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全职高手】星河灯塔(二十二)(韩叶,哨兵/向导设定,私设有)

有BUG请一定指出来,我有时候写着写着自己都忘记了OTZ

==========================

然后继续打广告,http://weibo.com/1772208312/B1elQ3Y9h?ref= 这是星河的印调地址,一定要照实写哦,莫驴我啊,印多了卖不出去只能糊墙啊

然后还有湾家团购,走这边登记:http://lovesmentdoujin.dou-jin.com/Entry/769/

===========广告结束============

二十二

韩文清将叶修从浴缸里面捞出来的时候,他已经痛得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紧咬着牙根,全身的肌肉都因为剧痛而不自然的抽搐着。

韩文清动作轻缓地擦干了叶修身上的水,又给他套了件睡衣,将他轻放在床上后自己也躺了上去,从后将他搂进怀中。没过多久汗水便从叶修的后背渗了出来,甚至泅湿了韩文清的前胸。

又过了一会儿,怀中人不自然的微颤与抽搐终于停了下来,后颈处肿起的那块大包以肉眼可及的速度快速消散了下去,急促的呼吸也逐渐变缓,到最后他长舒一口气,慢慢地睁开眼。

冰冷的身体在因为身后人的体温而变得暖和起来,疲惫从四肢八骸中涌了出来,叶修既痛又累,连一根手指头也不想挪动。久违的痛楚来得太过突然,叶修甚至都没来得及做好任何准备就被卷了进去,光是抵抗虫子在他身体里面的急速扩张就花费了大量的精力,也幸好已经离开了虫巢,虫母对虫子的影响被压到最低,只能凭着本能行动的幼虫可比在虫母的指引下有目的进行扩张的虫子好对付多了。

一个轻浅的吻落在鬓角,叶修轻笑了一声,从胸腔内发出轻微的震动:“如果你不是韩文清,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想要故意弄死我了。”

韩文清似是微僵了一下,随即收紧了圈在叶修身上的手臂:“抱歉,我只是想试试你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没想到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

叶修用手指轻敲了几下放在自己腹上的手背,懒懒地说:“有生之年能听到霸气侧漏的韩文清用这么软的口气说话,我这痛也算没白挨。”

原本以为韩文清会说点什么反驳他的话,却不想对方什么没说,只是将他翻了过来,静静地凝视过后,韩文清在叶修的唇上落下一个轻柔有如片羽的吻,甚至带了点小心翼翼,仿佛所有会伤害到他的激烈情绪都被死死压抑在这具蕴含着强大力量身体里。

叶修觉得有些好笑,很干脆地抓着韩文清的肩吻了回去,唇与唇紧贴在一起,舌头毫无章法的在口腔内胡乱搅动着刮擦着,再然后便是彻底地纠缠在一起,被勾得情动的韩文清压下叶修用力的啃咬舔舐,动作激烈得就像是变了个人,多余的唾液从嘴角边溢了出来,流过喉结一直蜿蜒向下,平添了几分旖旎。剧烈的喘息还有意味不明的哼声反复回荡在房间里,到韩文清终于结束了这个吻放开叶修的时候,两个人都有点……失控了。

从两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信息素已经浓烈到几乎充斥了整个房间,叶修的脸上泛起了一层极淡的潮红,体温不断向上攀升,下腹有些蠢蠢欲动,这是即将进入到结合热的前兆。情况有些不妙啊……他看向韩文清,发现他现在的状况并不比自己好多少。

“放心,”韩文清抚上叶修的额,比之平常还要高上不少的热度贴在皮肤上,产生了一种马上就会融化的错觉,“我说过时间定在半个月后。”

叶修低低地笑:“我怎么现在才发现老韩你是个挺顽固的人,说起来有点亏啊。”

韩文清轻哼一声坐了起来,被子滑落至他的腰间,露出结实柔韧的腹部肌肉,扭着身体在床头的柜子里翻了半天,最后拿出半包香烟丢到叶修的身上:“直接说吧,你还隐瞒了我什么?”

看到香烟,叶修顿时眼睛一亮,立马坐起来抽出根烟点上,然后猛吸了一口,由着熟悉的气味在肺里游走翻滚着,最后吐出来的时候已经浅淡的几乎看不到了。

就这样抽了四五口,叶修才扬着懒散的笑容,随意地指了指自己的后颈:“你是说,这玩意吗?”

这次叶修倒也没再隐瞒,很爽快地将自己在虫巢内遭遇到的事全盘说了出来,韩文清越听眉头皱得越深,到最后叶修看不下去了,直接拿了烟头就要去帮他除皱,然后被一手按趴在自己的腿上:“别闹。”

叶修弹掉烟头,也懒得起了,直接就那样趴在韩文清的腿上撑头看他:“老韩,你可是想好了,等我取出虫子再进行结合也不迟,就算是这年头了,寡妇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啊。”

韩文清冷笑一声:“我还以为你对自己有绝对的自信?”

