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全职高手】打麻将(下)(韩叶有,其他的自由心证)

电动麻将桌里面的哗啦洗牌声在这个有着凝重气氛的屋子里显得格外的响亮。

负责解说规则的是老魏,在说完之后他蹭地一下就站到了张新杰的背后。

他拍拍张新杰的左肩倚老卖老地说道:“张副队放心,有老夫在,他们统统不在话下。”

张新杰一直沉默着没吭声,过了好半天他才沉着脸,抬手在自己的右肩用同样的力度同样的次数拍了几下,才舒展开紧皱着的眉头。

看到这一幕的叶修微不可闻地挑了下眉,呵呵笑了起来,然后他就看到坐在自己对面的喻文州同样意味深长地弯起一点微笑。

叶修立刻面露慈爱地准备说点什么,头顶上却是一暗,有人弯腰下来,带着热度的手臂擦过他的脸颊落在了桌面上,按下正中间的按钮。

被安放在正中间小框里的骰子瞬间动了起来。

叶修扭过头,正好对上一双眼底仿佛藏着一团火焰的眼眸,从对方的皮肤里所散发出的热度似是无数游走而出的无形丝线,以一种绝对强势的姿态硬生生地钻进自己的血肉之中……叶修咳了几声,突然觉得这娱乐室的空调温度似乎有点太高了不给力。

“这儿太热了,我去调下空调。”

说着站起来就要去调空调,却被身后的韩文清一把又给按了回去。

“空调调的是最低度,都开始了你老实点。”

放在自己脖子上的手像是一块刚出炉的火炭,烫得有点可怕,带着些薄汗的掌心贴在自己颈后的皮肤上,有点黏腻的感觉,不过却并不讨厌。

“哎哎哎老韩,再不放开我可要告你性骚扰了啊。”他扭了几下脖子笑着说。

韩文清手下猛地一用劲,只把叶修捏得嗷地叫了一声,瞬时将坐在自己下手方的肖时钦吓了一跳。

顶着四五双扫视过来的眼睛,他不动声色地松开手,大刀阔斧地抱手环胸,目光锐利地扫了一圈,最后落在桌面已经摆好的麻将堆上,煞气四射地丢下一句话:“赶紧开始!”

叶修顺势点起一支烟,斜咬着开始吆喝:“来来来,既然老爷都发话了,妹妹们都战起来!输了的自觉去门外裸奔三圈啊。”

“靠靠靠靠谁是你妹妹叶修你还要不要脸啊!看我和我的队长打得你们屁滚尿流!”

首先发难的是黄少天,喻文州笑着率先拿起四张牌,这一轮的庄家是他,十二点秒杀全场。

肖时钦是中规中矩地九点;张新杰不太懂,是老魏帮掷的,十一点,他盯着一个五一个六半晌没说话;至于帮叶修掷筛子的韩文清,红彤彤的两个一,不过叶修眼都不带眨的,只说了一句“老韩你这是和乐乐住的一间房吗?”。

秒懂的张新杰看了眼叶修,又看了眼面色沉静的自家队长,觉得作为霸图的副队长,应该说点公道话:“张佳乐在来之前买了一张彩票,中了2000块。还有,队长和我住一间房。”

叶修啧啧地两声:“看来老张你今天也得输。”

 

因为有个新手,各自拿完牌也不催,叶修边抽烟边和黄少天打嘴炮,肖时钦和喻文州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韩文清皱着眉盯着叶修的牌,似乎是试图从他那乱七八糟拼在一起的牌面上看出点什么思路来,而老魏……老魏看着张新杰慢条斯理不紧不慢地理着牌,快急出翔来了。

得说,张新杰打起牌来还是很赏心悦目的。

目光专注,修长白皙的手指跳动在牌间,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没有丝毫的滞凝,用某个大作家的话来说,就是达到了生命的大和谐!

