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全职高手】星河灯塔(三十)(韩叶,哨兵/向导设定,私设有)

总觉得自己写偏了,高潮部分太平稳了对吗?!阴谋什么的揭露的太弱了对吗????求感想OTZ

如果我说这是倒数第二章会被打吗?OTZ

如果我下章来个神转折肯定会被打吧……

总之番外会有的,小片段式的,说一点他们读书时候的事

==========================

这是今天的小广告,http://weibo.com/1772208312/B1elQ3Y9h?ref= 星河的印调地址,通贩和场贩都会有的

然后还有湾家团购,走这边登记:http://lovesmentdoujin.dou-jin.com/Entry/769/

===========广告结束============

三十

虽然在哪个星球相见是由韩文清定下的,但最终决定见面地点的却是陶轩。

这个星球因为正在大力发展旅游观光的缘故,入目所及大都是仿古建筑,被一条条幽静深远的巷子串联起来,形成了蛛网一样的城市布局。叶修循着陶轩发给他的地址,东弯西拐地绕了快半个城市,最终在一条昏暗安静的巷口停下来,他打开终端再次核对了一下,然后抬脚走了进去。

陶轩所说的房子在巷子的最尽头,坑坑洼洼的地面上到处都是脏水坑,垃圾堆得到处都是,散发出阵阵难闻的气味,在现今来说都极其少见的铁门上布满了斑驳的锈斑,歪歪夸夸地靠在门框上,叶修用手轻扒了一下,顿时受不住力得咣当一声朝里倒了下去,激起的尘土扑了他满身。

几声沉重的咳嗽声从悄无声息的房间内传了出来,没过多久将全身都笼罩在黑色罩袍下的陶轩自黑暗中慢慢隐现,脸上布满了蜿蜒扭曲的青筋,似是有生命一样在皮下缓缓地蠕动着,声音嘶哑得像是被火烧过一般,他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在四周观察了几眼,然后才对着叶修小声说:“进来吧。”

说罢转身进去了,叶修将门扶起来放好,然后将手轻轻放在门上,一股无形的力量瞬时以这扇门为中心迅速向四周扩散开来,确定完全将这个地方和外界隔绝开来后,他这才收回手,追着有些蹒跚的陶轩而去。

大概是陶轩提前打理过了,里间虽然简陋,但还算是干净,橘色的灯光静静地充斥其中,显出几分暖意。

看到叶修进来了,陶轩锁上门,又费力地拖出两把椅子,自己坐下来后他示意叶修也坐下来:“抱歉,我的腿实在是受不住,已经废了。”话刚说完,他就捂着胸口激烈地咳起来。

叶修并没有坐下来,而是一直在打量着这个和自己的记忆中已经完全是两个样子的陶轩,看着他从剧烈的咳嗽中缓过劲来后,叶修才沉着的声音说:“是因为虫吗?”

陶轩苦笑一声,粗重的呼吸在这间不大的房间里显得有些刺耳:“果然瞒不过你,我之所以变成这样,确实是因为虫。”

陶轩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找上的叶修。他身体里的这条虫不知怎的突然变异,寻常的抑制剂已经无法压抑下它的成长,而刘皓倒是说过会帮他去找那个研究出刺激药剂的人想办法,也从他的身上抽了不少的血说是拿去化验,还拿了不少的药来服用,但都完全没有效果,到最后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一天天被虫吞噬。

直到后来,王齐实在看不下去了偷偷告诉他,叶修在虫巢里的时候身体里也有虫,而且那条虫曾经也变异过,既然他现在还没死,肯定手里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办法,只要能找到叶修就能救他的命——

陶轩看着叶修的目中充满了乞求,他现在就像是溺水的人,正试图抓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看在咱们以前的情分上,救救我。”

叶修静静地注视了他一会儿,忽然叹了口气说:“你就没有想过,王齐是骗你的吗?”

