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全职高手】星河灯塔(三十一)(韩叶,哨兵/向导设定,私设有)

呵呵呵呵我的高估自己技能已经点满了,怎么可能这章完结,就算是下章都可能完结不了,还想着终于能休息休息,跪倒

=====================

三十一

进入陶轩的终端并没用上太久的时间,他似乎在交给叶修之前就将所有防卫程序都清除了,只除了最后一道的密码,叶修想了想,将嘉世两个字敲了进去,数十件和虫卵药剂相关的文件接二连三的跳出来,密密麻麻排满了整块光屏,而在里面躺着的还有更多。

叶修一件一件地打开又关上,最后在一个极其偏僻的角落里发现了一张全息照片。两个笑得有点傻的青年互相勾着肩站在一栋老旧房子前比着最老土的代表着胜利的手势,在他们的身后,嘉世两个字闪闪发光。

叶修就这样静静地看了一会儿,然后按下了删除。

之后他丢开终端,直接歪倒在身旁的韩文清肩上,韩文清眼角余光瞥了他一眼,随即什么也没说的抬起手盖住了他的眼睛。

掌心的温度贴在眼部的皮肤上有些发烫,却又格外的令人心安,叶修忽然轻笑了几声,握住韩文清的手腕:“老韩,你可别死了。”他说道。

韩文清轻哼了一下,权当是回答了他。

回到霸图的中央星后,叶修直接去见了执行长,连同韩文清和张新杰一起,四个人关起门来不知道在商量着什么事,直到后半夜何足道在门外愤怒的狂吼有完没完考虑一下病人的身体状况,那三个人才表情严肃地走了出来,擦肩而过的时候,叶修揽了一下何老爷子的肩,低声道了句“保重”。

何足道觉得这句话没头没脑的有些莫名,等到第二天他去找叶修的时候,却被韩文清告知他已经连夜回去了。

“回去了?他能回哪儿?!他现在除了你这里还能回哪儿你到底说说看啊?!”

在听到韩文清用着轻描淡写的口气说着叶修已经走掉的消息后,老爷子气得一巴掌拍在他的桌子上,差点拍断了自己的尾指骨。

“他是嘉世的人,要回去的地方自然是嘉世。”

“嘉世?!他都是个死人了,还回去嘉世那个危险的地方干嘛?!你知不知道他现在的身体里面的负面能量和正面能量一样多,稍不小心就会砰得一下炸个粉碎啊?!”

“知道,”韩文清看着手头上的文件,连头也不曾抬,语气淡然得就像是在说今天天气不错一样:“我相信他。”

何足道顿时让这句话给噎住了,他指着韩文清“你”了几声,最后袖子一甩,“我不管你们这群小王八蛋了!”直接摔门而出。

但是没走多远又虎着脸回来将两瓶药扔在韩文清的面前:“给叶小子捎过去,这是试验品,如果有万一的话,吃下去也许能救命。”

韩文清放下文件,拿起药瓶然后看向板着张脸的何足道,真心诚意地说了声谢谢,何足道昂着头重重地哼了一声,脖子一拧出去了。

韩文清的脸上浮出些许无奈的笑容,他将药瓶拿在手中摩挲了一会儿,最后拉开抽屉放了进去。


对审判长的公审定在其抵达行政星后的第五天,联邦中最权威的中央新闻平台早就放出消息要进行全程直播,各大新闻平台都开了专题来讨论此事,但是讨论得最多的却不是审判长最后会以什么样的罪名定罪,而是一向只在军事法庭上接受审判的军官,为何会被拉到联邦法庭上进行公审,这是否意味联邦现在将会出现什么不同寻常的改革或者是变故?

就在这个时候,中央新闻平台在霸图星区的负责人接到了来自军部久未露面传说已经脑死的另一个实权派人物的通讯。

“我这里有一份声明,想要你在今晚的整点新闻中发布出来。”

执行长坐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看上去就是一副大病未愈的样子。

负责人在听到这个请求后,所有在看到执行长还活着时爆发出来的兴奋之情瞬间冷却了下来,他的脸上露出几分难色:“现在已经快到整点了,临时调换节目已经来不及了,要不然等明天?明天我一定给您发出来。”

执行长笑了笑,和蔼地说:“相信我,你们今天要播出的所有新闻,都比不上我的这份声明。”他抬手在屏幕上点了几下,一份视频文件便传到了负责人的光屏上。

“打开看看。”

执行长鼓励着负责人,负责人半信半疑地点开,再然后他的嘴就没再合拢过,一双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

过了好半天,他才咽了口唾沫,抖着声音说:“您……您能保证这份声明以及里面所列举出来的那些资料的真实性和准确性吗?”

