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全职高手】星河灯塔(二十四)(韩叶,哨兵/向导设定,私设有)

你们一定不会相信,这一章,我写了整整一天……

多吃吃素,对身体有好处,真的

==========================

打广告,http://weibo.com/1772208312/B1elQ3Y9h?ref= 这是星河的印调地址,一定要照实写哦,莫驴我啊,印多了卖不出去只能糊墙啊

然后还有湾家团购,走这边登记:http://lovesmentdoujin.dou-jin.com/Entry/769/

===========广告结束============

二十四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半个月就过去了,这期间除了嘉世星区的建立和几乎全民都在服用新型药剂的消息外,整个联邦平静得有如一滩死水,不管是上将军或者是审判长,都没有任何不同寻常的动静穿出来,最高军事星的那些事就像是从未发生过一样。

结合热的出现是在一个难得的晴天,叶修正躺在自己房间的露台上晒太阳,韩文清丢了张新的身份证明在他的身上说:“叶修?”

“既然做不成叶秋,那就只能做叶修了。”

低低的笑声柔和得似是轻拂过的风,微长的刘海散乱在额前,发丝上泛着一层带了些透明质感的浅金色,久未见光又白回去的皮肤在阳光的映衬下,就像是会发光。

韩文清心下一动,忽然伸手抓住他的手腕——

浓烈的信息素从两个人的身体中同时爆发了出来,瞬间就溢满整个房间。

“……还没到说好的时间。”叶修试图挣扎了一下,但是很快就被韩文清镇压了下去,他抓起脸上已经泛起红潮的恋人说:“闭嘴。”

 

后面的事情自然是顺理成章,两个人关在屋子里整整三天没露面,连食物都是只让送到门口然后他们自己拿进去的。

等张新杰再次见到韩文清的时候,已经是第四天的下午了。

他敲开房门,就看到韩文清正坐在外间的沙发上看着什么,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慵懒,光裸的上身很随意地披着件外套,抬手间胸口的零星吻痕若隐若现。虽然表情倒还是一如既往的肃然,但微微上扬的嘴角却预示着他此刻的心情很不错。

“虽然得偿所愿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不过现在正是关键时期,少将要多注意身体,补肾的食物已经吩咐下去了,马上就会送上来。”张新杰往上推了推眼镜,严肃地说。

韩文清抬起头来,眼角微抽了一下:“需要我说谢谢吗?”

“不用谢,为上司分忧解难是下属应该做的事情。”

张新杰再次正色道。

韩文清揉揉额,决定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和下属纠结下去,转而说起正事。

“那边还是没动静?”

“如果你是指明面上的话,到目前为止两边都没有任何动作,但是私底下就不一定了,”张新杰将翻开文件夹,“联邦有数的几大公共新闻平台负责人频繁出入上将军的府邸,星卫、星云、星照这三支受最高军事星直接管辖的舰队各少了三分之一的船舰,去向不明;至于审判长那边,倒是没有舰队调动的消息传出来。但是我问过楼冠宁,他说两边都在暗地里大肆收购能量块,光是从他手里买走的能量块就足够发起两次战争了。”

韩文清敲击椅背的手指顿了一下:“其他星区什么反应?”

“除去明确表明了支持态度,大部分都还在观望。”张新杰又往后翻了几页,拿出两张使用纸做成的精致请柬递给韩文清,“两天前上将军发了邀请函给霸图,想要邀请你和我去参加他女儿的订婚宴会;还有审判长,也同在两天前发来一封邀请我们去参加他的六十岁生日宴会,同时还问候起执行长的伤势,说是如果久不见起色的话,他可以介绍几个合适的脑科医生过来。”

韩文清直接丢开手里请柬:“他们之间的事霸图不搀和,全推了。”

“是。”张新杰记了几笔,继续往下说,“关于那只被驯养的虫母,我去查了十年前综合研究所和驯养虫族实验有关的资料,结果发现那些资料早在实验停止的那一年就被全毁掉了。据说当年那个实验负责人在接到停止命令后,直接放了把火将整个实验室都烧了个干净,里面的人一个也没能跑出来。”

韩文清抬起手:“派人二十四小时盯着刘皓,他肯定和这件事有关系。”

“这件事已经着手在办了,”张新杰点点头,示意明白,“还有叶修说三个通往虫巢的定向跳跃点,因为防备比想象中的要严密,我们的人一直没找到机会进去,而M56地区现在又属于嘉世,他们直接将星区的中央星定在那边,防御只严不松,所以暂时还没有什么有用的消息。”

“那边暂时先不管了,”韩文清挥了下手,“虫卵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吗?”

“传出去了,审判长刚知道的时候极其愤怒,但是嘉世得到消息极快,马上就派了个叫王齐的人过去,当天下午他就转变了态度,没过几天就和嘉世签订了加大了药剂供给的合同——”张新杰顿了一下,“虽然不知道那个王齐对他说了什么,但是这件事,恐怕我们要另外想办法了。”

“王齐?”

韩文清皱了下眉,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个人不是跟着叶修一起从虫巢中逃出来的人之一吗?

