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全职高手】星河灯塔(二十七)(韩叶,哨兵/向导设定,私设有)

写完更新从小黑屋出来就在群里看到叶修退役的消息,然后赶紧打开起点,看完更新……现在心里空落落的,叶修退役了,全职还有一章完结了,脑子里真的是乱糟糟的,我该说幸好我用的是小黑屋吗OTZ

=============================

二十七

张新杰后来一直在回想着那个瞬间所见到的东西,越想越觉得不同寻常,也不是没旁敲侧击问过叶修,但是每次都被他东一锄头西一犁地给拐带到别的问题上去了,无奈之下他也只得找了个时间,将自己的疑虑告诉了韩文清。

“叶修的情况可能不对,你最好多注意一点。”

韩文清听完后神色并未有任何的异常,只是点了下头示意自己知道了,然而待得张新杰一离开,转身便去了医院,找到何足道说是想要了解下叶修现在的身体状况,两个人在何足道的办公室足足谈了一个下午,谁也不知道他两谈了什么,只知道韩文清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浑身都散发着马上要杀人的气势。

当天晚上叶修在床上被折腾了个够呛,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嗓子都还是哑的。

韩文清并不在,最近他也渐渐忙了起来,一早就离开了,叶修下床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接通了何足道的通讯。

“听说昨天老韩找过您了,没说什么多余的话吧?”

几乎是马上的,何足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就从终端中冲了出来:“你小子看不起我是吗!我老何答应过别人的事什么时候没作过数!”

“哪能了,我怎么会不相信您,既然您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结束了通讯后,叶修对着终端轻挑了下眉,何足道刚刚选择的是音频模式,显然是做了亏心事不敢面对他,又想起前一晚上韩文清的反常,看来该知道的东西,他都知道了。

叶修找出包烟,倚着窗户远眺着从地平线上升起来的雪山,一根接一根的抽,到最后满屋子都是呛人的白色烟气,缭绕蜿蜒,让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

韩文清回来的时候叶修正好按灭了最后一根烟头,于是靠着墙懒洋洋地对他打招呼:“我这会儿是不是该说,你辛苦了,是想先吃饭,还是先吃我?”

“……少在网上看些有的没的。”

韩文清低斥了他一句,然后过去打开所有的窗户,又按开空气过滤器,待得屋子里的烟味全散去后,这才脱下军服问他:“你身上的虫网去除的怎么样了?”

叶修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看着他挂起军服,解开衬衣领口上面的两颗扣子,露出两道性感的锁骨,才懒着嗓子回他:“自然是一切都在预计中。”

韩文清顿了一下,转过身定定地注视着他,过了好半天,才沉声说道:“你确定?”

叶修并没有回避他的目光,同样是过了许久,才慢腾腾地回答他:“我确定。”

韩文清点点头,这个话题就算到此结束了,他们两个人自此后再也没有谈论起此事。


又过了几天,就在叶修思量着是不是该搬出韩文清的屋子免得每天都在床上被变着法子折腾的时候,久未有新消息传出来的那两边中终于有人动了。

韩文清从外匆匆地赶回来的时候还带着满身的雪花,顶着叶修诧异的目光,他走到屋子中间直接打开电视光屏,跳出来的所有公共新闻平台都在同时段滚动播放着同一个声明——

不得不说,带着一身儒雅气质的上将军和满脸横肉的审判长比起来实在是上镜多了,他先是痛斥了审判长私自调动舰队围困最高军事星的叛逆行为,然后还指出审判长不顾整个星球的人安危投下强磁暴弹,导致整个最高军事星陷入混乱长达一天之久,然后又公布了大量关于审判长秘密指使手下在公议期间试图谋害各大星区将军的证据,最后出示了一份经由最高军事委员会和联邦议会联合发布的命令,即即刻起解除审判长在军部的所有职务,并交由星卫舰队直接押送前往行政星接受联邦法律的审判。

多少年没有过像审判长如此级别的高级军官受审了,还是要被联邦法律审判?

