转身走进前方半闭着的门中。

 

空气中满是凛冽的杀意。

韩文清身体微倾,两只手肘竖起来搁在膝盖上,十指交叉挡在脸前,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黑色的眸底透不进去一丝光,惊涛骇浪一样的怒气从他身体中恣意涌出来,仿若要化成实质一般压在处在这间房间中所有人的身上,几乎让人连呼吸也变得滞涩起来。

没有一个人敢说话,正站在他面前的那个年轻医生浑身抖得有如筛糠,满脸惊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张新杰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他的出现似乎是让房间里面的肃杀气氛缓和了半瞬,韩文清不带任何情绪的目光只在他身上停留了半刻,便又落到了那个医生的身上:“把你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

有了那一瞬的打断,年轻医生似乎已经从惊恐的情绪中摆脱了出来,尽管他看着韩文清的眼神还是恐惧,但至少不会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更何况……要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会被杀死吧……

“执……执行长大人……”他发现自己的嗓子干涩得厉害,“头部遭受重创,可……可能永远也醒……醒不过来了……”

话还没说完,汹涌的杀意再次爆开,年轻医生只觉得仿佛有着无数的利刃瞬时刺进了自己的神经中,他惨叫一声蹲下来抱住头,张新杰见状微抬了下手,一块无形的屏障瞬间竖在了他的身前挡住了绝大部分的冲击,与此同时他走到韩文清的身旁冷静地说:“你失控了。”

空气仿佛停滞了片刻,便像是被什么打碎了一般,所有的杀意只在顷刻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韩文清缓缓地舒出口气,随后往后靠在柔软的椅背上,对着医生就说了两个字:“出去。”

话音未落,医生便跳起来夺门而出,仿佛这个房间里有着吃人恶鬼一般,甚至连散落在地上的病历也没来得及收走,张新杰走过去捡起来,一页一页的翻看着,看着看着眉头便皱了起来。

……确实不是什么让人值得振奋的好消息。

韩文清这个时候又看向缩在角落里的齐栗,顶级哨兵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让齐栗先前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他乖乖地来到韩文清面前,低眉轻声说:“少将您也别太担心了,张副官曾经不是脑科学专家吗,等我们回到霸图,就不用听这帮庸医的废话了。”

韩文清冷冷地看着他,突然问道:“齐栗,这是我最后一次问你,执行长头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顶着韩文清冷厉的目光,齐栗心里一阵发虚,但他总还记得有些话就算是死也不能说出来,脸上慢慢露出悲戚的神情:“抱歉,都是我不好,我没有保护好执行长……叔叔……”声音竟然就此哽咽了起来。

“行了。”韩文清不耐烦地皱起眉,齐栗赶紧压回溢在眼眶里的泪水,勉力露出点笑意。

没人说话,房间里又安静了下来,韩文清打开了终端,不知道在看什么,表情一直显得很严肃。齐栗站在原地看上去有些不安,对着韩文清欲言又止。

张新杰从病历中抬起头,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说道:“你就是新上任的那个侍卫官?”

“是。”齐栗回答得十分恭敬。

“收回你的精神束,没有下一次。”

齐栗的脸立刻涨得通红,他才刚刚将精神束探出来,甚至连张新杰的衣角都没挨到就被发现了。

他偷摸着去看韩文清,却发现韩文清正撑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完全没注意到他的举动,压下心底的失落,他又强打起精神:“少将,下午嘉世的陶轩想要见您一面,不知您打算安排在几点?”

“不见。”韩文清毫不客气地否决了。

齐栗似是有些惊讶:“三天后就要重开公议,您不和他们见个面?”

“霸图和嘉世,从不谈判。”

“可、可是他们现在和上将军关系很好,而且您不是和嘉世的前斗神是……”

“齐栗,”韩文字直接出声打断了他的话,“你的话太多了,出去。”

“可……可是……”

“同样的话,别让我说第二遍。”

“……是。”

齐栗怏怏地走向门口,出去之前还偷着看了张新杰一眼。

 

等到他离开后,张新杰迅速张开了精神场域,却发现韩文清似乎有点不太妙,他的精神没有因此松弛下来,一直都处于高度紧绷着的状态。

伸手过去抓住韩文清的肩,覆在体表的精神屏障所带来的阻碍微弱几乎都快要感觉不到了,指尖滑过的那层无形的薄膜就如同是肥皂泡那般脆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彻底破裂。

松开手,张新杰的表情变得相当的严肃:“恐怕最多还有一个星期,这层屏障就该破裂了,他的精神向导去哪儿了,为什么不在?”

韩文清按了按眉心,示意张新杰在他对面的位子上坐下来:“我让白虎给拎走了,再这么给我补充下去,那家伙的精神向导就该消失了。”

精神向导的消失对于向导来说无疑于是毁灭性的打击,张新杰顿时皱起眉:“那层屏障不该消耗得如此快,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韩文清摇摇头,似乎不想再提这件事,张新杰见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稍微提了一下,如果有需要他可以提供一个临时的精神链接,所以持续时间不长,不过总比现在这样要强。

“不需要,他马上就能回来了。”

果不其然的遭到了韩文清的拒绝,张新杰微微笑了笑,便绕开了这个话题,转而从军用包里拿出个巴掌大的圆形物体交给韩文清:“这就是那个可以接收到叶秋身上特殊追踪器的装置,现在已经打开进入搜索状态了。”

韩文清拿起来,上面停留着一个光标,却没有任何的动静。

 

齐栗趴在墙上听了半天,一层无形光膜将整个房间都包绕了起来,无论多细小的精神力都渗透不进去,他费了半天的劲儿也听不到任何动静,最终只得放弃离开。

又转去病房探视昏迷不醒的执行长,站在玻璃窗外发了好一会儿呆,等到出来的时候眼圈都是红的,后来他找了个隐秘的地方,接通了陶轩的通讯。

“韩少将不愿意见你。”

陶轩却反过来安慰他道:“不要紧,我这边已经安排妥当,也不差霸图的那一票。”

“实在抱歉,你给了我最新的提高剂,我却没帮上什么忙。”齐栗神色有些黯然。

“请不要这么说,”陶轩笑了笑,又关切的问,“你给执行长大人那个药剂了吗,情况有没有好转一点?”

齐栗摸了摸装在兜里的那个玻璃瓶,摇摇头:“不让其他人进去重症室,韩少将也一直守在这里,主治医生不愿意担这么风险。”

陶轩微微叹了口气:“如果有机会,还是给执行长大人试试吧,这个是我通过关系从联邦综合实验室里拿出来的新药品。”

齐栗重重地点点头。

陶轩又安慰了他几句后,忽然转了话头提起另外的事。

“如果明天有空的话,记得下午三点打开在线影像平台。”

“嗯?”

“有一场重要的发布会将会召开,”陶轩的脸上露出几分傲然的神色,“嘉世将会创造历史!”

—TBC—

评论(19)
热度(209)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