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全职高手】星河灯塔(二十六)(韩叶,哨兵/向导设定,私设有)

晚上写叶修大大的打算,然后,要打起来了

我先去休息一下

==========================

这是今天的小广告,http://weibo.com/1772208312/B1elQ3Y9h?ref= 这是星河的印调地址,通贩和场贩都会有的

然后还有湾家团购,走这边登记:http://lovesmentdoujin.dou-jin.com/Entry/769/

===========广告结束============

二十六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联邦在表面上依旧是风平浪静。无论是上将军还是审判长,在公众面前表现出来的形象从来都是从容淡定一派和谐,两人甚至还一起出席几场由联邦政府主办的大型酒会,有人看到他们在席间谈笑风声,就像是一对久别重逢毫无隔阂的老朋友。但是根据私底下传来的消息,两边都是摩擦不断,并且各自都购入了大量的战略物资,显然是在为即将到来的战争做准备。

“上将军软了一辈子,老了倒是硬起来了。”

叶修抖抖手中的资料说,韩文清的注意力却是集中在资料中的另外部分——

大总统曾在私底下致电过双方,让他们不要冲动,有什么事坐下来慢慢谈,一旦发起战争,遭殃的只有其所辖星区内的无辜民众。虽说军部名义上受联邦政府管辖,但是实际上却是游离在整个政府系统之外,联邦政府连一根手指头也插不进去,曾经倒是有不少大总统想要将这股危险的势力收归麾下,但是没有一个能成功,久而久之他们也就很少插手其中,反正就算是军部内部发生战争,也牵连不到政府辖区,所以这次大总统的插手在韩文清的眼里看来稍稍有点出乎意料,但更让他出乎意料的是上将军和审判长竟然都非常爽快地就接受了这个提议。

“其实倒不是那么出人意料,他们总要为自己腾点时间出来备战,谈判就是个挺不错的选择,”说到这里,叶修像是想起什么轻笑一声,“说起来,你觉得到最后谁会先动手?”

韩文清沉思了一下,说道:“上将军。”

“哦?”

“他做了半辈子的傀儡,一朝尝到大权在握的滋味,就会想要更多。”

叶修啧了一声又问韩文清:“那你觉得这次谁能赢?”

韩文清摇摇头:“观望的人太多,到最后有哪些人会加入战局现在谁也说不准。”

“那霸图了?霸图这次是准备站在哪一边?”

像是没看到韩文清猛然间变得骇人的目光,叶修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笑着说:“别太紧张,我对霸图的机密没什么兴趣。只是我现在既然暂时归属于霸图军,那总得让我知道将来我会为谁出征吧,怎么说,哥也算是能左右战局的大人物了。”说到最后,他倒是一点也没客气地夸赞自己一把。

“在进行剥离手术之前,你不会有任何机会站在战场之上。”

韩文清毫不犹豫地将他的话打了回去。

叶修无趣地撇撇嘴,然后抛开这个话题,说起另外的事:“下午的手术,听说你那个侍卫官想要旁观?”

“执行长是他叔叔,所以我同意了。”韩文清不甚在意地答了一句后,抬起头,“怎么?”

叶修摸摸下巴:“只是何医生告诉我,他要进去手术室里面旁观,还说是经过了你的同意,所以我有点意外。”

韩文清顿了一下,似是不明白怎么回事:“有什么不妥吗?”

“到时候我和老张会彻底放开精神力,你确定他能受得了这种冲击?”

“明白了,我会看着不让他闯进去。”

韩文清点头说道,解决了问题的叶修用力抻了下腰,打了个呵欠后丢开手里的资料,直接变坐为躺,并且不怕死的将头搁在韩文清的大腿上抱怨:“老韩你的腿硬梆梆跟个男人似的,也只有哥不嫌弃了。”

韩文清冷笑一声,作势就要将他从自己的腿上抓起来。

“哎哟哟小媳妇儿生气了,快别生气,给爷笑一个。”

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学来的台词,叶修说完之后自己都给恶心到了,再看韩文清,那脸色……叶修轻咳了几声,装没看到,打了个呵欠后很干脆地闭上眼睛,没过多久,细小的呼声便传了出来。

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叶修平静的睡颜,韩文清慢慢放开先前不自觉皱起的眉心,神情自然就松了下来,他从旁抓了自己的外套盖在他身上,然后就着这样的姿势处理起公务来。


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央星的下午三点左右,时间掐得刚刚好。

抵达医院的时候,张新杰和何足道都已经在手术室里等着了,齐栗站在观察窗外,身体瘦弱得仿佛一阵风都能吹到,在看到叶修的时候不自觉地往后缩了下肩膀,像是有些惧怕他,不过就算如此,他还是努力地扯开笑容说道:“我叔叔就拜托你们了。”

