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全职高手】废犬(一)(主周叶,少量喻黄喻)

食用指南:
1、本篇主周叶,可能还有其他CP,目前还没出来,待定
2、长篇架空,雷者慎入
3、作者笔力有限,被雷到概不负责,看天
以上
=====================
第一章
噹——噹——噹——!
宏伟庄严的钟声骤然响起,透明的声纹似是波涛一样以高耸入云的塔为中心一圈又一圈地朝着四周荡开,瞬间掀起呼啸的风声直冲向远方
几乎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全都用着惊愕的目光注视着那座千百年来从未改变只是静静屹立不动的高塔——
这是世界的起源,这是世界的中心,这是初始之地,这是审判之地。
时隔五十年,宣示着审判的钟声又一次响了起来。
有一只高阶猎犬……被驱逐了。

“这样的声音总是让心旷神怡,‘斗神’大人,你说是吗?”
温文尔雅的男性站在窗前,直到钟响余音都消失在空气中后,才将目光从塔身上收回来,尔后一脸笑意地看向屋子中间的位置。
地板上用着黑色的液体画着晦涩不明的图案,倒射出的黑光在天花板上刻下同样的线条,流动的银光游走在两个图案之间,如同是一座光的囚牢。
在图案中间的地方跌坐着一个人,位于腰间的大块新鲜血渍显示他受的伤不轻,只是他的表情却是一点也不像是受了如此重伤的人。
“这件事,你们策划不少日子了吧?”他甚至还能笑出来,一如既往那样漫不经心地笑,“刘皓,我以前说过你也就这样了,看来现在倒真是如此。”
站在窗前的男人在听到这句话后骤然变了脸色,就连周身的气质也变得阴沉起来:“叶秋,别以为你现在还是人人都尊敬的‘斗神’,你已经被驱逐了,你现在只是人人都唾弃的废……哦对不起,我都忘记了,”刘皓的脸上慢慢浮起一丝充满了恶意的笑容,“你已经被剥夺了碎片和武器,已经连废犬都算不上了,只能被称为逆伦者——”
刘皓向前走了几步,居高临下俯视着叶秋:“说起来我都忘记问了,亲爱的‘斗神’大人,被剥离碎片和武器的滋味好受吗?”
那个被叫做叶秋的男人仅仅只是挑了下眉,依旧是那个懒洋洋的样子:“看来没有继承到‘却邪’对你打击不小,也难怪了,那个叫孙翔的小子确实比你有潜力多了。”
“你闭嘴!你现在根本就没有资格和我说这样的话!”
刘皓此刻的表情扭曲地犹如地狱来的凶鬼,他恨眼前的这个人,恨他总是仗着自己的高阶身份贬低别人,恨他否定自己所做的所有努力,所以他所做的这一切也不过是为了将他从云端上拉下来踩进泥土,变成最微不足道的尘埃。
“呵,”叶秋却像是完全没有感觉到对方近乎失控的情绪,而是再次笑呵呵地说道,“辛辛苦苦策划了这些东西,最后却什么东西也没拿到,我都要替你抹一把辛酸的泪水了。”
刘皓正待要再次怒吼出声,但是在张了口之后似是想到了什么,很快又停了下来,阴恻恻地看了叶秋片刻,露出几分讥讽不屑地神情来。
“他们去找苏沐秋的身体了,想必很快就会有结果,你辛辛苦苦藏起来甚至不惜为之触犯法典的宝物,很快就会消失在你的眼前,而你能做的,也只不过是眼睁睁地看着这件事的发生,最后在失败的绝望中痛苦致死——”
他的右手贴上光幕,流转的银光瞬间汇集到了他掌心的位置,“如果你现在跪下来求我的话,我会很乐意给你个痛快,让你及早和苏沐秋团聚!”
话音刚落,刘皓便见得叶秋从地上一跃而起,动作敏捷地一点也不像是刚被剥离了碎片和武器的重伤之人,转瞬之间两个人的距离便只隔着那层薄如雾一般的光幕,近至咫尺的脸庞让刘皓的瞳孔猛地缩小了一圈,但是很快他的心神便被对方那双仿佛闪烁着如同原石一般冷硬通透的光的眼眸所牵引——
仅仅只是一瞬间,光牢中的这个人就像是脱去了伪装的懒散外壳,回归到自己的本来面目,浑身都散发着仿佛是来自地狱的死亡气息。
这才是嘉世的“斗神”,屹立在这个世界的最顶端,属于神之地的最强猎犬。

