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全职高手】星河灯塔(十八)(韩叶,哨兵/向导设定,私设有)

有点糟糕,我觉得我在里面的眼里一定一点信誉度也没有了……呜呜呜呜我不是故意的,本章叶修只有一点点点点点点出现,湿吻没有,但是最后一次相信我,下章真的有湿吻,我的台词都想好了放着在!

反正今天还有一更,握拳!

===============================

十八

“三票反对,一票弃权,二十五票赞成。现在我宣布,嘉世星区正式成立!”

在说完表决结果之后,上将军率先站起来鼓掌,整个会场内都回荡着雷鸣般的掌声,陶轩微笑着对着主席台的位子恭敬地行了个礼。若不是考虑到现在的场合,坐在最下面位置上的嘉世成员们恨不得现在就上前将他们的团长抛起来大声庆贺,以冒险团的身份直接接任一个星区,这在联邦的历史上都还是第一次!

当然有人高兴,就有人不高兴,坐在主席台右手边的审判长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自从他的老对头执行长重伤昏迷后,原本属于那个狡猾老头子一系的人便变得混乱起来,他还以为能借此机会将那些人全都收拢起来,却不想让与他走得极近的嘉世给截了胡,并且在一夜之间全都倒向了在军部完全说不上话已经被他和执行长架空了的上将军身上。

阴沉地看着笑得一脸和蔼的上将军,审判长觉得自己和那个老对手似乎都有点小看这个由议长直接指派过来的傀儡了,竟然能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发展起自己的势力,不仅拉拢了现在的新贵嘉世,还完全掌控负责守卫最高军事星的星卫舰队和宪兵队……他实在是不想再回想起自己知道那人能自由调动星卫舰队时的糟糕心情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审判长投放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上将军扭过头来微笑着看他:“说起来这件事还是由审判长阁下首先提出来的,只是您现在怎么看上去有点不太高兴?”

审判长象征性的鼓了下掌,然后皮笑肉不笑地回他:“高兴,怎么不高兴,不过我看最应该高兴的是您,如此厉害的嫡系部队在整个联邦来说都是数一数二,”他忽然话锋一转,“不知道上将军有没有听过一句‘有奶便是娘’的古话,您可得仔细得看好了。”

上将军像是没听到审判长话里的嘲讽之意,对着他露出一个富含深意的笑容后,他站起来伸手往下压了压,持续了很长时间的掌声和喧闹声迅速平息了下来,如此强的控制力让审判长不禁眼神一暗。

“现在,让陶团……啊抱歉,看我都老糊涂了,现在应该说,陶少将,”上将军稍微打趣了一下,下面立刻传来一阵善意的哄笑,待得声音小下去了,他又在微笑着说,“现在就让陶少将来说说感想吧。”

激烈的掌声之后,陶轩再次站上了陈述台,他所说的第一句话便是:“嘉世承诺,将会对在座的各位免费提供一批二代的刺激剂!”

此话一出,会场内立刻掌声雷动。

韩文清却是将目光集中在了面带笑意的上将军身上,低声对张新杰说:“这老头子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厉害,执行长小瞧他了。”

第一次公议的时候,整个会议进度完全由执行长和审判长把持,上将军就像是个吉祥物似的坐在主席位上,最多也只是在手下两人争论起来的时候老好人一样的劝解他们不要激动有事好商量,至于其他的事,根本就是一句话也插不进去。没想到的是,只隔了这么短的时间,他就已经将红龙基地牢牢的掌控在手中,并且在军部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威信……前几天的那场袭击来得可真是巧妙。

韩文清轻抚着下巴想,张新杰却是轻碰了他一下,用着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说道:“有些不太妙,刚刚会场有这么多守卫吗?”

韩文清顿了一下,不动声色的扫了会场一圈。比起刚开场来,果然多了不少人,而且还有着更多的人正从小门里悄无声息的进入到会场中,但是会场中的大部分人都在听陶轩发表着激情演说,竟然都未曾发现四周的护卫已经多到了有点危险的地步。

张新杰看了眼距离他们最近的那个守卫的肩臂,上面的徽章图案并不属于宪兵队,而是星卫舰队。

“需要做点什么吗?”他询问着韩文清。

韩文清的视线在斜上方的某处停留了一下——上将军正和审判长说着什么,表情倒是轻松,而审判长却是与之相反,表情阴沉得快滴出水来——在两人察觉之前他又很快收了回来,轻摇了下头:“暂时按兵不动。”

与此同时对面的喻文州压下蠢蠢欲动的黄少天,似乎是说了句“冷静”,在接收到韩文清扫过来的视线时,他几不可察地点了下头。

韩文清表情不变,微动了下嘴唇,极细的声音钻进了张新杰的耳中:“让齐栗现在就带着执行长前往烈焰号,命令烈焰号上的所有人员随时做好起飞准备。”

张新杰微敛了下巴示意明白,手指在桌面下飞快的舞动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陶轩刚好发表完他的演说,热烈的掌声似乎是将所有台面下的动作都掩盖了下来。

紧接着,上将军再次站了起来,这次不用他示意,下面自动停止了鼓掌,只不过片刻,会场里就安静地掉根针都能听到。

他满意地笑了笑,轻咳几声,表情忽的一变,变得极其严肃起来。

“好事既然已经说完了,我们就该说说坏事了。”

“前几日红龙基地的惨案相信大家至今都还记忆犹新,一群不知来路的恐怖分子竟然就这样冲进了整个联邦最戒备森严的地方,进行大肆杀戮,这对军部来说是耻辱!也是挑衅!”