“我是有自信没错,把这么条小虫子赶出去还不是分分钟就能解决的事,我是担心结合之后你……”

“不用担心我。”韩文清沉声道。

叶修轻佻地隔着被单摸韩文清的大腿:“我不是担心你,我是担心我自己,万一你在我驱赶虫子的时候勾引我什么的,让我失败了怎么办?”

韩文清黑下脸,一把抓住叶修不安分的手低吼道:“闭嘴!”

叶修啧啧了几声,从韩文清的身上滚下来钻进被子里,韩文清也顺势躺了下来,两个人就这样依偎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到最后几乎是同时睡了过去。

 

叶修已经很久没像现在这样睡得如此舒坦过了,所有的疲惫,不管是身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都被抽得一干二净,身体轻盈地好似没有一点重量,整个人都像是沉在温暖的水中,随着轻柔的水流就这样起伏飘荡,再然后,他睁开了眼睛。

起先还有些茫然,但是他很快便从这样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什么时候韩文清把他的船长室刷成白顶了?

细微的响动传进耳中,叶修坐起来顺着声源看过去,一个稍显瘦弱的侍卫官正在背对着他在饭桌上摆弄着什么,熟悉的气味从鼻端一闪而过。

抓抓头打了个呵欠,叶修抓起烟盒点燃一根抽了起来,没多久空气中就弥漫着难闻的烟味。

侍卫官在闻到了烟味后赶紧转身,在看到正懒洋洋抽着烟的叶修后立刻露出惊喜的表情:“您总算醒了,我去叫少将。”

“急什么,过来过来,”叶修吐出口烟气,朝着他招手:“是叫齐栗的吧,老韩新上任的侍卫官?”

齐栗对着叶修微笑了一下,转身拿了套衣服后才朝着叶修走过去,边走边说:“已经三天了,您总算是醒了。”

叶修半撑着头看他,眼睛微眯,夹在指间的烟已经燃了过半,飘出来的青烟完全将他包绕起来,齐栗过去的时候微不可察地皱了下眉,将手中的衣服递了过去:“这是按照少将的吩咐给您准备的,您看合不合……你要干啊啊!”

惨叫之后,齐栗被反剪着手狠狠往下压去,头撞在床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叶修此刻完全不复先前的慵懒,仿若化为实质一般磅礴的精神力围绕在他的身体周围,一双眼睛明亮得近乎于可怕,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头敏捷凶残的兽,他轻轻笑了一下,在齐栗因为被突袭而显得愤怒的目光中俯身下去,贴着耳根轻言:“能告诉我,为什么你的身上有着属于熟化期人类的气味吗?”

齐栗被顶得快要喘不过气来,一张脸涨得通红,尽管如此他仍然努力抻着脖子说:“你说……什么熟……熟化期……我不知道……”

“哦?”

叶修稍稍拉长了一点尾音,像是在嘲讽着他似的,正待要说什么,突然察觉到有人从后面过来了,他扭过头,发现来人是韩文清。

“动作挺快。”

韩文清看了眼叶修,又看向被他压在身上显得极其狼狈的齐栗。“少……少将……救我……”他挣扎着想朝韩文清伸出手,却无论怎样也没法挣脱叶修加诸在自己身上的束缚。

这个人看似瘦弱,力气却大得惊人,但是更为可怕的却是他的精神力,有如滔天的洪水,摧枯拉朽地将所有的阻碍全都一扫而光。齐栗有试过动用自己的精神力进行攻击,但是力量太过悬殊导致他的攻击在对方面前根本就不堪一击——

这个人究竟是谁,实在是太可怕。

韩文清并没有忽略掉齐栗眼中的恐惧,但是他也没有握住齐栗的手,只是皱了下眉后对着叶修说:“你刚刚说了熟化期?”这个名词还是叶修在睡着之前告诉他的,意味着齐栗和叶修一样,身体里面有虫。

叶修再次俯下去,贴着齐栗的皮肤深深地吸了口气后直起来:“这种古怪之极的气味,虽然淡得几乎可以忽略,但是和我在虫巢里闻到一模一样。”

他顿了一下,表情变得微妙起来:“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进过虫巢,身体里面的那只虫既很弱小,发育的也不完全,所以我很好奇,他究竟是在什么地方被种下虫卵的?”

韩文清显然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叶修啧了一声:“看来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挺多事嘛,来来来说说看,你想到了什么?”

韩文清看着叶修,嘴里吐出两个字:“嘉世。”

“和嘉世有什么关系?”

“齐栗是在吃了嘉世提供的药剂之后才出现变化的,而嘉世制作药剂的原料使用的是你找回来的药石……或许那根本不是什么药石,而是虫卵。”

“等等,那不可能,”叶修看上去有些愕然,“我根本就没有找到过什么药石,我找到的是草,可以温养神经的药草!”

—TBC—

评论(37)
热度(313)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