刘皓几乎是反射性地想要转身逃走,但是右手所感受到的点点刺痛感又在瞬间将他的意识连带着身体给固定在了原地。尽管很不想承认,刘皓还是意识到了,就算是叶秋现在被剥离了所有的力量,但在单独面对着这个人的时候,他还是会感到由衷的恐惧,这仿佛已经成为了身体的一种本能。
意识到这一点的刘皓,在极力抑制住身体的颤抖后,他冷哼一声,扬起下巴睥视着叶秋,仿佛这样便能将他带给自己的恐惧给驱散开来。
“我劝你还是安分点,这样说不定我还能看在以前的情分上,在你被吞噬前换个舒服点……”
巨大的爆炸声骤然响起,瞬间便将刘皓未完的话语吞噬殆尽,爆炸掀起的白色气浪带着他重重地砸向墙壁,蜘蛛网一样的裂痕顺着他的后背无限蔓延开来,片刻之后他从微微凹进去的墙壁上掉了下来,骨头用力撞击地面的声响,在这个四处都泛着白烟已经安静下来的房间里显得格外的清脆——
“哎哟,似乎有点用力过猛了。”

刘皓只觉得这会儿自己的五腑六脏似乎全都在翻滚呻吟,痛楚像是洪水一样冲上头顶,骨骼寸寸碎裂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强烈的冲击力带给他的伤害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爆炸的瞬间钻进身体里的那股奇异力量,暴烈得似是最凶猛的卡拉巨龙,在他的体内毫不客气地横冲直撞,大有将所有一切都破坏殆尽的气势。
“不动用碎片真的好吗?再这样下去就要死了哦。”
这场剧烈的爆炸,不光炸伤了刘皓,还将叶秋从光牢里面释放了出来。他就那样蹲在刘皓身前,脸上写满了关切,那样巨大的爆炸冲击似乎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你……”尽管处在巨大的痛苦之中,刘皓也仍然听到了这个一直被自己视为仇敌的声音,需用动用碎片才能压制下来的力量……一想到那个可能性,他浑身都忍不住地剧烈抖动起来,“你……居然偷藏了……律令弹……”
“有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太过于厚道了,留到现在才使用它。”叶秋呵呵笑了几声,随后扶着腰部站了起来,上面的伤口又渗出血来,和先前几乎已经干涸的血渍混合在一起,显得格外地触目惊心。
难道不是因为你直到现在才能使用吗!
刘皓已经痛得连神智都有些模糊不清了,但他还是坚强地在内心怒吼着眼前这个男人的无耻。
律令弹是由逆伦者们所制作出来对付猎犬的最强武器之一,以血为媒介,经过长时间的引导,致使世界法则不正常的扭曲,最终形成爆炸——它们所产生的冲击波会触及到本源,只有动用碎片才能将那些入侵的力量驱逐出去,但是和使用武器不同,调动碎片的时候,猎犬的抵抗力甚至还不如一个最普通的人。
如果任由着这股力量继续破坏下去,就算是动用碎片也无法让自己恢复到巅峰;若是现在使用碎片,虽然他很确定叶秋这会儿根本没有能杀死自己的手段,但难保他不会有其他手段,就像是此刻的律令弹——
再没有什么比眼下的状况更让人觉得糟糕的了。

评论
热度(142)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