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全职高手】深宫三十题(主韩叶)

一、狸猫换太子
王杰希觉得这个情节实在是太蠢了,但这是导演的要求。
怀抱着手里的假娃娃,他怎么也……没法从心头涌起一股骨肉离别的悲痛之情。
“婕妃,速度点,别耽误大家的时间,你没见皇后吐血都快吐三斤了吗。”
叶修叼着根烟在一旁使劲嚷嚷着。
乔一帆扯了扯他的衣服,小声说着:“队长,别说了,再说王队和张副队就该过来一起揍你了。”
高英杰站在乔一帆身边微红着脸替王杰希辩解:“队长不会揍人。”
“英杰你怎么还待在这儿,”叶修微挑了下眉,“快去你母妃面前站着去,看见真人他就能哭出来了。”
高英杰的脸顿时红得一塌糊涂,正在考虑到底要怎么哭才能表现出导演所要的撕心裂肺感觉的王杰希眼角余光看到这一幕,当即沉下脸从床上站了起来,结果却被张新杰给拦了下来。
“婕妃娘娘,这一场你已经浪费十分钟了,”说着他又看了眼挂在片场正中间的大钟,“现在是十分十八秒。”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掐着手中娃娃的脖子,样子有点磕碜人。
这让导演和叶修同时缩了下脖子。
“做点什么吧,导演。”
小场记同时缩着脖子对导演说,导演眼睛在片场溜了一圈,最后停在距离叶修不远的韩文清身上,一旁围观的老魏立刻善解人意地大声喊着:“皇上,快点把夏雨荷拉到大明湖畔谈点人生理想,不到他的戏份别放他出来,一张嘴聒噪得都能比得上黄将军了。”
叶修被这句话噎了一下,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就让人被背后给拎住了。
“雨荷,走吧,和朕去谈一下人生。”

二、中毒流产
戴妍琦泪眼汪汪地看着肖时钦:“队长,为什么我还没出场就要退场了?至少让我说一句话吧?”
老魏扛着镜头走过去的时候听到了,于是笑眯眯地对小姑娘说:“来来来,小戴你退场的时候可以撕心裂肺地抱着你家队长的大腿叫一声母妃,具体情感表现可以参照王杰希,连那么要求严格的导演都连喊了三声nice。”
肖时钦回想了一下那场戏,顿时脸都白了。

三、和亲
周泽楷上场之前专门去找了肖时钦。
“对不起。”
虽然肖时钦震撼于周泽楷几乎是超出极限地说了三个字,但是他更想知道——
“小周你干嘛对我说对不起?”
周泽楷的人形翻译器江波涛一脸严肃:“为了你失去的第一个孩子。”
“啊?”
愣怔了一下,肖时钦很快就明白江波涛话里面的意思。
在这部剧里面,周泽楷弄死了他的孩子……轮回的队长是不是太认真了点?

“第三场戏要开始了,泽妃快点过来准备了。”
周泽楷离去的背影就像是要上断头台, 江波涛看着自家队长,声音格外地萧索:“下一场戏,队长和亲,要色诱韩队。”
肖时钦不自觉地脑补了一下,再次苍白了自己的脸。

四、假太监
安文逸虽然脸上没有表现出来,但是他对自己的角色其实还是有些不满,当然他更不满的是包子。
因为这个角色是包子替他争取来。
后来包子给他道歉:“要你当一个假太监,委屈你了。”
难道我当一个真太监才不算委屈吗!
安文逸愤怒地想。
可是就像是后来叶修安慰他说的,自己点背怪不了政府。包子气势汹汹地从导演那里抢了四个都由台词还可以走几步露出一张完整脸的配角给兴欣(他甚至都没有看那都是些什么角色!),在假太监这个角色的分配中,雄性们产生了分歧。
最后苏沐橙说抓阄决定,安文逸举着那张签王小纸条想剁了自己的手。
所以他后来在摄像机转过去之后,将抢走他原本看中那张纸条的莫凡顺手扔进湖里去了。

五、后花园艳遇
泽妃在后花园逛了一圈,娇躯甚累,于是倚着大石轻憩。
御前侍卫江波涛追捕刺客的时候不小心闯进后花园,第一次见到泽妃,顿时口干舌燥,情不能自已。
周泽楷中午吃饭的时候被叶修骗着喝了一小杯白酒,先前倒不觉得,这会儿上场了才发现酒劲儿上来了。
天旋地转,倒头就睡。

导演觉得周泽楷真不愧是队长级别的人物,演技甩开皇上几条街,就连装睡都装得这么娇俏,让人觉得不做点什么都不对不起这幅海棠春睡图。
导演当即拍板,御前侍卫江波涛上。
(等等,导演你的戏码是不是……上错人了?)
俊侍卫巧戏俏美妃。

