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全职高手】星河灯塔(二十八)(韩叶,哨兵/向导设定,私设有)

有一点那啥,大家低调,咳咳低调

==========================

这是今天的小广告,http://weibo.com/1772208312/B1elQ3Y9h?ref= 这是星河的印调地址,通贩和场贩都会有的

然后还有湾家团购,走这边登记:http://lovesmentdoujin.dou-jin.com/Entry/769/

===========广告结束============

二十八

韩文清回到中央星后直接去了何足道为叶修准备的那间屋子前,何足道在旁一脸懊悔:“我早该想到他趁着你不在要干的事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我应该阻止他的。”

韩文清缓缓摇了下头,冷静地说:“他想要做的事,无论怎么样都能办成,不怪你。”

何足道叹了口气,然后问他:“现在要怎么办?”

韩文清抬手摸了下紧闭的合金钢门,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就这样沉默了许久,他只说了一个字:“等。”

 

而另一边,审判长和上将军终于按捺不住,双方各自集结了上万艘军舰在呼啸星区的边境上摆开阵型,在经过几次小规模的试探后,终于打起来了,无数的炮火似是流星一般,从两边倾泻而出,重重地撞在一起,迸发出激烈的火光。

韩文清根本就是忙得脚不沾地,办公室的灯几乎是整夜整夜的亮着,交火双方的所有战况和情报都会以最快的速度被送到他的面前,整个局势千变万化,谁也不知道最后会出现什么料想不到的情况。至于一直没有从那间屋子里走出来的叶修,就像是被韩文清彻底遗忘了一般,再也没有被提起过。

韩文清不提,不代表别人就忘记了。何足道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件事,后来实在是放心不下,特地找了个空闲的时间过去,谁知刚到那间屋子前,就看到一只因为他的出现而突然显现出身形守在门口的凶猛白虎——

韩文清的精神向导出现的次数虽不多,但只要是熟悉他的人都不会认不出来。

“那小子。”

何足道低笑着骂了一声,走过去摸摸白虎的头,又看了眼依旧是紧闭着没有丝毫动静传出来的房门,轻叹一声走了。

白虎看着他离开后,从自己柔软的腹下扒拉出来条一动不动像是死了似的黑蛇,伸出舌头慢慢舔弄着它僵硬的身体,仿佛这样就能让对方苏醒过来,如往常一样跳起来用力圈住它的脖子。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又是一个月过去了。

没有实际作战经验的上将军到底比不上常年征战在对抗阿什虫族前线的审判长,虽然手下也有不少极善作战的将领,但还是被明里暗里给阴了几记吃了大亏,星卫舰队几乎全灭,原本胶着的战局开始朝着审判长那边倾斜而去。

韩文清丢下最新的战报,揉揉就没舒展开来过的眉心,长舒一口气,然后对着张新杰说:“依照审判长的性格,在取得大胜之后他肯定不会追击,暂时两边都不会有大动作,你几日没睡了,今天先回去休息。”

张新杰闻言站起来,不过在即将离开会议室的时候他又停下来看向韩文清:“少将,你的疲劳值已经接近危险程度的临界点,在没有向导进行疏导的情况下,我建议早点回去休息,避免出现意外。”

韩文清点了下头示意明白,又稍稍坐了会儿,然后猛地站起来,抓起搭在椅背上的军服走出会议室。

 

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下去了,韩文清刚出电梯就看到自己的精神向导咬着条正扭着身体的黑蛇从大开的屋子里窜出来,金色的竖瞳里流露出一丝极淡的惊恐。它和韩文清对视了一眼,然后转身就跑,仿佛身后有恶鬼在追赶一样,顷刻便消失在楼梯间。

韩文清皱了下眉,边往前走边摸向自己的腰间,那里卡着一把磁轨枪,但是等他走到门前看了眼屋内,又把手放了下来。

“哟,欢迎回家,”叶修坐在桌前拿着个吃了一半的馅饼,笑着和韩文清打招呼,“你是想先吃饭了?还是想先吃我?”

韩文清站在门口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随后神色平淡地反手关上门走了进来,叶修拿眼神扫射了他几眼:“老韩你这反应有点不对啊,这么久没见就没点表示?如果你痛哭流涕高呼‘亲爱的你总算回来了以后不要再离开我’这样的话我也是可以接受的。”

韩文清冷哼了一声,扔下外套直接去了里间,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留给叶修,叶修摸摸自己脸,啧了一声,又点开暂停下来的狗血连续剧继续看了起来。

五分钟后,他被洗完澡出来只在腰间围着条浴巾的韩文清掐着脖子扔上了床。

“喂喂喂,你这反应更不……唔唔……”

