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全职高手】星河灯塔(十七)(韩叶,哨兵/向导设定,私设有)

估计失误……叶修还没出来OTZ

下章一定出现,还有法式热吻,握拳!

====================

十七

齐栗本想着在得到嘉世有大新闻的这个消息后马上就去告诉韩文清,奈何等到他过去的时候,临时会客室里已经是空无一人,问了值班的小护士,都说不知道韩少将和张副官去了什么地方。同时她们这里还留有韩文清的口信,让他不要乱跑,好好待着照顾执行长,这也让他试图找个人陪着一起在基地里找人的设想化作了泡影,再三纠结之后也只得作罢。

第二日他刻意起了个大早,谁知还没走到韩文清的房间门口就被拦了下来,正要发怒却发现拦人的是张新杰。

“您这是何意?”用力压下即将冒出来的怒火,齐栗对着张新杰露出几分勉强的笑意。

张新杰一脸严肃地说:“在基地期间,少将的事将由我接手。”

“可是我才是少将的侍卫官!”齐栗有点急了,猛地提高音量,但很快便发现自己的语气不妥,马上又降了下来,软着嗓子说,“照顾少将是我的职责所在,更何况这段时间内我也并没有出现任何失误,您不能就这样剥夺了我工作的权利。”

张新杰的表情倒是没有一丝改变,依旧是不疾不徐的口气:“少将让你近期就留在医疗区照顾执行长,除此之外什么事也不用干,”他翻腕看了眼时间,继续说道,“还有五秒钟后,命令状将会抵达你的终端,注意查收。”

话音刚落,滴的一声响就从齐栗的终端上传了出来,他点开迅速扫了几眼,脸色立刻变得有些难看,抿了抿唇,他总算还记得给张新杰行了个军礼后才走,背影看上去有些萧瑟。

张新杰轻叹了声,转身走了几步推门进去,仿若山峦一样重压瞬间直直地朝着他落了下来,微晃了下稳住身形,他关上门,看向正闭着眼睛坐在沙发的韩文清。

“他离开了。”

韩文清缓缓睁开眼,布满血丝的眼眸很是有点触目惊心,他揉了揉太阳穴,点了下头示意明白。精神屏障消耗得比他想象中还快,所以他不得不让张新杰在这间屋子里布下精神场域,然后释放出一些积压已久的负面力量以减轻对屏障的压力。

只是在没有向导从旁辅助疏导的情况下,这样的行为相当的危险,稍有不慎哨兵便会彻底失控,化身为疯狂的怪物肆意凌虐眼前的一切活物。所以联邦早已经禁止了这样的行为,一旦被发现了,就不是只用上军事法庭能简单解决的事情了。

张新杰过去在他的对面坐下来,检查了加诸在韩文清身上的精神束缚没有问题后,他建议道:“你今天还可以睡一个小时。”

韩文清摇摇头,事实上他现在相当的难受。脑子里面乱糟糟一团,那些未经疏导的情绪在他的精神中横冲直撞着,全都叫嚣着要从放开的那个小口里一起冲出来,而他必须压下其中的大部分,只控制着一小部分慢慢地朝外释放,无法言语的苦闷与憋屈不停得折磨着他的感官,几乎就要让他屈服了。

但那也只是几乎——

韩文清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转头去看张新杰,眼中的血丝并没有减少,黑色的瞳仁却是越发的黑亮起来。

“随便说点什么,只要是和叶秋有关的。”他吩咐着。

张新杰顿了下,挥手关掉快将他整个人都遮起来的各式光屏后,又重新点开一个图标,页面瞬间弹开,顿时出现一整排的新闻资料:“这是我从光网上搜集到的叶秋失踪以后,和叶秋相关的所有新闻,我建议你可以从这条开始看。”

他随手点开一个,不大的版面上用硕大的字体写着“倾城之恋”,下面还配了张“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正在战斗的动态图,韩文清眨了眨眼,发现下面的小字已经没法看清楚了,便示意张新杰念给他听,张新杰轻咳了几声,便用平板无波的声音叙说了一个堪称凄惨的爱情故事。

大概就是叶秋和韩文清的家族实际上是敌对家族,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两人本也应该是仇敌,但是在敌对的过程中他们各自都被对方身上的特质所吸引,以至于最后冲破了内心的纠结和家族的束缚在一起……私奔了,并且在一个偏僻的小星球中过着美好的生活。可惜天不遂人愿,他们还是被各自的家族找到了,经过这样那样的纠缠后,他们被硬生生的拆散了。而家族将他们抓了回去,但是在经历了这样那样的酷刑之后他们依旧没有放弃对方,最后家族不得不使用了洗脑这样的终极方式让他们忘掉彼此。战场上相见之时,这对曾经的恩爱情侣眼中只剩下仇恨还有,也开启了长达十年的厮杀。