这个声明的出现顿时让整个联邦都沸腾了起来,只要是看过新闻的人全都在讨论着这件事,起因,过程,影响,以及最重要的,审判长会不会就此束手就擒?这一届的军部审判长是出了名的强硬派,根本没有人相信他会就这样乖乖地交出主动权。

果然到了晚上,审判长的反击来了。

他同样发表了一篇声明,但是和上将军的长篇大论比起来,他的声明只能用简单粗暴来形容。先公布的是两份视频,第一份视频的时间只有一分钟,里面的内容也只有一个,那就是人体实验,上将军指使其所属的研究所对已经二次觉醒的向导和哨兵进行的各种惨无人道的人体实验。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内,就已经有数百人死在那个隐秘的研究所里,那些死去之人的哀嚎与惨叫真实得几乎都要透过屏幕渗出来了一般;而第二份视频的时间更短,只有短短的二十秒,一只整编舰队在遭受到致命毁灭的瞬间,挨个炸开的船舰在深色的宇宙空间中,就像是一朵朵盛开的礼花,美丽而残酷。在声明的最后,是审判长那张一严肃起来就显得十分可怕的脸,他对着屏幕就只说了一句话:“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不会承认,如果你要战,那便战!”

最后三个字,铿锵有力地似是刀一样刻在所有观看声明的人心中。

整个联邦似乎都出现了一瞬间的沉默,这样简直就像是在向世人宣告着,战争即将来临。


叶修关掉光屏,长吐出口气:“总算来了,现在就看他们准备在什么地方动手了。”

韩文清的终端不停地跳出着各种讯息,而桌子上还摆了厚厚地一叠文件等着他去解决,简直就是忙得焦头烂额,和已经悠闲到看完新闻就直接调出狗血连续剧继续看起来的叶修形成鲜明对比,他沉下脸,抽出十几份文件扔到叶修面前:“干活。”

叶修暂停了连续剧,用手指点点文件的封面:“这些不是霸图的军务吧,给我这个曾经的敌人看合适吗?”

韩文清头也不抬:“你现在是属于霸图,是我的新任侍卫官。”

“等等,什么时候的事?”

“现在。”

说话间,韩文清已经迅速调出一份任命状,手指在光屏上飞快地点了几下,并在最后狠狠地敲上属于霸图少将的电子印章,然后展示给叶修看:“即可起效。”

“……真是官逼民反。”

叶修一向觉得韩文清比较正直,但是没想到他居然也有这么无耻的一天。

“现在马上开始履行你作为侍卫官的职责。”

韩文清挑挑拣拣,又扔了一叠过去,叶修认命地打开文件,边看边说:“少将阁下,我白天要帮你处理军务,晚上还得暖床,难道你就打算让我打白工吗?怎么着也得开工资吧。”

“侍卫官的工资每个月是一万三千联邦币,足够你用了。”说话间,韩文清已经迅速处理好了一份文件,然后正准备打开另一份。

“在物价飞涨的今天,你不觉得一万三实在是有点少吗,我还等着攒钱买房子娶你过门了。”叶修轻笑道。

韩文清瞥了他一眼,伸出手又在终端光屏上点了几下,只听得嘀的一声,叶修的终端响了。

他打开一看,顿时哇了一声:“这么多零,居然还有两颗旅游星,啧啧啧少将大人你的私产不少啊,看来没少贪污。”

“闭嘴。”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又有数十条讯息抵达到韩文清的终端上,叶修见好就收,两个人各自忙碌起来。


自从审判长的声明出来后,天网上关于这两个声明的讨论声逐渐小了下去,战争一触即发,民众们更多关心的是这场战争要在哪儿打,什么时候开始打,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虽然霸图早就声明了会在这场内战中保持中立,但是事情还是不可避免的多了起来,韩文清每天都早出晚归,叶修也没清闲到哪儿去,因为韩文清每次回来必然会带回一大堆文件让他解决,这让他直呼当初就不该让韩文清去帮他办新的身份证明,结果办了个军籍回来,导致现在身心都受到压榨。这些话韩文清权当没听到,他划转了一半的个人财产给叶修,报酬都付了,出力是理所当然的。

