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全职高手】星河灯塔(二十五)(韩叶,哨兵/向导设定,私设有)

使用自带键盘和外接键盘完全就是冰火两重天……

以及,没肉啦!本子里面也没有!写肉作者会死的!

====================

二十五

韩文清和叶修本来马上要赶去医院,但是被张新杰给制止了。

“那三个人醒了一会儿又睡了,执行长那边有何医生在,暂时问题不大,就算你们现在过来也是无济于事,倒不如明天再说,”挂断通讯之前,他又补了一句,“你们操劳了这么几天,估计也累了,晚上不要再做多余的事,好好休息。”

叶修摸摸下巴:“我怎么觉得他最后那句话是在嘲讽我们?”

“不,他只是在嘲讽我而已。”韩文清淡淡地说。

叶修啧啧了几声,站起来用力抻了下腰说:“行,既然这样我们也早点休息吧。”

看着从带起的衣服中露出来的腰线,韩文清眼神暗了一下,却是没再做什么。美味总要慢慢吃才有乐趣,要是一口气吃多了让人跑了,就不好了。

这一夜叶修是这些天休息得最好的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就去了位于城北的中心医院,抵达最顶层的时候张新杰已经在入口处候着了,他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韩文清,点点头说:“看来昨天你们听取了我的建议,休息得不错。”

叶修呵呵笑着说谢谢看来老张你这么懂经验一定不少啊,张新杰一板一眼地回了他不用谢我只是站在一个医生的角度来对你们提出合理的建议。韩文清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们一眼,随后很干脆地丢下这两个无聊到在入口互放嘴炮的人提前走了,叶修哎哎哎地叫着追了上去,张新杰推了下眼镜,也跟了上去。

他们首先去了齐栗的病房。

齐栗正好醒着,面色惨白形容枯槁的躺在床上,看到韩文清的身影出现在病房里的时候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但是当他的目光落在随后进来的叶修身上时,又黯淡了下去。他扯开嘴角,勉强露出一抹虚弱的笑容:“少将。”

韩文清点了下头,示意自己听到了,随后静静地打量着自己这个上任还没有一个月的侍卫官。

数根透明管子从他的身上延伸到床头的机器上,衣服大敞着,露出道从锁骨一直往下延伸进腹部正在愈合中的可怕伤痕,除此之外他的身体上还留有无数道细小的伤口,那是去除虫网后所留下的痕迹,这让他全身上下看上去没有一块完好无损的皮肤。

“他身上最后的清理工作已经在昨天结束了,接下来只要静养就可以了。”

张新杰在旁低声解释了下他现在的状况,叶修伸出手碰触了一下他的身体,眼底顿时划过一缕不忍。

等到出了齐栗的病房,叶修问张新杰:“他的精神力是以前就有这么弱,还是抽出了虫之后才造成的?”

张新杰微微叹了口气:“应该是抽出虫之后才造成的。我去查过齐栗的简历,他在向导学院的时候精神力虽不顶尖,但也是属于上游,但是现在已经倒退到连最低级的向导也比不上了。”

听到这话后,韩文清禁不住皱起眉,从进病房起他就感觉到齐栗变弱了,原本以为只是手术造成的,却没想到会到如此严重的地步:“精神力退步的事先不要告诉他,等他伤好了再说。”

张新杰摇摇头:“这件事,他恐怕自己已经有所察觉了,我已经吩咐医院的人好好守着他,免得他做出什么傻事来。”

韩文清点点头,认可了他的安排,然后又问起另外两个人:“孙哲平和乔一帆的情况如何?”

“他们和齐栗是相反的,在剥离了虫之后力量猛涨,尤其是乔一帆,我原本以为他是个哨兵,”张新杰说着拧开病房门的把手,“但是没想到他竟然在前几天觉醒了向——”

话音戛然而止,一个玻璃杯静静在浮在张新杰的身前,像是被一层无形的屏障给拦了下来。

“抱歉,”乔一帆有些不知所措的声音传进三个人的耳中,“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喝水,但是它突然就飞起来了。”

张新杰往上推了下眼镜,拿开杯子,将被突如其来的袭击打断了话继续说了出来:“他觉醒了向导的力量。”

叶修背着手踱到乔一帆的床前,见他过来了,乔一帆乖巧地叫了一声叶哥。

叶修笑着揉了下他的头,称赞道:“干得不错。”

虽然只有四个字,却是让乔一帆整个人都精神起来,更多混乱不堪的精神力从他这个显得有些瘦弱的身体里涌出来,乱七八糟地布满了整个房间,韩文清站在门口顿了一下,却是转身走了出去,这些不经收敛的精神力野性太强,无时无刻不在挑战着他身体里属于哨兵的征服本能。

韩文清这一走让乔一帆有点慌了,他急忙问道:“是不是我做了什么不妥的地方惹韩少将生气了?”

“没事,他只是自控力太弱了而已,和你没关系。”

叶修安慰着乔一帆,又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盯着他的头仔细地看着,张新杰走过来放下杯子,见状说道:“他昨天醒过来的时候被杂音逼得快崩溃了,我做了一层保护膜稍微隔绝了一下,放心我已经完全过滤掉了我的信息素,对他以后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不过我建议还是尽快将他送进向导学院,如此天赋浪费可惜了。”

乔一帆听到他们的对话,神色间倒是没有太多的惊异,或许是叶修早就对他说过了他是向导这样的话,只是他现在心里还是有着不少的疑问。

他明明就是个哨兵,为何又会在突然间变成了一个向导?