而最后的最后,“大漠孤烟”的拳头贯穿了“一叶之秋”的胸口,而“一叶之秋”的战矛却是高高举着,迟迟没有刺下来——

“‘为什么’,韩文清迷惑地看着眼前的这个老对手。而叶秋的眼中却是满怀深情,他似乎是想抬起手去碰触韩文清,却无论怎样也没法抬起来,‘再见了,亲爱的。’血从他的嘴角落了下来,他微笑着闭上了眼。韩文清似是有些疑惑,但这样的疑惑也只是在脑中停留了一瞬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甩开已经变成一堆废铜烂铁的‘一叶之秋’,对着身后的人高举起拳头,‘胜利属于我们!’再也没有看叶秋哪怕一眼——”

张新杰停了下来,然后去看韩文清,韩文清的嘴角似是有些抽动,沉默了片刻只说了四个字:“胡说八道。”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这篇新闻刊登在‘娱乐新周刊’上,一经面世就给该杂志带来了三千五八十九万四千零九十九个点击数,现在据说还要改成小说出版,很了不起的构思。”

韩文清顿时只觉得头更痛了。

不过接下来张新杰倒是没再给他念那样风格的文章了,大部分都是正经的新闻报道,也有部分嘉世的通稿,说叶秋的也有一些,不过到最后都集中在了他的继任者上。

“一叶之秋”新一代的驾驶者,新的斗神,超越叶秋的存在,真正的天才,史上最年轻的S级哨兵,无数的光环集中在了那个过分年轻的哨兵身上。

韩文清看着图片中那张显得有些桀骜不驯高傲的脸,忽地冷笑一声:“真天才还是假天才,总要战过之后才知道。”

“很快就有这个机会了,”张新杰又调出一份文件打开,“联邦机甲挑战赛将在三个月后开启,我想嘉世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可以打击到霸图的机会。怎么说他们也是马上就要拥有一个星区了,总得找个对方立立威。”

“我还怕他们不来。”

韩文清再次冷笑一声,张新杰耸耸肩,然后继续念下一条新闻。

 

就这样一上午的时间过去了,张新杰出去拿两个人的午餐,收到了来自医疗区的消息。嘉世有人来找齐栗,停留了不到五分钟就离开了,之后齐栗就一直有点紧张,几次都请求要进入重症监护室看护执行长,不过因为有韩文清的命令在,谁也不敢放他进去,之后他就站在观察窗外对着执行长默默流泪,嘴里似乎一直念着对不起。

对不起?

张新杰是从韩文清口中知道的齐栗和执行长之间的关系,可是就算是齐栗再担心执行长,嘴里念着的也不该是对不起啊……?

回去之后张新杰将这件事告诉了韩文清,韩文清听完之后沉默了一会儿,随即打开终端对着那头的人下了几条命令,其中就有严密监视齐栗的一切行踪。

之后他让张新杰去打开房间的投影仪,呲呲啦啦的响声之后,陶轩那张儒雅的脸便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嘉世的新闻发布会,”韩文清看了眼时间,还只是下午两点,“在民众们的强烈要求下提前了。”

 

这次的新闻发布会比嘉世的任何一次新闻发布会时间都要短,但是内容却是举世震惊。

陶轩只说了三件事。第一件事便是感谢嘉世斗神叶秋对嘉世的杰出贡献,虽然他的死亡令人遗憾,但是他的名字将会被永远的刻在英雄碑上;第二件事是在那次异域探险中,嘉世找到了一种新的药剂原料,被命名为合欢石;第三件事是嘉世与联邦综合研究所合作,以合欢石为原料,制成了新的刺激剂,这种药剂不光能促进哨兵和向导能力的再次提升,带来更高层次的二次觉醒,它甚至还能让普通人拥有再次觉醒能力的机会!

对于普通人来说,再次觉醒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更高的地位,更多的财富,更大的权利!

而嘉世在这之后更是提出,愿意提供三千支药剂供志愿者免费使用。

然后只过了一晚上,服用者中有三分之一的人出现觉醒迹象,到第三天的时候,有一半以上的服用者彻底完成了觉醒。

如此高的觉醒几率,被公布出来的瞬间,就让联邦彻底的沸腾了起来。

无数人冲进嘉世在各地设立的商场内要求购买这种药剂,以至于联邦政府不得不调派警察帮忙维持秩序,前期的十万支药剂被一抢而空,没买到的人干脆在门口打起了地铺。

当消息传回到最高军事星的时候,陶轩正站在议事厅的中间,意气风发的等着公议的最后决断。

—TBC—

评论(42)
热度(209)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