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全职高手】星河灯塔(二十九)(韩叶,哨兵/向导设定,私设有)

总觉得最多还有三章就完结了……

=============

二十九

后来是韩文清负责回的讯息,直接将地点定在距离中央星不远的一颗旅游星上,虽然他很不解为何叶修不顾自己的反对坚持要见陶轩。

在一起去往医院的路上,叶修告诉韩文清,陶轩曾经救过他一命。

“就冲着这救命之恩,我也得见啊,就当是最后一次。”

叶修这个时候浮现出来的笑容里仿佛包含着那些韩文清所没有经历过的过往岁月,他头一次不太确定,当年不曾强行阻止叶修而放他独自远行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怎么,这就后悔了?”

像是察觉到韩文清脑中一闪而过的念头,叶修大爷似的双臂展开放在车载沙发的椅靠上,朝着他轻轻挑了下眉。

似是有光从韩文清的眼中滑过,他摇了摇头,坚定地说:“不后悔。”当年的他们都有着自己的路要走,既然已经决定沿着自己的路坚定的走下去,就一定不会后悔。

叶修轻笑了一声,聚集在他眸中的那些旧时光像是年代久远的碎帛,风一吹,就彻底地散开了。

 

到了医院,等待着他们的除了张新杰,还有正兴奋地不停搓手的何足道。

“天呐你居然真的做到了,你到底是怎么做的!”

看到叶修从悬浮车下来,他直接就窜了过去抓着叶修的手,像是看珍稀动物一样打量着他,嘴里翻来覆去就是这两句话。

叶修特诚恳地告诉他,这件事做起来相当简单,就是先“hua”一下,再“biu”一下,最后“dong”,就搞定了。结果说完被老当益壮的何老爷子一巴掌拍在后背,清脆的“pa”声和他先前的形容词合起来看格外的相得益彰。

“可以走了,执行长已经在等着我们了。”

最后从各种拟声词中将叶修解救出来的是张新杰,他看了眼腕间的终端提醒道。

叶修正要跟着韩文清往里走,却被何足道一把拉住了:“喂,韩小子,这家伙借我了,我去给他做个全面的身体检查。”

韩文清犹豫了一下,正打算询问叶修的意思,然后就他已经提前对着自己笑眯眯地挥了几下手当作再见,当下便同意了何足道的提议。

目送着那两个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后,叶修才跟着何老爷子晃悠悠地走向他位于后院的单独实验室。

“那个老顽固一直就看不惯你和他的得意弟子在一起,你要是去了多半会挨白眼,咱们不去受这个罪。”何足道语重心长地对着叶修说道。

回想下记忆中对执行长为数不多的印象,叶修对何足道的话深以为然,不过他不去倒不是因为怕挨白眼,而是他也想知道,自己现在到底变成了什么样的怪物。那些铺天盖地而来属于虫子们的万千鸣喊,那些深入到骨髓无法摆脱的痛苦,那些像是永远也看不到头的深沉绝望,一点又一点,几乎要将他所有的一切,血肉,骨头,神经,本源,全都吞噬殆尽……

“叶小子,叶小子?叶小子?”

何足道连叫了几声才让叶修从恍惚中清醒过来,他不动声色地压下那些几乎要从身体里溢出来的负面能量,然后笑着对何足道说:“从这把嗓子就能听出来,何老您的身体还是那么壮实。”

“少和我插科打诨,”何足道倒是一点也不客气打破了他想要转移话题的企图,“你刚刚怎么回事,那么多的负面精神是从哪儿来的?”

何足道的精神力虽然已经不复年轻时的敏锐,但有那么一瞬间,他还是很轻易地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负面精神力,就像是一团巨大的阴影,吼叫咆哮着要从身旁的这个年轻人的身上挣脱出来,事实上他还从没见过有谁能够在背负着如此庞大负面精神力的情况下保持清醒的,叶修是第一个。

“你究竟对自己干了什么?”

他再次追问着叶修,声音里所显露出来的认真和愤怒是叶修从未见过的。

叶修也敛了玩笑似的神情,摊开手以同样认真的态度回应何足道:“就是您看到的,我把虫子都吃掉了,但是有一些暂时还消化不了,所以就留着当储备粮,除此之外也没别的毛病了。”

“别开玩笑,这种事是能开玩笑的事吗!”何足道低咆了一声。

“我没开玩笑。”叶修有点忧伤,明明就是一个实诚人,为什么说真话别人都不相信了?