执行长微笑着点头:“我确定。”

“可……可是以前他们不是证明过里面根本就没有……虫卵吗?”负责人看上去就快要哭了,嘉世的营养剂和刺激剂,他家里还放着两盒,一想到里面包含着什么东西……天哪他现在就想回家全给烧掉。

“我本来也不敢相信嘉世居然干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但是直到我收到了你看到的那些证据才不得不相信。”执行长长叹一口气,忧心忡忡地说,“我现在老了病了,说话不管用了,这里面的东西我也想过要交给联邦政府和军部,但是最终全都石沉大海,不得已之下我才想到干脆将这件事公布出来,民众有知道真相的权利。”

“那……有办法能解决吗?”

负责人现在觉得新闻什么的都已经完全不重要了,只有这件事才是最重要的。

执行长悲戚地摇摇头:“也许嘉世或者是综合研究所会有办法,但是现在……霸图星区的中央医院已经失败了。”

负责人的脸唰得一下就变得惨白起来,呆立了一会儿后他恶狠狠地说:“您放心,拼着我这工作不干了,我也会将这条声明发出来的,不光在霸图星区,我要在全联邦播放这份声明!”


当天晚上,中央新闻平台的整点新闻片头过后,联邦所有的星区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开始重复播放起执行长的这份声明,刚开始的时候,中央新闻平台的台长还大发雷霆说是谁干的简直就是混账胡闹,但是很快他就震惊得连话也说不出来了,最后只余下执行长带着悲怆和苍凉的声音回荡在演播间中——

“……我不知道嘉世卖这种包含着虫卵的药剂已经卖了多少,也不知道整个联邦中已经有多少人身体里面已经生了虫,现在我只希望你们能迷途知返别再贩卖这种伤天害理的药剂,我也希望掀起内战的各位彼此之间放下仇恨,一起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老朽拜托你们了!”

执行长最后扶着病床颤颤巍巍站起来对着屏幕深鞠躬的样子在所有人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但是在这之后,联邦疯了。

什么战争,什么公审,什么改革,全是扯淡!

嘉世卖了多少这种药剂恐怕连他们自己也数不清了,而有多少人服用了这种药剂也数不清了,无数的人涌向嘉世在各个星球设立的分部大楼,纷纷要求得到合理的解释,但是他们很快发现,嘉世这些分部成员的脸色并不比他们好多少,他们对这件事毫不知情,因而服用的比常人更多。

但这还不是更糟糕的,更糟糕的是,当他们试图联络嘉世总部的时候,发现嘉世星区中央星的人工灯塔全部关闭,天然灯塔直接被物理隔绝,已经完全联络不上了。

应该怎么办?应该怎么办?应该怎么办?

茫然无措的人群互相问着自己身边的人,惊恐绝望的情绪逐渐的弥漫开来,而这种情绪在传出有人因为情绪太过波动惊动了虫子结果直接被吃成了一个空壳的消息后达到了顶峰,愤怒激动的人群将所有属于嘉世砸得稀巴烂后直奔各个星球的行政厅,相继而起的暴动让联邦彻底乱了。

与完全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的其他星区相比,霸图虽然也有暴乱发生,但因为早有准备所以很快就将局面控制了下来。

霸图中央星的会议桌上摆满了从各地汇总起来的情报,韩文清揉揉眉心,然后问张新杰:“嘉世那边有消息传过来吗?”

“暂时还没有。”张新杰摇摇头。

韩文清皱起眉:“太慢了。”

大总统实在是太狡猾,陶轩手头上所有的资料没有一件能证明他参与其中,哪怕是间接证据也没有,只有在一些毫不起眼的蛛丝马迹之中才能一窥他的身影。就算是上将军,真要说的话,也可以用不知情被蒙在鼓里来辩解,这件事要是被公布出来,完全不会对这两个人造成任何影响,所有的责任只会落在嘉世头上,叶修想要保全嘉世,只能置之死地而后生。之所以如此的突然也是计划的一部分,他们商量过了,由执行长爆出药剂有虫的事直接打乱大总统的计划,顺便搅浑池子里的水让他两头都应顾不暇,同时叶修赶回嘉世控制局势,以叶秋的名义接下这份指责,之后将自己掉进虫巢被虫母种下虫的事爆出来,又说出嘉世的高层几乎全都被虫母控制了,所以才做出这样的事,并且暗示这件事与十年前被叫停的那个虫族驯养计划有关,同时表示无论如何,这件事都是嘉世做错了,嘉世必定会负起完全的责任来,找到那只虫母将其杀死。只要那只虫母死了,在它控制之下的虫子都会死去,这才是真正解决这次虫患的办法。而杀了虫母的嘉世,则会因为叶秋的决绝举动获得谅解,不再是众矢之的,人们不会去指责一个英雄,尤其是一个死去的英雄。

嘉世做了错事必须付出代价,但是这个代价却是由叶修独自一人扛下了。

—TBC—

评论(31)
热度(241)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