没过多久,已经完全恢复了的孙哲平前来向叶修和韩文清辞行,百花冒险团的驻地星属于审判长管辖的星区范围,一旦开战必定会被征召,他很担心往日的朋友,想要回去看看。叶修也没多挽留,只是让他走的时候带一程乔一帆。兴欣哨兵向导学院所在的学院星正好在他回去百花的路上,到时候一个叫苏沐秋的人会在中转港等他们,只要将人交给他就算完事。

孙哲平让叶修放心,他会绝对保证乔一帆的安全,两个一起从虫巢里逃出来的伙伴互相拍拍肩,道了声珍重,然后各自分开。


孙哲平的离开并没能让他们停止下忙碌,摆脱了繁重的文书工作后,韩文清和张新杰开始频繁地前往舰队驻地,先是中央星附近,后来就越走越远,一两天不回来也是常有的事,叶修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习惯。

又过了几日,韩文清告诉叶修,距离中央星最远的边界地区有虫族活动的迹象,他必须赶过去看看,可能要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才能回来,问他要不要一起去看看,叶修说他最近太过操劳不宜远行,懒洋洋地拒绝了这个提议。

等到韩文清一走,他转头就去了何足道那里。

“我现在需要一个绝对安全和隐秘的地方,能找到吗?”

何足道取下眼镜,看上去有些错愕:“现在?”

“对没错,现在马上立刻,能有多快就多快。”

何足道皱起眉:“难道你是想……”

叶修笑了笑:“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可是现在少将不在,你一个人能行吗?”何足道担心地说。

“绝对没问题,等他回来,我就把虫子给赶出来了,多简单。”

叶修看上去异常轻松,何足道却是生疑虑,尽管如此他还是迅速地给叶修准备了一间符合他要求的房间。叶修进去看了看,把里面的其他东西全都搬了出来,最后只留了张床,又准备了足以维持一个月的营养剂,之后他将何足道请了出去:“在我自己走出来之前,别让任何人靠近这间屋子。”

何足道还是觉得不太妥:“不行我还是不放心,都到现在了,叶小子你给我交个底,你到底要怎么做?”

“我要——”叶修顿了一下,脸上浮起几分奇异的笑容,“彻底吃掉虫子。”

然后他关上了门,直接从里面锁死。

何足道一开始并没有太理解他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只愣了一下,但是等他回过味的时候叶修已经将门彻底锁死,除非是他自己打开门走出来,否则谁也别想进去。

“叶修你这个混小子,快滚出来!我们再想别的办法,别干这么危险的事啊!”

何足道气急败坏地大喊着,门捶得震天响,但是无论他怎么喊,门内的人都没有给他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反应,最后只得放弃让他自己从里面出来的念头,急得在门口来回踱步。

“该死的,我怎么就给他找了这么一间只要里面锁死外面就打不开的房间了,不对我怎么就那么轻易相信他的话觉得这事简单了,真是该死该死该死……现在要怎么办,该……对了,韩文清!”

何足道顿时像是找到了救星,跳起来就往外跑。


这个时候的韩文清刚刚抵达位于边界的补给星,满目的风沙让这颗小星球显得极为荒凉,从烈焰号出来的时候,他接到了来自何足道的通讯。

没说几句,韩文清就结束了通话,紧随其后的张新杰敏锐地感觉他情绪上的剧烈波动,当即上前半步问道:“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摇头:“无事。”

虽然他的嘴里说着这样的话,但是行动却是变得焦急起来,原本一个星期的行程让他直接压缩到了四天。

张新杰并不相信韩文清的话,能让他这样必定是中央星有事发生,而且多半还和叶修有关,他想了想,私底下联系上了何足道,然后得到了叶修准备和虫子融合的消息。

“我说那混小子非要和你进行精神力的融合,搞半天是为这事做准备,但是他有没有想过,和人类融合跟和虫子融合完全就是两码事,他根本就是拿命在赌!”

何足道的声音洪亮得让张新杰不得不调整终端的音量,又问了一些其他情况后他切断了通讯,然后走向正坐在指挥仓内闭目养神的韩文清,这会儿已经在返程的路上,而他在这几天里几乎完全没有睡过。

迟疑了一下,张新杰正要开口劝慰韩文清,却不想韩文清主动开了口。

“我相信他。”

他只说了这一句话。

—TBC—

评论(25)
热度(284)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