只是……老魏看着他将所有的筒排在一起,然后先挑出所有对称的东西,小心翼翼地统统放最左边,然后是不对称的。在经过短暂的思虑,他依葫芦画瓢排好条子,之后将所有不对称的筒和条都放在了中间,最后剩下的万……不管万字有没有凑上对有没有连上句统统扑倒在地,幸好他还记得要背面朝上。

“我说张副队,那一堆你留着生蛋哪?!!!”

老魏实在忍不住,指着最后那一堆倒在桌面上的麻将牌说,张新杰一推眼镜,眼神犀利:“麻将的事,你不懂。”

老魏直接一口烟噎进了肚子里。

 

喻文州坐庄,开牌的自然是他。

但是在丢牌之前,黄少天突然伸手捉住他悬空的手腕,指着另一张牌兴奋地说。

“队长队长,我觉得这张比较好,叶修肯定要但是他吃不到,让他干看着羡慕”

喻文州微微笑了一下,从善如流地换了张牌丢下去,叶修抻着脖子一看,果然是自己要的,可惜中间隔着张新杰没法吃。

“少天你这么对待好朋友可就不对了,你忘记当年咱们哥俩同洗一个浴缸的情谊了吗?”

只是刚开始而已,吃不上句也算不上什么可惜的,之所以会回两句嘴,纯属习惯。

果然黄少天当即就炸毛了:“呸呸呸谁和你一起洗澡了叶修你要不要脸要不要脸啊!”

“少天,冷静点。”

喻文州拉下黄少天的手,只拍了一下就让他不服气地哼了一声,安静下来。

叶修啧啧啧地调侃:“这瞬间上狗套子的功夫,真不愧是文州。”

“靠叶不羞你个不要……”

一说黄少天又要炸起来,再次被喻文州又拉了回来,好容易安抚下来后喻文州对着叶修温和地说:“叶前辈还是先想一下等会裸奔要用什么姿势吧,到你了。”

叶修往下一看,张新杰早就一声不吭地摸完了牌并且打出了一个九万。

果然是他会打的牌。

叶修一边想着一边准备去摸牌,却是让一旁的肖时钦给叫住了。

“碰!”

肖时钦似是有点不好意思地倒下一对九万,然后扔出来一个幺鸡。

叶修呵呵笑了两声。

 

十一

后来叶修就笑不出来了。

张新杰丢下的牌再次让肖时钦给碰走了。

打了两圈下来,他连牌都没能摸上。

手指轻敲着桌面,叶修一脸严肃地瞅肖时钦:“老肖,心太脏晚上可是会做噩梦的。”

肖时钦正在理自己的牌,听罢露出一个斯文的笑容:“只是巧合而已。”

“呵,巧合?”

“对的,绝对是巧合。”

肖时钦的笑容越发的诚恳。

正好轮到张新杰丢牌,叶修笑呵呵地看着肖时钦,肖时钦也笑呵呵地看着他,几秒钟后肖时钦遗憾地摆手:“这个我真要不起了。”

叶修于是维持着笑容伸手去摸牌,半道上却被黄少天给拦住了。

“等等等,这个我家队长正好能碰上,队长赶紧的。”

然后喻文州真倒下两张牌来,这回不光是叶修没摸到牌,肖时钦也被略过了。

但是看上去肖时钦一点意见也没有。

叶修收回手,撑着下巴扬了下眉,视线环顾了一圈忽然叹气道:“原来你们都想看我的身体,早说嘛,我现在就脱给你们看。”

他作势站起来就要脱裤子,结果被韩文清再次掐着脖子给压了回去。

“安分点。”

他的声音倒是凶恶,手里的动作却很轻柔,带着薄茧的指腹划过颈间柔嫩的肌肤,带起一点战栗。

叶修眨了眨眼,忽然老脸就……微红了一下。

 

十二

肖时钦有点纠结。

因为他觉得自己看到不该看的东西了。

当然不是瞎眼的东西,叶修的裤子还好好地穿在他自己身上了,而是……他好像看到叶修这个脸皮比城墙转角还厚的家伙脸红了,虽然只有片刻。

会被灭口吗?