这样的事,他简直就是闻所未闻。

像是乔一帆心中的疑虑似的,叶修简单地解释道:“同时拥有哨兵和向导天赋的人虽然少,但也不是没有,只是你原来不知道而已,这种情况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叫做‘变异’。”

张新杰在旁毫不客气地将他的话反驳了回去:“从生物学的角度,这种叫‘变态’。”

叶修居然还肯定地点头道:“没错就是‘变态’。”

张新杰噎了一下,他猛然间想起来,在骂叶修的同时将自己也骂进去了。

轻哼了一声,他也转身出去了,留下叶修笑眯眯地摸乔一帆的头:“你的向导天赋其实比哨兵要强,只是在开始的时候被压住了,现在一受到刺激自然就爆发出来。过几天我就送你去兴欣哨兵向导学院,那边有我一个老熟人,和你的情况类似,你可以多请教对方。”

“兴欣?”

乔一帆愣了一下,这个学院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叶修又拍拍他的肩,说了句好好休息就出去了,完全没给他任何提出疑问的机会。

出来的时候张新杰正和韩文清都在外面等着,见到他出来便说:“孙哲平那里不用去了,他不在。”

“这么快就能满地跑了?真不愧是哨兵。”叶修啧了一声。

“去执行长那儿吧,何医生正在等着我们。”

韩文清点了下头:“走。”


何足道虽然已近花甲之年,但是身体硬朗地简直就不像是个老年人,说起话来声音洪亮中气十足:“叶小子我让你按时过来做检查,你倒好,干脆不来了,年轻人不守约太不像话了。”

叶修轻咳了几声,赶紧转移了话题:“执行长现在情况怎么样,听说很不好?”

一提起自己的病人,何足道就变得严肃起来:“昨天起他就对强刺激没什么反应了,神经的活性已经被降至最低,要是这样的情况继续持续下去的,死也是迟早的事。”

“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原因会导致一个向导的神经会出现坏死现象?”韩文清若有所思的点了点病历。

“实际上,我怀疑是虫。”何足道点开齐栗的病历,“齐栗身上的这条虫发育极快,当我们打开他的胸腔时,虫已经分化为二,一半附在心脏上,另一个钻进了脊髓里。我从脊髓里挖出来的一半身上提取到一些粘液,发现那些粘液能慢慢降低神经的活性。你说执行长头上的伤是你走之后那些黑衣人造成的,我倒怀疑,那些伤是齐栗被虫控制之后做出来,然后伤口沾染上了那种粘液,里面的物质进入到执行长的脑子里,从而造成了现在这样的结果。可惜执行长是个向导,不然可以提取一些神经出来进行化验。”

这一席话让在场的三个人都沉默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韩文清才涩着声音开口:“如果强行……”

“执行长的脑袋就会像炸弹一样,砰的一声炸得粉碎,”叶修站起来拍拍韩文清的肩,“你就别和向导本能保护机制较劲了,不是说还有另一种方案吗,”他看向何足道,“如果老张的精准度不行的话,不如试试我的?”

叶修将自己的设想详细的说了一遍,和张新杰建立临时性链接,两股精神力融在一起,然后以张新杰为主导,进入到执行长的脑中清除障碍,彻底激活执行长的精神力。

听完叶修的话,何足道觉得此事完全可行,于是完全不顾韩文清的阎王脸,当即拍板定了下来,韩文清阻拦不成,只得提出在进行精神融合之前,必须确定叶修的精神力已经完全恢复——

按照叶修自己的说法,他要清除体内的虫网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而执行长等不了那么久,韩文清只得退而求其次提出这个要求。

何足道觉得这话很有道理,马上抓了叶修去测试,测试完之后又提出要叶修做个例行的检查,看看虫的情况怎么样了,然而这个提议却是被叶修的拒绝。

“为什么?”何足道很有些不解,他给叶修说了很多次,他却一次都没有来检查过。

看着这个真心为自己担心的老人,叶修叹了口气说道:“我在虫巢中为了最大限度的提高精神力,吃了太多的虫卵,现在不光是骨头、血肉,就连神经都已经和虫纠缠在一起了,根本就已经没办法清除了。”

何足道顿时大惊失色:“怎么会?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办法是有,不过我还需要再检验一下,”叶修对着何足道轻松地笑笑,“别担心,很快就能解决,也别告诉其他人,包括老韩。”

何足道张张嘴,但是在看到叶修的笑容之后又把话咽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确认似的再问了一遍:“你自己真的能解决吗?”

“比真金还真,”叶修想了下,又说道,“说起来,到时候还得让您帮个小忙。”

“尽管说,只要老头子能办到。”

“谢谢。”


出了检查室,就看到韩文清正站在窗边,仿佛蕴含着无限力量的身躯沐浴在亮光,挺拔得就像是一座永不会倒下的壁垒,叶修微挑了下眉,慢悠悠地踱过去叫了声老韩。

韩文清打量了他一眼:“结果如何?”

叶修呵呵笑着说:“结果就是你这辈子都不用操心改嫁的事了。”

—TBC—

评论(34)
热度(261)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