话只说了一半就被一个凶狠之极的吻给直接堵了回去,萦绕在鼻端的全是韩文清浓烈的信息素。捏着下巴的手力道大得几乎要捏碎他的骨头,被迫纠缠在一起的舌被狠命搅动着,锐利的齿尖死死地压在柔嫩唇内,淡淡的血腥味很快就在口腔内扩散开来。有一只手沿着腰线往下,直接抓着叶修半勃的性器狠狠揉捏着,夹杂着几分痛意的快感升起来,带给他一种前所未有的异样情欲,只不过片刻,理智便徘徊在失控的边缘。

叶修猛地缩了下瞳孔,双手抓着韩文清的肩用力往上推,然而还只用了一半的力,便给韩文清给阻止了下来。他抓住叶修的双手,从上而下俯视着对方,深不见底的黑眸里似乎翻滚着惊涛骇浪,浑身散发出有如野兽一样慑人的气势。

叶修缩了下肩,干笑着说:“别激动别激动,轻轻松松放轻松。”

“闭嘴!”

韩文清狠狠地低吼一声,然后俯下身去。

 

一整个晚上,叶修觉得自己就是一条放在锅里的鱼,煎完前面换后面,后面煎完了又轮到前面,翻来覆去仿佛就是永无止境,到最后他已经累得连一根手指头也抬不起来了,韩文清却依旧是精神奕奕还能再战,他一把将叶修抱起来坐在自己身上,炙热的性器就着流出来的润滑液体再次顺利进入到叶修的体内,仿佛被贯穿一样的错觉让叶修忍不住地闷哼一声,一口咬在韩文清满是汗水的肩上

“……赶紧射了完事。”

咬完他舔了舔已经溢出血来的伤口,贴着韩文清的耳朵说,韩文清眼神骤然暗了下来,用力压着叶修的肩再次凶狠的抽动起来。

等到彻底云消雨散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两个人就着结束时的姿势睡了一会儿,直到韩文清的终端发出嘀嘀嘀的铃音,才同时从沉睡中醒过来。

叶修下床的时候感觉到腿都软了,有液体沿着大腿流下来,他抓起被单胡乱擦了几下,直接光着身体走进浴室。

韩文清目送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后后,才收回目光打开了终端,张新杰的大头瞬间跳了出来,他的表情看上去有点严肃。

“少将阁下,我一直觉得精神向导就像是我们的孩子一样,需要耐心对待,用心呵护,你同意这个观点吗?”

这一席没头没脑的话让韩文清忍不住皱了下眉:“你想说什么直接说,不需要如此拐弯抹角。”

张新杰往上推了下眼镜。“小白昨天跑到我家来了,还带着叶修的那条蛇,说你家有个大魔王,喜欢生吃精神体——”他顿了一下,镜片微闪,“叶修出来了是吗?”

韩文清轻扬了下嘴角,露出这段时间以来的第一个笑容:“活蹦乱跳。”

“那……”张新杰迟疑了一下,“他还是他吗?”

韩文清看了眼紧闭的浴室门,沉声说:“是他。”

张新杰会意地点点头,然后继续说道:“我刚刚去了医院,执行长已经可以见客了,他说想见你一面。”

韩文清看了眼时间:“下午三点,我和叶修一起过去。”

张新杰看上去有些意外:“我不觉得执行长阁下会乐意看到他。”

“居然还能有不喜欢哥的人在?”叶修懒洋洋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两人同时望过去,就看到他深一脚浅一脚的过来了,“这不是老张吗,脸看着有点憔悴啊,准是让老韩这段时间给操劳的,来来来让哥给你补补?”

张新杰低下头,眼中眸光一闪:“听说你要吃了自己的精神向导?”

“这么危言耸听的话你可不能瞎说,”叶修立刻一脸正气的否决道,“我怎么可能会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

张新杰顿时露出“果然是这样”的神情:“你家的那个将你的玩笑话当真了,非得要牺牲自己让你恢复过来,小白就为这事折腾了一晚上,”他又补了一句,“在我家。”

叶修摸摸下巴,有点不解地说:“按理说像哥这么优秀的人,不可能会生出这么条傻蛇出来啊,果然当初刚出现的时候让老韩给打傻了。”

韩文清轻哼一声,却是没反驳,张新杰犹豫地看了眼韩文清,还是没忍住将从知道叶修出来的那一刻起就憋在心里的话问了出来:“叶修,和虫子融合是……什么样的感受?”

叶修想了想,点燃一根烟,决定用他从网上看到的一个段子来形容:“就像是你的脚趾甲里插了根针然后一脚踢在床角上那种感觉。”

此话一出,三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了。

张新杰丢下一句“三点我在医院等你们”就结束了通讯,韩文清这才推开被单去洗澡,等到他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叶修拿着自己的终端,表情有些微妙。

“出了什么事?”

叶修放下终端,又点燃了一根烟,在缭绕的烟雾中,他轻笑了一声说:“是陶轩,他说有重要的事情,想要见我一面。”

—TBC—

注:那个关于痛的形容我要说一下,是在微博上看到的段子,虽然我借叶修的口说是在网上看到的,但是现在想想还是觉得不妥,所以专门声明一下

评论(33)
热度(289)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