陶轩微楞了一下,随即很快否认道:“他的命是我救下来的,他不可能骗我。”

叶修轻笑了一声:“老陶,我以前就说过的吧,你看人从来就没准过,能遇上我大概是你这辈子唯一一次走狗屎运撞上来的。”

陶轩再次苦笑道:“……你还是这个样子,一点都没变。”

“没变不是挺好吗,”叶修转了身,双臂半屈撑在椅靠上,眼底满是隐晦难懂的笑意,“没变才会在这种时候还来见你,你虽然挺无情的,但我总不能无义。”

陶轩似是无力反驳叶修的话,原本还有些挺立的双肩这会儿直接塌落了下来,神色间带上了几分失魂落魄:“你要怎么说我都行,但是无论如何……我都不想死。”

叶修直起身体,手指轻击椅背,然后笑着看向陶轩:“这样吧,看在咱们认识这么长时间的情分上,你回答我的问题,我就救你,怎么样?”

陶轩顿时浮现出几分挣扎的神色,但最终他还是长叹一声说道:“不用你问,我都告诉你吧。”

“刚开始的时候我并不知道虫卵的事情,只是觉得奇怪刘皓拿回来的东西怎么和你曾经告诉过我的不一样。紧接着有个大财团主动找上门来说要和我们合作,他们旗下的研究所曾经对这种药石有过相当的研究,但是因为数量过少不能量产,所以最终停了下来,但是现在我们发现一颗矿源星——对方的谈判代表说,只要我们愿意接受他们的合作,他们愿意只拿30%的利润,而让嘉世拿70%,这对当时精英队几乎全灭的嘉世来说无疑于是一次巨大的机会。所以我们很快就敲定了合同,以嘉世的名义发售他们生产出来的药剂,并且将品质最好的几种送给军部,嘉世要成立星区,他们的支持是必不可少的,但是没多久——”陶轩像是想到什么不好的东西,双手紧握了一下,露出几分恐惧的神色,“我就察觉到这个药剂有点不太对,训练营里的那些服过药的少年们挨个开始失踪,问了一圈下来都是某天深夜突然发狂,然后被刘皓带走了……后来我找到刘皓,质问他将那些发狂的少年带到什么地方去了,那些药是不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他却是很干脆地将所有的事都说了出来,那些药石不,应该说,那些虫卵根本就不是他找到的,而是那个大财团的人交给他的,他们驯养了一只虫母,目的只是为了借助嘉世的名气迅速地将这种可以控制人的药剂推向整个联邦。当时的刘皓因为受了重伤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他们承诺事成之后会让刘皓获得更强大的力量,所以他便心动了。”

“你知道那些药剂里面含有虫卵是什么时候?”叶修突然打断了陶轩的话,出声问道。

陶轩猛地抱住头,浑身都在发抖:“也该是我的报应,虽然他将这件事告诉了我,但是当时的嘉世因为药剂的事名声几近巅峰,甚至成立星区在即……所以……所以……”

“所以你就将这件事瞒了下来,并且还加大了贩售量是吗?”叶修的嗓音里带上了几分冷意。

陶轩点点头,蠕动了下唇,却是没再说出话来。

叶修背着手踱了几步,又问道:“你身上的虫子是怎么回事?”

“是刘皓,”陶轩这会儿的嗓子嘶哑得有点可怕,“他告诉我,那边的人已经研制出成熟的抑制剂,可以完美地压制住虫子在身体里的生长,又不会对力量的提升造成影响,所以我就……”

一声极轻的叹息从叶修的口中飘了出来,他停下敲击手指,问出最后一个问题:“你知道那些人,背后站着谁吗?”

陶轩摇摇头:“和我接触的多是财团负责人,但是我有去过他们的实验室,同时也是他们驯养虫母的地方,他们挖空了整个行星建成了一个巨大的人工虫巢,然后每个月都会固定送一批人供给他们进行试验……能有这种大手笔的,联邦中也没几个人能做到。”

叶修略一扬眉:“执行长?审判长?还是上将军?”