何足道瞪了叶修一眼,拉开实验室的门用力将他推了进去,然后恶狠狠地说:“等到进了机器里面,就知道你有没有开玩笑了!”

 

韩文清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紧随其后的张新杰见状询问道:“有事?”

韩文清摇了下头,心底却是闪过几分疑惑,他刚刚好像听到了叶修在极远的地方叫他的名字……想了一下,他打开终端给何足道发了条让他别太折腾人的讯息过去,这才继续向前走去。

自从执行长醒来之后,他的病房就被挪到医院中风景最好的独栋病房内,四周种满了中央星上罕见的绿色植物,只要睁开眼便是满目的青翠。

韩文清推开门的时候,执行长刚刚从病床上坐起来,在一旁服侍着他起身的是齐栗,看到韩文清的时候他眼睛蓦然亮了一下,但像是想到了什么,很快又暗了下去。本来韩文清起心要将他送走,而他本人也同意了,但是执行长醒过来之后,他又突然改了注意,强烈要求留下来照顾执行长,韩文清觉得照顾个人就算是普通人也能做好,更何况执行长是他的亲叔叔,从某种角度来说,确实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了,于是也就将他留了下来。

执行长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瞥了齐栗一眼,然后一边招呼着韩文清一边吩咐他去泡茶。

“不必了,我们说完话就走。”

韩文清伸手将他拦了下来,声音有些冷淡,齐栗抖了下肩膀,看上去有些无措。

执行长不得不出声替他解围:“小栗你先出去吧,我和韩少将有话要谈。”

齐栗点了下头,慌慌忙忙地就出去了,幸好他走之前还记得带上门。

执行长看着他离开之后苦笑一声,看向韩文清:“也难怪你看不上,这个样子哪能比得上那个天纵之资的叶秋,或者现在应该叫叶修了吧?”

执行长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掉进虫巢都能依靠着自己的力量爬出来,就算是我打心底不喜欢他,也不得不称赞他一句‘干得不错’,算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我是管不了了,齐栗的事……就当我没说过吧。”

韩文清沉默了一下,回他道:“谢谢。”

“这种小事就不提了,”执行长挥挥手,直接将这件事掠过去了,“你给我说说现在外面的战局如何了?”

执行长虽然是醒过来了,但是因为昏迷时间太久,本身身体又比不上年轻人,以至于修养了这么长时间才养到堪堪能下床的样子。韩文清为了让他的静养,从来不让旁人给他说外面的局势,就是他现在知道的这些,也是韩文清看他近段时间恢复得不错了,才让张新杰透露给他的。

但是这些细微末节那能让执行长满足,也亏得他能忍这么长时间才让韩文清亲自过来,别人说的总归是有打折扣的地方,而韩文清自己说的,才是最要紧的部分。

韩文清仔细观察了下执行长的脸色,又看到张新杰微微对着他点了下头,这才将目前的局势慢慢地说了出来。

执行长听得很认真,时不时地打断韩文清的话多问了几句,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才又示意韩文清继续往下说。韩文清先是说了虫卵的事,但是这件事目前也没什么好的解决办法。他也不是没想过干脆自己站出来,揭露出那种药剂里面包含着虫卵的事情。但问题是,他让人找了几个服用药剂的人,竟然完全没从他们的身体里发现有虫存在的痕迹,就像是那些虫在一夜之间全都消失不见。在这种情况下,就是执行长站出来说也没用。韩文清所能做的也不过是限制这种药剂在霸图星区里广泛流传,尽管如此,仍然有很多人专门去到别的星区购买。

“齐栗身体里面的虫是怎么被发现的?”

