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全职高手】不管饭之婴祸(周叶)(二)

妈呀好长时间没写文了简直就是……生生生生,都不知道写什么了,总之……慢慢写写看吧OTZ

http://yinpiao.lofter.com/post/25d42d_103882f 《-----第一章请戳

====================

一碗蛋炒饭吃完并没有花太长时间,叶修翻腕看了眼时间,距离下午上班的时间大概还有一个半小时。

可能是因为先前闹过一场,尽管正是吃饭的时间,但是新开的小饭馆里除了叶修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客人进来,偶尔会有几个小孩子躲在门外探头瞅几眼,又互相推攘嬉笑着跑开了。青年似乎并不在意饭馆生意的清淡,他沉默地拿起叶修吃剩下的碗走向隔开的里间,几乎是马上的,哗啦的水流声响了起来。叶修微挑了下眉,一点要离开的意思都没有,反而是随手点起一支烟,没过多久带了点焦味的青烟就斥满了整间小饭馆。

周泽楷洗完碗出来,看到这一幕微楞了一下,紧接着便抬起还带着水渍的手往对面表情严肃地一指,叶修顺着看过去,发现墙上贴着一张A4纸,上面打印着四个大字——“禁止吸烟”。

“警察,”传说中高大威猛残忍的凶兽看着叶修一字一句认真地说,“也要遵纪守法。”

叶修微抽了下嘴角,当做是没听见青年的话一样站起来边拍帽子边说:“下午五点半之前记得去派出所进行居住登记,顺便烧个三人份的干锅带过去,肉就用那块——”他扫了一眼半开放式的小厨房,目光在案板上那块大约有两个成人手掌大小的肉上很是缠绵了一会儿才收回来。

然而却马上遭到了青年毫不留情地拒绝:“不行,那是我的。”

“作为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人,你不觉得和前辈们搞好关系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吗,尤其是你的居住证年审资格还在前辈们手中的时候。”

叶修语重心长地劝他,顺势又瞄了一眼那块肉——听说鹿蜀肉美味无双,乃是异类美食协会力推的十大肉类之一,而一级妖怪保护条例的出现更是让它们在市面上受到极其热烈的追捧,基本上是处于有价无市的状态……啧啧啧没想到这个新来的家伙还挺有钱的。

像是让叶修的那句话给说动了,周泽楷没再出言拒绝,反而是轻皱起好看的眉,看上去有些困惑:“培训,没教这个……”

“新人培训一向能省就省,哪里会教这种人情世故方面的东西,”叶修微微一笑,“听我的准没错,对了你说鹿蜀肉是红烧好吃还是爆炒好吃?”

“红烧。”

周泽楷反射性地回了两字,待得他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的时候,脸色逐渐变得纠结起来。

“咳咳,拐骗老实人是不是有点不太道德啊叶前辈?”

突如其来的轻咳声打断了叶修即将出口的话,小饭馆里的两人抬头同时望向门口,便看见个穿着一身笔挺西装的精英人士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看着来人,叶修微挑了下眉角:“哎哟,这不是小江吗?”

“前辈好久不见,看上去最近气色不错。”江波涛笑着过去跟叶修打招呼,说完又面带歉意地转向周泽楷,“抱歉,昨天有点事就先走了,忘记把这个给你。”说着便递过去一个文件夹。

叶修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转悠了一圈,呵呵笑着说:“看样子你这是成功改行当上监察官了?”

江波涛同样带着笑回他:“侥幸侥幸,前段时间刚拿到甲级青笔史官证。小周算是我的第一个客户,现在落户在前辈你的地盘上还要多多关照。”

“好说,这年头有好手艺又这么老实的人可不多。”

叶修笑眯眯地看向周泽楷,却见周泽楷已经看完了手中的文件,这会儿正捏着文件夹回望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纠结地说:“签字……请前辈吃饭。”

“红烧鹿蜀肉?”

“……嗯。”

低落的声音并没有影响到叶修瞬间好起来的心情,在得到对方的肯定答复后,叶修当即拿过文件热情地说:“就这么说定了,下班之后我带两个人过来,就当是为你接风洗尘,庆贺你在人间界安家立户了,这玩意,”他晃了晃文件夹,“我先拿走,待会儿签好了一起给你送过来。”

说完便干脆利落地走出小饭馆,但是在离开之前他又回头叮嘱道:“以后蒸饭的时候别放回梦草,那玩意儿虽然可以提味不过对于人类来说还是太过刺激了,尤其是孕妇。”

目送着叶修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后,江波涛马上敛了笑意,担忧地问周泽楷:“今天出事了?”

周泽楷点头点到一半,忽然又像是想到什么僵了一下,然后又开始摇头,江波涛这就有点看不懂了。

“到底是出事了还是没出事啊?”

