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伪更一下,废掉的葬歌开头一稿

这个开头已经废了,不用了,但是想到写这么多不容易,所以还是发发,深刻的理解一日不写就手生的道理,我特么有几个月不写了,简直就是自己虐自己

PS:本文韩叶

=====================

万籁俱寂之时,血红色的月亮慢慢地升了起来。

黑色深沉的山脉中泛起淡薄的血雾,夹杂着难闻的腐败味儿朝外扩散开来,几乎是马上的,张新杰和韩文清同时停下疾驰,稳住身形后谨慎地看向山脉深处,虽说神子降临之夜会出现几分异象,但是现在这样的状况却是从未见过。

“神院干的?”

韩文清低声说道,皱起的眉间带着几分焦躁。这个地方本是中立地带,降临的神子谁都可以得到,更何况他们得到消息是在神院之后——

张新杰紧紧盯着血雾深处,几道隐晦的银光在他的眼底来回游走,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闭上眼摇头道:“我看不透血雾的本质,无法断定。”

“如果连张新杰也看不透,那我也就放心了。”

一个温和的声音突然从旁的暗处插了进来,韩文清顿时眼神微暗,黑红色的火焰自他紧握着的拳端悄无声息地绽开,他转过头看过去。

身着长袍的圣职者微笑着站在巨树之下,蓝色的法杖在他的手中散发着幽光,而在他的身旁,是手握长剑的金发骑士——

“喻文州,黄少天。”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叫出了对面人的名字,身体却是紧绷到了极点,而张新杰在对方出声的瞬间便将力量释放了出去,一双眼眸彻底变成了银色,在血月光辉之下流转着无机质的冷光。

被称做喻文州的圣职者笑了笑,像是未曾感受到此刻剑拔弩张气氛那般,抬手按下身旁同样已经做好战斗准备的骑士,他温声道:“不用对我抱有敌意,前方的道路被结界阻隔了,恐怕我们需要合作。”

韩文清审视着喻文州,并未回答他的话语,张新杰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皱了下眉,随即靠近过去低声道:“先前并不明显,前面确实有结界,我试了下,渗透不进去。”

韩文清微点了下下巴示意明白,再看向喻文州的目光里便少了几分敌意:“如何合作?”

 

拦住四人的是一层透明的奇怪结界,摸上去很柔软,但是一旦开始用力,便会变得坚韧无力。

韩文清伸手摸了摸,原本消失的火焰再次从他的手掌中冒了出来,贴着结界凶猛的燃烧起来,蹲一旁的黄少天杵着剑叫他:“别浪费这个精力了,我和文州灵力都快用尽了,结果连个头发丝那么细的口子都打不开,都不知道用什么做的。”说罢他还用剑戳了戳,金属互相摩擦的声音在这样的夜晚里显得额外的刺耳。

韩文清收回手,失去力量支持的火焰很快就熄灭了,果然就如黄少天所说的那样,上面不曾留下半点损伤痕迹,正好沿着结界巡查了的张新杰也回来了,脸上带着少有的凝重:“是没有见过的结界,我和喻文州都没法看穿本质。”

看不穿本质则意味着无法可解,随后而来的喻文州有些无奈敲了下结界,抬头看向头顶天空中显得越发清晰和诡厄的血月:“神子即将降临,看来这次要便宜不知道是谁了。”


评论(6)
热度(36)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