“叶修闻到了从他身体里飘出来的味道,但是叶修并没有从其他人身上闻到那种味道,”韩文清顿了一下,打开终端调出几张图展示给执行长,“根据何老的推测,应该是不同种类的虫,等级越高的虫族生物波动就会越强,而它们在进入人体内后就越容易被察觉,等级低的虫族进入到人体内后,其发出的生物波动被人体本身的波动所掩盖了,所以才会出现察觉不到的情况。”

“也就是说,将来就算有什么异动,对于这些人来说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执行长追着问。

韩文清轻叹一声:“在虫族,虫母的意志高于一切,所以……只要没有行动,就谁也不能确定将来会发生何事。”

执行长沉默了下来,半晌未出声。韩文清见状便结束了这个话题,又说起审判长和上将军之间的这场战争。

“……星卫舰队已经被打残了,但是上将军手底下还有两个完整的直属舰队,随行的星区舰队也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这场战争估计还要继续打下去。”

执行长摩挲着自己枯瘦的手背,过了好半天,才抬头看向韩文清:“你就没察觉到这之中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韩文清调出审判长的兵力分布图,指着嘉世的名字说:“审判长实在是太依赖嘉世了,他甚至将自己的直属舰队调出基地去布控包围圈,而留了嘉世的舰队镇守基地,一旦嘉世翻脸,直接就是瓮中捉鳖。”

执行长微点了下头:“我们要做好充分的准备迎接这个可能性。”

“是。”

 

叶修从机器里面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何足道拿着检测报告,正以看见怪物的眼神注视着他。

“看来结果挺不错。”他说着拿过报告,目光扫过几个关键的数据,果然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

何足道摇摇头,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这简直就不是人类所能达到的数据了。”

叶修轻笑一声,朝着何足道伸出食指:“我现在这个样子也不能算是人类了吧。”只见指上的皮肤蠕动了几下,忽然从中裂了开来,没有血流出来,有的只有交缠在血肉之中数不清的银线,在灯光之下微微闪着辉光。

何足道顿时大惊失色:“你这是什么?”

叶修无谓地耸了下肩:“能量化的虫须。”

“能量化……难怪机器之前检测到你的身体里面蕴含着一股庞大的能量但是又找不到来源……”何足道喃喃着,像是想起什么猛地一把抓住叶修,“那你的身体里面产生抗体了吗!可以直接将虫子杀死在体内的抗体!”

“应该是没有,我所做的是和虫子们融合在一起,将它们变成我身体的一部分,而不是杀死他们。”

叶修面带遗憾地说,他有听韩文清谈起过,在寻找虫子无望之后,何足道开始寻求直接将虫杀死在人体内的办法,只是到目前为止,结果都不怎么好。

失望之情顿时爬满了何足道的脸,他连叹了几口气,然后才叮嘱叶修:“你现在这副身体的事,最好谁也别说,包括少将,不然你会被当成怪物的。”

叶修笑了笑说道:“那可不行,要是不告诉老韩让他变变脸,我这痛可就白挨了。”

“你还真是……”何足道摇摇头,“算了我不管了,你们自己折腾去吧。”

 

从何足道的实验室出来的时候韩文清已经在外面等着了,站在那儿似是一把散着煞气即将出鞘的利刃,叶修慢悠悠地晃过去,叫了声老韩。

韩文清听到声音转过身,上下打量了他几眼才问:“结果如何?”

“从好的方面来说,我变强了,”叶修像是故意似的,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从坏的方面来说,我变成了个该被送进实验室解剖的怪物。”

韩文清点点头,像是没听到他后面那话似的说了句:“很好。”然后就没什么下文了。

晚上睡觉之前,韩文清问叶修:“你今天是不是在心里叫过我的名字?”

“想多了。”

“那以前了?”

“没。”

“……算了,你睡吧。”

然后叶修均匀的呼吸声就传进了韩文清的耳朵里,韩文清无奈地叹了口气,也跟着睡了下来。

 

叶修的回归让韩文清和张新杰同时都减轻了不少工作量,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就是波澜不惊的代名词,上将军和审判长进入到对峙当中,双方的发言人每天都在网上唇枪舌战,真刀实枪的动作却是没有,看上去像是都在酝酿着什么大的动作。

战局突然发生变化是在一个飘着雪花的早晨。

审判长的三支主力舰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袭了星照舰队,打得上将军毫无还手之力,再然后……再然后他就被嘉世的突然翻脸抄了老家。

而这个时候的叶修,正走下星际客船准备去见陶轩。

—TBC—

评论(23)
热度(236)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