周泽楷似是斟酌了一下才说道:“出事了,我没事。”

 

叶修回去派出所之前,先去了趟居委会。

先是说到周泽楷的事,什么三岁丧母十岁丧父,孤苦伶仃一人生活到十六岁,好不容易学了门手艺,又打工攒了些钱,就想着自己开个小饭馆,结果今天刚开张就碰上那样的事——一番长吁短叹只把那个刘大姐说得是泪眼涟涟立马就要去看看那个可怜的年轻人,叶修好说歹说才将人劝下来,只说现在这样过去多半会伤了年轻人的自尊,倒不如多去照顾照顾他家的生意,也是一种帮助。后来又问起那个孕妇的情况:“不知道小杨身体怎么样了?”

一提到小杨,刘大姐就皱起了眉:“我去过老王家了,他家的人都说没事,我也看过小杨,气色倒也是不错,不过她总给我有点奇怪的感觉。”

“哦?怎么说?”叶修顿时来了兴趣。

“她那个肚子,大得有点过分了,一点也不像是才六月大,倒像是已经足月马上就要生产了,听说这附近有个什么神婆,小杨不会是搞封建迷信什么的坏事了吧……”

“也许只是孩子长得大了点而已,没什么好奇怪的吧,再说了,指不定里面是个双胞胎。”叶修笑着打断了刘大姐的话,“您这纯粹是想多了。”

刘大姐立刻瞪了他一眼:“要是双胞胎老王家不得宣扬的满世界都是啊,女人的事你懂什么,去去去,赶紧上班去,别在我这儿瞎混。”

“是是是,”叶修笑着戴起大盖帽,起身走了几步又回转身叮嘱道,“您记得帮忙宣传小饭馆的事啊,抛开老板的身世不谈,他的手艺绝对不比那些大酒店里的主厨差。”

“行了,大姐记着呢,你赶紧上班去。”

“那我走了。”

叶修挥挥手出了居委会,一路上满脑子都是刘大姐说的话,虽然嘴里说着对方想多了,但实际上……他抬起手,回想着自己给小杨渡气时的所感受到的那丝异样,他还没听说过哪个一体双魂的人类胎儿能活着出生的——

也许是真找了什么旁门左道的办法吧。

叶修感慨地摇了摇头,整整衣服进了派出所。

 

魏琛从电脑后面探头出来,见来人是叶修后又萎靡不振地缩了回去,一只手还留在外面对着他勾手:“赶紧来根粮食,老夫快撑不住了。”

叶修直接将烟盒丢了过去,转身在沙发上坐下来打量着魏琛:“只熬了一夜就成这样可不像你了啊?”

魏琛点燃烟猛吸了几口,这才像是活过来一般仰天吐出烟惬意地说道:“老夫的居住证续办手续说是出了点问题,要半个月才能好,所以昨天文州过来临时给上了个二级抑力环,你现在能看到清醒的老夫已经是烧高香了。”

“早让你去续了,非等到现在,文州摊上你这个客户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叶修边说边打开手里的文件夹,“三百五十六岁……这么年轻就修成人形,啧啧天赋不错。”

“有新人?”魏琛斜着眼看他。

叶修顺手拿过支笔边看边签着文件,头也没抬:“一只饕餮,估摸着昨天来的,今天才递交居住申请,监察官是小江,挺老实一孩子,手艺不错,下午请咱们吃饭,记得留着肚子。”

本来在听到饕餮这个词的时候,魏琛的眼睛亮了一下,但是后来一听到监察官是江波涛,顿时又萎下去了:“小江啊……还是算了吧。”

自从江波涛在几年前差点因救魏琛而丧命后,魏琛就一直很难面对那个精干的年轻人,倒不是别的什么原因,而是他一直难以相信自己居然被一个人类给救了……

“唉。”

魏琛长叹一声,颇有些萧索的意味。

叶修见怪不怪,签下最后一个名字,又打开电脑和扫描仪,边扫描边上传到人间事务局的资料库里,抽空看了眼懒洋洋的魏琛,他顺手拿起桌旁的大堆文件推过去:“既然你闲着没事干,就来整理这些档案,月底上头要来检查,做不好扣奖金。”

“人类就是这些破事多。”

魏琛尽管很不耐烦干这种事,但还是把文件抱过去整理起来。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看在奖金的份上——

 

夏天此起彼伏的知了声实在叫得让人心烦。

尽管如此叶修还是耐着性子做完手头上的事,抬头看了眼墙上的钟,指针正好指着下午四点整。又看了眼对面,魏琛心烦意乱地就差要砸电脑了,他挑了下眉,敲敲桌子让魏琛冷静点,别又火气上来乱砸东西,大宗物品淘换太频繁不好报销。

就在这时,差不多安静了一下午的座机响了。

叶修接起电话,带着哭意的慌乱女声瞬时传了出来:“叶警官,叶警官,小杨死了!她死了!”

—TBC—

评论(12)
热度(99)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