“都不是,”陶轩紧皱着眉,“根据我的推测,很有可能是大……”

恰才刚说了一个字,却见异变突起,无数的触须瞬间从陶轩的身体爆裂而出,只不过顷刻的时间便将他完全缠裹了起来,紧接而来的是凄厉之极的惨叫声,速度快得竟然让叶修都来不及反应。

叶修当即冲上去,一手抓住直奔着他而来的部分触须,另一只手则是化掌为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插进去,抓住最粗壮的那根紧握成拳,数不清的银丝瞬时从他的皮肤里喷薄而出,狠狠地刺进触须之中,不过片刻所有的触须表面都泛起点点银光,蠕动也停止了下来。

叶修随即松开抓住小股触须的手,用力一掌击上去,只听清脆的碎裂声起,所有的触须全化成晶莹的粉末落了下来。

陶轩浑身是血,身上几乎没有完好的肉,他捂住喉咙,大股大股的鲜血从指间缝隙中漏出来,叶修见状赶紧将他扶起来,他用力瞪着溢满了血的眼珠,腾出只手来紧紧抓住叶修的手腕,似是想再说点什么,但是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叶修按住陶轩的肩,直接伸出精神力探查他的身体,却发现他的身体已经被虫子吃的千疮百孔,若不是还有一股微弱的精神力在苦苦支撑,他早就不能活了。

就算如此,他的死亡也不过就是这一会儿的事。

收回精神力,叶修的脸上浮现出几分茫然的神色,他认识这个人的时间和认识韩文清的时间一样长。他们曾经在星空下说着少年人的壮志豪情,他们并肩作战,他们一起创立了嘉世,又往后的岁月中将它变成联邦第一的冒险团,他们曾经那样的亲密无间,他们曾经发誓永不背叛——

就算陶轩说他死了比活着更有价值,他也没怪过对方。这个人只是觉得嘉世更重要,在嘉世和他之间,他只是选择了嘉世而已。

然而现在,这个选择了嘉世的人就要死了。

陶轩更加用力的抓住叶修,他浑身都在哆嗦着,更多的血从破了个大洞的喉咙里流出来,他无声地张合着嘴,叶修看到他在反复地对自己说——

「嘉世。」

叶修重重地点了下头:“你放心,嘉世有我。”

陶轩似乎这才安下心来,他颤抖解下自己的终端,放进叶修的手里,似是再想要说点什么,但最终也只是对着叶修笑了笑,然后倒了下去。

那是叶修许久未曾见过的,充满着信任与坚定的笑容。

 

叶修带着满身血迹走出大门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巷口挺拔得如同是一杆出鞘利刃的韩文清。

他慢悠悠地走过去,朝着看到他后转过身来的韩文清勾勾手说:“有烟吗?”

韩文清仔细地打量了叶修一眼,确定那些血和他无关后,才拿出包烟丢给他:“陶轩怎么样了?”

叶修麻利地抽了根出来点上,就那样倚靠在墙上吸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懒散地说:“死了。”

韩文清的表情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惊讶,他告诉叶修:“刘皓也死了,就在这颗星球上。”

没等叶修问起,他又主动往下说:“负责盯着他的人说他是几天前和陶轩一起抵达的这里,但是并没有和陶轩有联系,更像是监视他而来,就在刚才,他像在操纵着什么的时候突然遭到反噬,虫须从他的身体直接涌出来,转眼就被吃成个了空壳。”

叶修想起从陶轩身体中突然冒出来的那些虫须,又用力吸了几口后问:“现在各处都实行交通管制,从嘉世过来这里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既然陶轩和刘皓都在这里的话,那现在嘉世是由谁在做主?”

“你的老熟人王齐,”韩文清顿了一下,“还有个消息,我想应该让你知道,因为嘉世的反将一军,审判长败了,现在正在被押往行政星的路上。”

“行政星?”叶修挑了下眉,“我以为怎么也是要去最高军事星。”

韩文清的眼神微沉:“还有另一件事,审判长宣布投降之后,上将军同样也发布了声明,宣誓永远效忠联邦政府,永远效忠大总统阁下。”

“大……总统吗。”

叶修忽然轻笑一声,脑中的所有疑问在这个名字被叫出来后彻底的烟消云散,他看向韩文清:“执行长伤重无力再战,审判长被抓,上将军宣誓效忠,只不过是转眼的功夫,大总统阁下就将军部的权利收拢了一半,下一步就该轮到你们这些游离在外的星区少将了吧?”

韩文清冷哼一声:“霸图可以属于联邦,但是从不属于任何人。”

叶修吸完最后一口,按灭了烟头直起身:“争权夺利的事我懒得管,那是你们需要操心的事,但是虫母的事必须做个了断。”

他看向韩文清的眼睛仿佛会发光:“我要回去,杀死虫母。”

—TBC—

评论(21)
热度(226)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