在场外围观外加消食的张新杰对着身旁的韩文清深沉地说:“皇上,臣妾想知道您的封号是不是绿灯侠?”
顶着老韩快实体化的黑气,叶修对着脏心杰默默地点了个赞。
六、捉奸在床
肖时钦拿到第六场的剧本后脸就一直都是白的。
叶修带着乔一帆高英杰宋英奇满场晃荡的时候,指着肖时钦说:“你们看,这就是典型的小白脸。”
乔一帆觉得肖时钦有点可怜,趁着叶修不注意的时候给他端了一杯白开水递过去。
“前辈别担心了,演戏很简单的,看看我们队长就知道了,他就从来没担心过演得好不好。”
……肖时钦从来就没想过要和叶修比脸皮厚,而且他担心地也不是这个。
不过,无论如何——
有人关心总是让人心情变得温暖,虽然他马上就要演一个不守妇道被人抓奸在床的宫妃。
“谢谢。”
他温和地笑笑,抬手摸了摸乔一帆柔软的头发。

“你这个不守妇道的男人!这是在和谁勾勾搭搭!成何体统!”
孙翔像阵风似地刮到两人面前就是一通没遮没拦地吼,随后又兴奋地朝着身后喊:“导演,看我这抓奸戏演得怎么样?”
导演恨铁不成钢地抓着话筒吼他:“你演得是勾搭的那个!不是抓奸的那个!别抢戏!”

七、指派必死的出征
黄少天试完装后觉得自己果断是英勇神武、帅气逼人。
于是兴冲冲地冲到喻文洲那儿显摆。
“队长你看我这个盔甲简直就是帅呆了都是银色各种冷酷拽炫屌炸天还有这剑根本就是锋芒逼人只要我一拔出来就算是叶不修那混蛋都得跪倒在我的脚下到时候来个真人PK我必将无敌于……”
“黄少你在干嘛了?”路过的剧组工作人员扛着器材好奇地问。
黄少天将剑握在手里挽了个漂亮的剑花:“我在给我们队长看我这一身装扮了。”
“可是喻队早就走了啊?”
“别驴我,队长明明……我擦!”
黄少天像是想到什么,猛地揭开盖在眼前人身上的衣服,这才发现半躺着的居然是个假人!
因为外面盖着喻文洲的外套,再加上他着急显摆,才会完全没有发现,他就奇怪他说了这么久为何队长一点反应也没有!
工作人员面带怜悯地拍拍黄少天的肩:“喻队说是去休息一会儿,反正你两等会有戏,也不急在这一时了。”

等到拍戏的时候,黄少天一直拿幽怨的眼神瞅着喻文洲,那叫一个惆怅婉转,直把喻文洲瞅得头皮发麻。
场下的张新杰推了下眼镜,严肃地说:“皇上,你的命令可是拆散了一对苦命鸳鸯,看得让人不忍。”
韩文清倒是没吭声,不过叶修在这种时候通常都不会放过落井下石的机会:“皇上,这可是淫乱宫廷,按律当斩啊。这亲亲我我的,啧。”
韩文清扫了叶修一眼,忽然伸手圈住他的脖子:“雨荷,我们去谈一下人生。”
叶修当即僵了笑容,扭头看向张新杰:“皇后娘娘,你不劝劝皇上,纵欲过度伤身。”
“偶尔行之也无妨,”张新杰对着叶修露出一个温和到跟幸灾乐祸差不多的微笑,“叶妃,好好伺候皇上,伺候好了本宫有赏。”
“脏心杰大大你的心真脏!”
“彼此彼此。”

然后叶修就被韩文清拖着去畅谈人生理想了。

八、找人受孕
皇后娘娘想通了,自己既然无法生育,只能抱养别的妃子的孩子了。
为此他找上了夏雨荷。
“雨荷,导演要我们交流一下感情。”
“皇后娘娘,如果是指孩子的事,我已经打掉了。”雨荷边吐着眼圈边惋惜地回着张新杰。
“没关系,我们还有皇上。”脏心杰大大推了下眼镜,镜片的反光让他的脸显得格外地犀利。

“启禀皇上,雨荷姑娘说要和你谈一下人生。”
“……脏心杰大大你的心可真脏!”

九、双胞胎脸
叶秋听说导演最近正在找投资商,于是自告奋勇地上门了。
他说他会投资这部电影,但是剧本要按照他写的来。
导演在看到叶秋的剧本后,非常有节操地拒绝了这个要求。
叶修后来去找导演,反正你这个电影已经很没节操了,他要加戏就加呗,干嘛把送上门的钱又给推了回去。
导演只是惆怅地抽了一支烟,然后将叶秋的剧本扔给了叶修。
叶修只翻了两页,就合了起来,为导演仅存的那一点点节操再次点了一支烟。

十、刺客
莫凡又一次进宫行刺受伤,然后又被安文逸捡到了。
干柴遇上烈火,天雷勾动地火。
两个人进行了冲动的激烈的充满了体液的肉体交流。
结果这次被踹下水的是安文逸。
安文逸不仅抓阄抓不过莫凡,现在就连打架也打不过了,真是个令人叹息悲哀的故事。
——包子语

评论(4)
热度(75)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