肖时钦认真地思考着这个问题。

不过思考归思考,牌还是要打的,叶修裸奔这么大个事,还是挺有历史意义的。

注意力回到牌桌子上,这回又轮到了张新杰。

他摸到了万,正想丢出去的时候,老魏终于看不下去了。

“霸图的,你行不行,就这么想裸奔吗!”

老魏抓起张新杰留着生蛋的那一堆和现有的牌混在一起,动作利落的来回调动,几下功夫就将牌面调得清爽无比……当然是在别人的眼中看来。

又抽出一张单牌出来啪地一下立在旁边:“现在丢这张,明白了吗?!”

张新杰的眉头从头皱到尾,片刻之后他严肃地扭头看老魏,从镜片上反射出的光差点闪瞎老魏的双眼。

“观棋不语真君子,前辈自重。”

老魏抽抽嘴角,黄少天快让“自重”这两字给笑倒在地上去了,叶修咬着烟,看着老魏一脸嘲讽:“老魏自重啊,别干扰新杰打牌,自重懂不懂。”

老魏再次抽了下嘴角,扭头……跑肖时钦身后站着去了。

眼不见心不烦。

那种奇葩的摆法,他这辈子都是第一次见,瞎眼了快。

 

十三

张新杰也觉得自己快瞎眼了。

迅速地将老魏弄乱的牌恢复原状后他才如释重负地吐出口气,不过老魏单独拿出来的那张牌他倒是没再放进去,而是丢了出去。

谁都不要。

叶修这次终于摸到这一盘的第一张牌,摸上来之后却是敛了神色,似乎是思考了半天,才郑重地放进牌堆后又郑重地抽出一张扔出去。

就这一下,牌桌上的气氛瞬间凝重起来。

无形的硝烟慢慢地弥散在四个人之间,你吃我的牌,我碰走你的牌,你来我往好不容易,刀光剑影噼里啪啦。

老魏被张新杰说过自重后,倒真当起君子来了,只看不说,只是每家都要去瞅两眼,边瞅边啧啧啧地咂巴嘴。

黄少天觉得老魏这是在给叶修作弊传递信号,嚷嚷地揪着“魏老大”就去了窗边畅谈人生,两个人后来不知道在说什么,说到兴头上老魏居然顺手就给黄少天递了根烟上去。

喻文州摸牌的手顿了一下,叶修在他的面前笑得意味深长:“老熊教坏小熊,熊妈妈开始担心了?”

熊妈妈微微一笑,摸回牌后又迅速甩出一张牌。

叶修瞄了一眼,他正好差这张就可以听牌,而且也已经是最后一张了,现在无论如何,他是得不到了。

“熊妈妈的报复心可真强啊,文州你说是吗?”

叶修慢腾腾地说,幸好还有补救地余地,不然接下来就真不妙了。

喻文州只是笑,他正好看到黄少天将老魏递烟的手给推了回去。

 

十四

又是几圈战罢。

堆好的麻将牌只剩下七、八摞的样子,而四家都听牌了。

现在就看谁的手气好了。

“我觉得这盘一定是我赢,都准备好裸奔了吗?”

叶修捏着刚摸的牌笑得仪态万千。

喻文州温和地说:“前辈别闹。”

肖时钦维持一贯的不做声,张新杰推了下眼镜,用着近乎于刻板地声音开始说道:“叶队你看到牌之后瞳孔缩了一下,脸部肌肉抽了半下,嘴角上扬幅度比起以前来要小0.3毫米,眉眼下垂了1毫米,综上所述,这张并不是你要的牌。”

叶修僵了一下,马上回头去看韩文清:“喂喂喂老韩,新杰什么时候进化出这种新功能了?”

