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全职高手】星河灯塔(一)(韩叶,哨兵/向导设定,私设有)

星河灯塔

韩文清静静地站在联邦医院三楼大厅的角落里,神情严肃,整个人犹如一把曼银长枪,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森冷之气。

尽管大厅里来来往往的全是人,但是没有一个敢在他所在的那个角落停留半刻,不过这并不妨碍人群边偷看他边议论纷纷。

联邦医院在首都星属于平民医院,在这里就诊的大部分都是首都星的平民,因为这里有着不少医术高明的医生,因此也有部分大富豪会过来看病,但是高级军官就极其少见了,更不用说这个人一点也不像是来看病的,更像是……来找茬的。

大概是因为他的表情太过严肃,没过多久,几个保安战战兢兢地走过去,小心地问:“请问……”

“少将。”

从旁而来的声音突如其来地打断了保安们的话,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男子走过来不动声色地扫了他们一眼,随即又看向韩文清:“少将,他们已经同意进行谈话,但是限制了时间。”

“多久?”韩文清的声音冷硬地似是寒石。

“十分钟。”男子推了下眼镜,语气冷静而自持,“陶轩说刘皓才刚醒过来,需要静养。本来不该见任何人,但是考虑到你和那个人之间的关系,所以才特别通融,允许你们进行十分钟的交谈。”

“足够了。”

韩文清说罢,皱着眉看了一眼身前显得有些尴尬的医院保安,什么话也没说的走向电梯,而和他一起的那个年轻男子对着保安们微微欠了下身说了声“抱歉”,也跟随着他进了电梯。

看着电梯面板上不断跳跃的数字,保安们面面相觑了,过了一会儿里面稍微年轻的那个迟疑地问:“那我们还去不去问……?”

“问什么问,”最年长的那个像是才从什么情绪里面清醒过来似得,哆嗦了下身体后低声骂道,“没看到他们衣领上佩戴的徽章吗,那是霸图军的军徽,赶紧走别多事。”

保安们在听到这个名字后,顿时瞪大了眼睛,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猛掐住脖子一样全都闭了嘴。

 

叮咚一声。

电梯在六十八层停了下来。

韩文清率先走出电梯,紧随其后的是张新杰。

空无一人的走廊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的身影,铁甲兽皮制成的军靴踩在透明的地板,发出啪嗒的清脆响声。

联邦医院自六十层以上都属于VIP病房区,这一层现在由嘉世冒险团包了下来安置伤员。

他们才刚刚经历过一次重创,进行异域开拓的时候遭遇到了阿什虫族的袭击,主力团员死的死,伤的伤,整个冒险团现在都处于停摆状态,损失惨重。

韩文清现在到这里来却并不是代表霸图军对嘉世冒险团的损失进行评估,霸图军和嘉世冒险团一向不和,自然没有对冒险团进行过任何意义上的投资,所以也没必要担心这次冒险团的变故对自身造成的影响。

他到这里来,纯粹只是为了打听一个人的下落。

 

转过弯,便看到一间病房前稀稀落落的靠站了两三个人。

当他们看到韩文清和张新杰后,便立刻站直了身体,其中一个看上去有些疲倦的人微笑着迎了上去。

“抱歉韩少将,以刘皓的身体状况来看,确实只能给你们十分钟时间,”他又看向韩文清身后的张新杰,“张副官刚刚也听到医生的建议了,实在是抱歉得很。”

韩文清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越过他拉开病房门走了进去,张新杰顺势挡在那人面前,阻止了他的跟进。

“抱歉,我们少将想要单独和刘副谈谈,想必陶轩会长不会介意吧?”

张新杰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笑容:“请放心,我们将军身为军人,在这种时候是不屑于对一个伤员动用武力的。”

被称作陶轩的男人这会儿脸色有点难看,另外站着的几个人见状迅速围了过来,纷纷气势汹汹地看着陶轩,大有他只要一声令下就拿下张新杰冲进去的架势。

张新杰倒是一点害怕的神情也没有,稳稳当当地挡在病房门口,面露微笑地看着陶轩,偶尔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从镜片上反射出的光微微有些刺眼,似乎完全没将围过来的那些人放在眼里。

陶轩紧紧地盯着看似温和实则强硬的张新杰,许久之后退后一步露出几分勉强的笑意:“既然张副官都这样说了,我自然是相信你们霸图军的信誉。”

“谢谢。”

张新杰对着陶轩微点了下头,空气似乎在这一瞬间停滞了片刻,陶轩等人顿时只觉得后背发麻,有什么肉眼看不见的东西从身体里缓缓地流了出来,让人产生一种毛骨悚然的错觉。

“你干了什么?!”