“当初我就承诺过会抓住主谋者,会给死伤者们主持公道,现在当着大家的面,我就给你们一个交代——”他突然往下一指,“抓住他!”

话音刚落,不知道什么时候聚集起来的四五个人一拥而上,反扭审判长的手用力将他按在了桌子上,身体撞击在椅子上发出的清响在安静的会场中回荡的格外深远,如此突如其来的剧变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傻了眼。

“疯了吗你!”

片刻之后,从剧痛中反应过来的审判长马上用力挣扎着怒吼起来。

“我的朋友,这样的结果我也觉得很遗憾,为何查到最后会发现主谋者是你。”

上将军似是有些伤感的叹了口气,转身对着下面的人大声说道:“实际上,在知道这个结果的时候,我也和你们一样的惊讶,袭击了我们,差点毁掉整个红龙基地的人,居然是审判长阁下,而他所做下这些事的最终目的也不过是要清除异己,将军部变成他一个人的天下!”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审判长顿时急红了眼,身体被死死按着,扭动得都快扭曲变形了。

上将军这个时候不再看他,而是对着手下的人挥了下手,巨大的光屏顿时闪现在会场中间,紧接着便是一段摇晃模糊的视频,虽然不怎么清晰,但对于看清楚里面的人物来说已经足够了。

蒙面黑衣人半跪在审判长身前,审判长的嘴张合了半天,因为杂音太大听不太明白,但是最后那个“杀”字却是清晰地扩散了出来。

上将军又一挥手将画面暂停到审判长说“杀”的那个瞬间,然后严肃地看着审判长说:“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审判长这个已经挣扎的是满脸通红青筋暴起,声音因为太过用力怒吼而变得尖锐嘶哑起来:“你这栽赃诽谤!我没做过这样的事!”

“事实大于雄辩。”

上将军命人将审判长拉起来,眼里满是惋惜之情:“我本以为你是个有野心但总归是知道克制的人,没想到……”

审判长狠戾地看着距离自己不过半步远的上将军,眼中燃烧着熊熊的怒火,如果说目光能杀人的话,那上将军已经死了几百次了,可惜现在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这样恨恨地瞪视着对方,直到——

“上将军阁下不好了,中央管控室发来急报,贪狼和天狼两支舰队突然出现在最高军事星领空内摆出攻击阵势,要求我们交出他们的总司令!”

报信的人连爬带滚的进入议事厅,声音大到足够让会场里面的所有人都能听明白,上将军的瞳孔往回缩了一下,猛地扭头去看审判长,却见他正冷冷地看着自己,先前的歇斯底里仿佛都只是幻觉。

“两个选择,”审判长扬起一抹残酷的笑,“要么抓了我,大家一起被反物质动能炮轰得连细胞也不剩;要么放了我,大家以后战场上见!”

上将军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你居然拥有联邦禁止生产的武器……”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你背后的那个人想干什么,这次是我棋差一招,下次谁赢还不一定。”审判长冷笑一声说道。

上将军阴晴未定地看了他一会儿,朝着他身后挥挥手,押着他的那些人立刻放了手。审判长活动了下手腕,捏了下小指,一道直冲天际的光柱瞬时出现将他包围起来,定向传送开始了。

 

左右的人都被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吸引住了视线,韩文清悄然起身,带着张新杰没有惊动任何人的离开了会场。

现在审判长离开是必然的,就算上将军想要阻拦现在就从别的星区调舰队过来,也至少需要三天的时间,而有了这些时间,审判长早就能迁跃回他的老巢了。

至于他们这些留下来的——

韩文清在心底冷冷笑了一声,那位阁下倒是打的好主意,恩威并施,先收拾大的,再慢慢瓦解小的,反正大家都走不了留在红龙基地内,想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

只是,他想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摆弄,也得看别人愿不愿意。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的抓住审判长,上将军几乎调动了红龙基地的大半守卫,只留有少部分人四处巡查,同时启动了基地内的自动防御系统。这个系统对于拥有一级权限的两人来说毫无用处,两个人一路畅通无阻,很快便抵达了基地偏门,一辆小型悬浮车正在外面等着他们。

张新杰打开终端快速扫了一眼说道:“烈焰号已经完全准备妥当,随时可以起飞。”

“我们走。”

韩文清迈开腿刚要跨进去,一阵急促的嘀嘀声瞬时阻止了他接下来的动作。

微僵了一下他退回来,在张新杰不解的眼神中掏出一个巴掌大的仪器,屏幕上闪动着一个微弱的信号,经纬度都标示的一清二楚。

张新杰自然知道这个是什么,只是现在也来得太不是时候了,眼见着韩文清半天没动作,他不由得急道:“少将,再不走就来不及。”

“你们先走,”韩文清收起追踪仪,话语里有着不容拒绝的坚定,“我和叶秋随后就到!”

—TBC—

评论(14)
热度(241)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