韩文清四平八稳不动如山:“刚刚。”

“好吧。”

叶修遗憾地耸了下肩,将手中的牌翻了个面,一张七万出现在他的手中,看来确实并不是他要的那张牌。

肖时钦摩挲着自己的牌,突然问道:“张副队,那些数据都是准确的吗?”

张新杰再次推了下他的眼镜,严肃地说:“猜的。”

……

肖时钦有点心碎,因为他真相信了。

 

十五

那张七万被叶修拿在手中,迟迟没有丢出去。

张新杰瞟了一眼放在桌角的表,严肃地提醒着叶修:“注意时间,你已经考虑一分四十九秒,现在是五十一秒。”

叶修似乎有点犹豫,来来回回做了几次手势就是没将七万丢出去。

张新杰再次提醒他:“两分零三秒,你还有五十七秒时间。”

叶修又再次做了一个丢牌的动作……结果最后还是拿了回来,这次拿回来之后却没有捏在手里,而是将其放回了自己的牌堆里。

“够狡猾的啊,居然糊七万,”叶修随手挑了一张别三条扔出去,“还说不会玩,都会做笼子了,前面演得倒是逼真,心太脏啊新杰大大。”

虽然叶修那张七万没有丢下来,但张新杰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脑补,只是看上去有些遗憾。

“我确实不会玩。”

虽然他在开局的时候就做了个套,但是该说明白的事还是要说明白。

肖时钦在叶修对着张新杰的时候,默默地倒下两张牌。

“吃。”

听到这一声的叶修又扭头看肖时钦:“我一直以为你早就听牌了。”

肖时钦默默地拢了拢自己的牌,笑得像是斯文禽兽:“多谢叶修大大的成全,现在是真的听牌了。”

半晌之后,叶修长叹一声道:“跟这群装模作样心黑地一塌糊涂的人在一起,我太吃亏了。”

“呵呵。”

“呵呵。”

“呵。”

……

张新杰在摸牌之前严肃地批评肖时钦:“你少了一个呵,应该补齐。”

 

十六

叶修后来尿急。

“老韩来帮我打。”

他将韩文清按在了自己的位子上,靠着他指着自己的牌说:“如果来了这个这个还有那个的上一个,就糊牌了。”

走之前还拍他的肩:“我把我的身体交给你了,加油啊老韩。”

然后一路长奔出了娱乐室。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坐在叶修的椅子上,浑身王霸……肃杀之气四溢。

气氛紧张地像是马上要进行的不是打麻将而是黑社会谈判。张新杰轻咳了一声,提醒韩文清:“队长,到你摸牌了。”

韩文清僵了一下,摸起一张牌,看了三秒钟,猛地将牌全都倒下来,然后放下手里的那张。

“糊了!”

……

张新杰肖时钦喻文州看着那一排牌,沉默不语。

确实是糊了,上场就糊了一把诈糊。

按照规矩,诈糊开三家。

只是……肖时钦首先推了牌起身:“我去看看小戴她们干嘛去了。”

喻文州顺势也站了起来:“正好我和少天还有点事要做,先走了。”

叫了黄少天,老魏跟着晃晃荡荡也过来了,三个人不知道说了什么,一起出了门。

剩下张新杰纠结万分地对着神色不变的韩文清,挣扎了许久他也站了起来:“队长,你……明早八点楼下集合。”

要说的话,最终也还是没能说出口。

 

尾声

叶修叼着烟头晃荡着回到娱乐室,结果发现只剩下韩文清一个人待着了。

“这么早就散场了老韩你这是用什么大杀……哎哟这可是诈糊啊”

他一眼瞅过去就看到韩文清的杰作。

“啧啧,你就这么想看我裸奔?”

韩文清紧紧盯了他一会儿,忽然站起来捏着他的下巴就凑了上去,余音瞬间都被吞进紧贴在一起的唇齿间。

“那就奔吧。”


评论(4)
热度(64)
  1. 司空菌糖霜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西地兰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