终于有人忍不住吼了出来,陶轩立马一把拉着他往后撤。迎着对方那些带着探究和惊恐的目光,张新杰的视线扫过那一圈人,最终落在了陶轩的身上。

“陶会长,只不过是精神场域的回撤——很难相信这就是现在嘉世冒险团的实力。”

陶轩的脸色再次难看起来,忍不住地冷哼一声,拉着另外两个人快走几步远离了张新杰,干脆眼不见为净。反正嘉世冒险团和霸图军平素的摩擦颇多,现在也只不过是维持着明面上的和平。

不过从今天之后,大概就算是明面上的和平,也没法维持了。

陶轩一想到嘉世这次的损失,就忍不住地肉痛起来,虽然得到不少,但失去的……同样也不少,短时间内很难补回来,但是只要熬过了这段时间,陶轩相信嘉世的崛起必然锐不可挡。

就算是隔着这么远,张新杰也能感觉到陶轩轻精神波动,他敛下眼,扫向身后的眼角余光却是带上了几分担忧。

 

这个时候的韩文清正站在病床前,锐利的目光紧紧注视着躺在床上那个包得像个木乃伊一样的人。

嘉世冒险团的核心成员之一,也是这次异域探险队活着回来的人之一。

“刘皓。”

韩文清叫了这个人的名字,然后抬起手,几乎是同时的,床上的男人睁开了眼。

他看到韩文清先是勾一点讥谑的笑意,随后像是刻意似的提高了音量说道:“这不是霸图军的韩将军吗,今天怎么有空来我们嘉世的地盘?”

冒险团多和当地驻军多有摩擦,刘皓就曾在韩文清手底下吃过不少暗亏,若不是前面有人替他顶着,吃的亏会更多,所以他这会儿看到韩文清当然也没什么好脸色可言。

不过,韩文清也不是为了他的好脸色而来的。

几乎是在刘皓话音落下的瞬间,属于顶尖哨兵的强大气势从韩文清的身体里蜂拥而出,似是山峦一样重重地朝着刘皓压了下来。

“我只问三个问题,”韩文清环胸冷冷地盯着他,“如果你有所隐瞒,霸图军将不惜一切将嘉世赶出天河区。”

天河区位于天河星系的中心地带,属于荣耀联邦最繁华的区域之一,嘉世冒险团的总部星就在天河区内,而驻守天河区的军队,正是霸图军。

虽然嘉世的高层此刻都汇集在首都星,但是他们的根基终究还是在天河区,而且他们得到的那样东西,也秘密地运往了嘉世在天河区得到的总部星,若是现在真和霸图军闹翻了……刘皓咬了咬牙,挤出几分客套的笑意:“韩将军说笑了,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第一个问题,你们的遇袭地点。”

刘皓回答地很快:“新星域的M17地区。”

“那附近有灯塔吗?”

“有一座天然灯塔,”刘皓像是想到了什么,不自觉地露出一些惧意,“那个灯塔有些特殊,连接了一个阿什虫族可以承受住的自然跳跃点,所以我们才会——”

猛地闭上嘴,说完之后他似乎才意识到站在自己身旁的这个人不是冒险团的高层成员,而是霸图军的韩文清。

韩文清似乎是没意识到他半途住了口,微顿了一下继续问道:“最后一个问题,那个人,他是怎么失踪的?”

刘皓愣了一下,像是有点没反应过来韩文清在问谁,沉默了片刻他试探着问了句:“叶秋?”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我要知道叶秋在失踪前的所有讯息。”

在听清楚韩文清说什么之后,刘皓彻底傻眼了。

 

这次嘉世冒险团派出异域探险队对新星域的M17地区进行探索只不过是一次常规性活动,结果谁也没想到会正好碰上阿什虫族的族群迁徙,跳跃点出现的时候瞬间所有人都慌了神,匆忙间开始战斗的结果就是整个探险队有大半的人都死在了那场堪称灾难的袭击中,其中就包括了他们的队长叶秋。

这条消息嘉世已经早就公布出来了,也正是这条消息的发布,让嘉世的资金链出现了暂时的短缺。失去了荣耀联邦最顶尖的S级向导,使得不少投资财团都对嘉世的前途失去了信心从而提出撤资,未曾想到叶秋会有如此大作用的陶轩不得不靠着在这次异域探险中找到的东西,在暗地里稳住了几个大的投资财团,这才使得嘉世现在勉强还能维持着正常运作。

虽然失去了一个S级向导,不过陶轩又找到了一个准S级的哨兵,现在只是在等待一个最佳时机公布出来——

刘皓已经见过那个准S级的哨兵,虽然性子很张扬,但是天赋极强,只要稍加磨砺就能进阶成S级的哨兵。当然对于刘皓来说,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那个少年,个性单纯非常好摆弄,这让他觉得很安心,连带以前郁结在心的那些因为叶秋而造成的憋屈感都被驱散了不少。

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摆脱了叶秋的阴影,却不想现在却在一个算得上是死对头的人口中听到叶秋这个名字,而且这个死对头还要询问有关于那个人失踪前的一切讯息。

有点不对劲。

刘皓在想到这里的时候几不可微地缩了一下瞳孔,收紧了拳头瞬间又松开。

韩文清将刘皓的反应全都看在了眼里,眼底闪过几道晦涩的光芒,他慢慢抬起手,按在床头的某个机器按钮上,没过多久机器突然发出急促的警报声。

刘皓的身体突然不由自主地开始抽搐起来,他慌忙按住抽搐的部位,惊恐地看向带着几分凶狠的韩文清:“放手,你想杀了我吗!你敢在联邦医院杀人!”

“冷静。”

韩文清忽然伸手一把将刘皓按在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力道大得几乎要按碎他的胸腔,原本的伤口再次裂开,两个人的鼻端都漂浮着淡淡的血腥气息。

“告诉我,”韩文清直视着刘皓的眼睛,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势如同一只即将要噬人的野兽,“是你杀了他吗?”

“是你杀了我的向导吗?”

评论(37)
热度(664)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