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全职高手】打麻将(上)(韩叶有,其他自由心证)


全明星周末的晚上,吃完饭后有人提议玩点什么,包子大笑三声,然后打开了娱乐室的自动麻将机。

 

老魏打牌颇有点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摸个牌能带倒一大片,叶修站在他的对面,笑呵呵地瞅着他糊了一把杠上花后,联合包子把他赶下了场,至于下场的时候从他袖子里面摸出多少张牌的事就不用提了。

 

顶替老魏上的是罗辑。

包子大喊着“小弟来决斗吧!”,结果给罗辑放了一炮又一炮,响亮地连老魏都看不下去了,亲自站在他身后督战指挥。

两个人为了一张九筒打还是不打差点在牌桌上掐起来了,最后陈果看不下去了,直接从他们手中抢过牌扔下去。

在三双眼睛直挺挺地注目下,罗辑抖抖肩膀,小心地说了句“PASS?”。

在看到包子老魏陈果同时松口气后,他也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挡住自己的牌。

其实这也是个炮,不过他总觉得如果这个时候糊牌的话,肯定会被直接赶出娱乐室……

然而让人想不到的时候,叶修笑呵呵地倒下自己的牌。

“谢谢老板娘的成全,正好在我这儿凑了个清一色。”

 

后来包子拉着罗辑去谈人生,虽然罗辑很不情愿,不过他坳不过包子的肱二头肌。

老魏咬着烟头想要坐下来,被陈果像是赶蚊子一样给赶走了。

“从第一盘开始就作弊的家伙没资格坐在这个神圣的桌子上。”

老魏一边辩解着自己总共也就只打了一盘而已怎么能说从第一盘开始如果再来的话自己肯定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一边眼睁睁地看着苏沐橙和唐柔同时坐下来占据了唯二空着的位子。

被包子拽来后就一直默不吭声打着牌的莫凡看了眼坐在自己下家的苏沐橙,在自己面前的牌里选来选去,默默地打出一张三条。

苏沐橙高兴地倒下两张牌:“吃,正好中间差一张。”

叶修咬着烟头,意味深长地看着莫凡。

像是没感觉到叶修的目光似的,莫凡再次在自己的牌里选来选去,面无表情地打出一张二筒。

苏沐橙再次高兴地倒下两张牌,一个一筒一个三筒:“哎呀正好。”

叶修呵地笑了一声,磕碜地让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都说红颜祸水,莫凡最终倒在苏沐橙的手下。

输完筹码之后他干脆利落的站起身,推门而出的时候忽然又扭头问:“什么口味?”

苏沐橙手里拿着牌,听到这句话后抬头笑道:“老规矩,绿茶味的。”

叶修啧啧了两声,跟在苏沐橙后面说:“我要橙子味的。”

莫凡当没听到似的,推门就走了。

陈果快准狠地抢在老魏之前坐了下来,老魏对此不服。

“喂喂喂,老板你这就不厚道了,刚不还说不会玩吗?”

叶修呵呵笑着对陈果说:“感谢老板娘,回头我少糊你几把大的。”

陈果也呵呵笑,第一把就糊了个杠上开花清一色,差点将场上人的筹码收缴了个干净。

第二把没几圈又是“豪华硬七对”听上了,叶修咬着烟头,沉默地看着自己的牌面,觉得有点不妙。

老魏站在陈果身后,笑得像朵绽开的菊花。

叶修略一思量,拿过苏沐橙的手机发了几条短信,然后随手扔下了一张九万。

唐柔瞬间推倒手中的牌,表示她终于学会怎么糊牌,只是叶修连同着老魏数来数去也只数出十一张牌。

在陈果凶悍的目光中,他们又将到了嘴边上的话全都咽进了肚子。

 

没过多久,肖时钦突然来了。

叶修笑呵呵地介绍:“小事情是我的室友,他说要过来玩几把。”

老魏对此表示质疑:“老夫看到你用小苏的手机了,根本就是你叫来的吧!”

叶修严肃地说:“这种小事情就不要放在心上了。”

唐柔默想了下自己上盘糊的那把牌,站起来对着肖时钦说:“你来吧。”

眼见着唐柔不玩了,陈果也赶紧站起来:“我也不玩了。”

苏沐橙更干脆,扔下筹码跳起来,一边挽一个:“走吧,我们去逛街。”

三个女孩儿嘻嘻哈哈笑着出了门,正好碰上买冰淇淋回来的莫凡,结果被苏沐橙当作拎包大将给拎走了,老魏和叶修互相对视了一眼,忽然扑向麻将桌子。

一个抢位子,一个抢筹码。

肖时钦不得不在旁敲了下桌子提醒他们:“现在只有我们三个人,还玩吗?”

“玩!”

异口同声地回答之后,老魏拿出自己的手机,而叶修……叶修借走了肖时钦的手机。

“叶修你不考虑自己买一个吗?”肖时钦递过手机的时候说,“总是借女孩子的东西不太好吧。”

岂止是不好,肖时钦在看到那条由苏沐橙发出的“帅哥来娱乐室玩”的短信的时候,心脏差点吓慢了半拍。

叶修随意地挥了下手,示意明白,然后不知道是拨通了谁的电话,只说了两句就挂掉了,还回去的时候老魏也正好挂上电话。

对视了几秒钟后,叶修点上根烟对着老魏扬起下巴:“老魏你还是赶紧给别人腾地儿吧。”

老魏坐得四平八稳:“你个手下败将没资格说这句话。”

 

结果等到人来后,老魏主动让了地方。

他叫了喻文州,没想到黄少天也来了,实际上他应该想得到的。

“魏老大你怎么想到会玩这个这次出老千没被抓住吧有你在场上我们都觉得很累了我靠叶修你居然也在场上来来来让我们用麻将来一决胜负啊!”

顶着几个凌厉的视线,老魏只考虑了半分钟就把座位让给了带着一脸温和笑意的喻文州。

他不怕黄少天拆台,只怕黄少天罗嗦。

一场牌打下来,除了耳鸣之外,还听得口渴!

叶修却是脸皮比老魏厚,同样是顶着一干凌厉目光,他却是坐得纹风不动,不光不动,还招呼着:“大家都坐啊,输的人明天参加团体赛的时候要学小狗叫啊。”

喻文州拦住跃跃欲试的黄少天,微笑着坐了下去;而另一边,几乎是和喻文州他们同时到来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挽起左边的袖子折了四折上去,又以同样的动作挽起右边的袖子,解下手表规整地放在桌子的边角处,韩文清在他身后似是一个凶恶的保镖。

坐下来后,他严肃地说:“现在,谁来解说一下规则。”

叶修差点惊掉嘴里的烟:“新杰你行不行啊,我打电话的时候你怎么没说不会?不行赶紧的,让老韩上!”

韩文清微皱了下眉,不动声色:“我相信他。”

叶修抽了下嘴角:“原来老韩,你也,不会。”

韩文清来回扫了他几眼,忽地就站到了叶修的身后,叶修顿时就像是被上了套绳的猫,背如针扎。


评论(1)
热度(62)
  1. 水榭淼淼糖霜虎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文推荐
  2. 司空菌糖霜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西地兰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