“放心。”

叶修点点头,直接走进手术室。齐栗一直注视着他的身影,直到手术室的大门彻底关上后,他才收回目光转向韩文清,过了好一会儿才语带苦涩地说:“少将,我不想离开中央星,我想留下来。”

韩文清正双手抱胸站在观察窗前看着里面的情形,眉目间尽是冷淡和疏离:“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已经不适合待在霸图军内,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我……”

他张开嘴正欲反驳,却又在说了一个字后沉默下来。身体虽然一天天的好起来,但是精神力却在持续的衰退,现在甚至已经到了只比普通人好上那么一点点的地步了。

他很恨,也很怨。同是身体中有虫,为何那两个人在去除了虫之后力量一天比一天的强,而自己却只能无力地看着力量从自己身体里慢慢消失,他明明只是很单纯地想拥有可以与身前的这个人并肩而立的力量而已,还有那个叫叶修的……齐栗想到从他身上不经意间泄露出来的属于韩文清的气息,心里便忍不住发涩,原本以为叶秋死了,自己总算是有机会了,却没想到最后会败在一个突然出现的人身上。为什么……为什么那样的人可以,自己就不行……

从齐栗身上传出来的剧烈情绪波动让韩文清略微侧了下头,随即他说道:“我会在霸图哨兵向导学院里为你安排一个合适的位子,别想太多。”

就算是在安慰人,韩文清的声音里也听不出多少温柔,冷硬得就像是城外永不融化的冰霜,齐栗忽然就想起,他唯一一次见到韩文清面对着那个叶修时的放松神态,只觉得眼睛一热,有泪就要涌了出来。

他深吸一口气,用力将即将溢出眼眶的泪水压了下去,所有未竟的话语最后只化了两个字:“谢谢。”

韩文清点了下头,权当是知晓了,他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手术室内,两股磅礴的精神力肆无忌惮地被释放出来,按照各自主人的意识纠缠融合在一起,掀起了巨大的能量风暴,撞在十级强度的观察窗发出砰砰地激烈声响。


叶修闭着眼睛,通过那条临时建立起来的精神链接感受着张新杰的精神因子震动频率,并且以此为基准慢慢调整着自己精神因子的震动频率。他的精神力太过锐利且具有极强的攻击力,就算是张新杰拥有着整个联邦中最高的精神容纳度,在叶修降低震动频率之前,他也没办法将自己的意识放进去,更何况现在还要进入人脑并且进行长时间的停留。

只是要想以自己的意志来改变精神因子的震动频率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张新杰没想到叶修居然能做到这个地步,这稍稍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可以了,进来吧。”

叶修忽然说道,张新杰按下心中的那点惊讶,保护着自己的意识慢慢进入到叶修的精神力中,附着其中的无数精神因子四散开来,几乎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便彻底地将那些精细到他都忍不住赞叹的精神触须掌控在自己的手下……就是有点恶心。

虽然叶修已经将自己的存在压到最低,但这毕竟是他的精神力,又不能过滤,独属于他的烙印深根于本源,那种随时都能从精神因子中看到叶修那张嘲讽脸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这种体验,张新杰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而正在隔间调整仪器的何足道一点也不明白张新杰的感受,他朝着张新杰招招手,示意可以开始了。

张新杰操纵着那些精细的无形触须准确无比的刺入执行长的头中,轻巧地绕过颅内的保护机制向内伸展,很快就来到已经黯淡下去的中心部位,分出一部分触须小心地刺激着蜷缩成一团一动不动的精神本源,而另一部分则是沿着网状的神经延伸扩展,仔细地清除着附着其上的暗色物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张新杰怀疑执行长的精神本源已经死掉了的时候,那团灰色的物质突然往里猛缩了一下。

成了!

一股强大的精神力直接从本源中爆发开来,直接将不属于自己的精神力全部弹开,虽然张新杰当机立断收拢触须迅速回撤,但还是被这股力量给扫到了。他只感觉到精神猛地震了一下,意识跌入某个未知的地方,密集得让人觉得头皮发麻的网状结构细细密密地将所有的东西都缠绕起来,然而未等他看明白,眼前忽然一黑,他被弹出去了。

张新杰下意识地眨眨眼,发现自己正坐在地上,叶修正在距离他大约三步远的地方用力揉着头,额上满是豆大的汗水,看上去十分痛苦。

何足道满脸兴奋地从隔间跑过来大喊着:“成功了!有数据传过来了!”

张新杰顿时长舒一口气,站起来走两步对着叶修伸出手:“你没事吧?”

叶修握住张新杰的手一个用力站起来,笑容又回到他的脸上,就像是先前的那些痛楚都是幻觉一般。

—TBC—

评论(21)
热度(240)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