“那个王齐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为人又过于谨慎,我们还没找到任何和他有关的资料。”

“不用查了,这件事交给叶修。”

韩文清马上做了决定,张新杰点点头,又继续往下说别的事。

等到两人处理完所有的事,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张新杰离开的时候刻意嘱咐韩文清要好好保护肾,韩文清反省了一会儿自己是不是让手下太闲了,又打开终端发了几道命令过去,这才起身进入到内间。

叶修正躺在冷色调的大床上睡得天昏地暗,重点部位被盖在黑色条纹的被子下,裸露在外的胸口布满了吻痕,韩文清脱了衣服掀开被子躺上去,从背后圈住叶修的腰拉向自己,而另一只手沿着腰线往下,在即将抵达目的地的时候却被人一把抓住了。

叶修睁开一只眼,声音里带着浓重的倦意:“要好好保护肾啊老韩。”

韩文清抽回手,用力在他的后颈上咬噬了一口,已经变得沙哑起来的嗓音有如在琴弦在暗夜中发出的颤音,极低极沉,直直落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叶修。”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痛苦地向后竖起一根手指:“就一次,最后一次。”倒不是刻意要去迁就韩文清,而是他发现……自己也硬了。

该死的信息素,该死的结合热。

在被汹涌的情欲彻底吞没之前,叶修恶狠狠地想。

 

等到彻底结束这最后一次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韩文清洗完澡回来看到叶修正盘坐在床上抽烟,未做掩饰的赤裸上身满是欢爱的痕迹,萦萦绕绕的烟雾在空中缓慢地飘动着,将他此刻的情绪全都遮掩了起来。

听到脚步声后,他抬起头,给了韩文清一个懒洋洋地表情:“有没有补肾的药来两颗。”

韩文清当作没听见,动作利落地穿上衣服,然后丢了根浴巾给他:“吃饭之前先洗澡。”

叶修慢腾腾地爬起来,进去浴室之前他倚着门框问韩文清:“要一起来吗?”

韩文清微一挑眉,作势就要走过去,叶修顿时脱口而出一声“靠你还真来啊”,当即窜了进去关门上锁,没多久唰唰地水流声就传了出来。

韩文清微微勾起一点笑容,推门走了出去。

外间的饭桌上摆着八菜一汤,因为升起了保温罩,所以还能看到冒出来的热气,至于菜的内容……果然就像是张新杰说的那样,全是补肾的东西,满满地盛了一大盘子。

叶修洗个澡并没有花太长的时间,两个人风云残卷一样将所有的饭菜全都一扫而光,然后终于能好好地坐下来说话了。

其他的事韩文清没有多说,而是重点提了下王齐。

“他手中必定是握有某种能让审判长心动的东西,才会让审判长临时改变主意。”

审判长在联邦中是出了名的睚眦必报,齐栗服用的那种药剂他必然也服用了,身体里被种下虫卵,若不是对方手中有着能带给他丰厚报酬的东西,他又怎么会忍下这口气和嘉世合作?

叶修坐在韩文清的对面,撑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听你说的这人挺像是跟着我们一起逃出来的那个。如果是他的话,大概只有一样东西会让审判长这么在乎。”

韩文清眸光一闪:“虫母?”

“没错,嘉世占据M56地区,那里有个虫族跳跃点直通向虫巢,虽然那个跳跃点的位置极其隐蔽,但是只要有心,必然不难找到。王齐在虫巢这么多年,对虫母极其恭敬,为人又狡诈,如果说他能发现点什么大孙发现不了的东西,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叶修,“虫母对它所产下来的卵有着绝对的支配力,现在市面上到处都是嘉世用虫卵做出来的药剂,而更妙的是,这些虫卵都是由一只处在可控状态下的虫母产下来。要是控制了那只虫母,相当于控制了联邦大部分的人,也难怪审判长会如此动心。”

韩文清沉默了下来,眼底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愤怒。

叶修安慰他说:“没事,审判长不行,咱们还有执行长,那个伤,张新杰是怎么说?”

张新杰在成为霸图的少将副官之前,是个负有天才之名的脑科学专家,再加上曾经的第一军医何足道,要这样还没法让执行长醒过来,那也就真的没办法了。

韩文清摇了下头:“他们提出来一个治疗方案,但是新杰的精神力精准度不够,不敢动手。”

叶修立刻指着自己说:“如果要求精准度的话,不如试试我呗。”

韩文清皱了下眉:“不行,风险更大。”

“老张和我建立一个临时性的链接,然后让他的意识做主导不就成了吗,多简单的事。”

“不行。”

话音刚落,通讯器就嘀嘀嘀的响了起来,韩文清点开之后张新杰的大头立刻就弹了出来。

“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好消息是接受剥离手术的三个人醒了,坏消息是执行长的情况突然恶化了。”

韩文清愣了一下,抬头看向叶修,就见叶修对着他露出一个包含了诸如“快让哥来试试像哥这么厉害的人怎么可能会失败”这样内容的笑容。

—TBC—

评论(28)
热度(327)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