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全职高手】堕天(一,韩叶)

最近处于开坑多发期综合症,所以会有很多坑开出来,唔……慢慢写吧

顺便,这是游北北的脑洞XD

=================

当镇守帝国北方的霸图军团回到帝都的时候,原本热闹繁华的帝都突然出现了短暂的沉寂。

那些带着北方特有的寒冷和硝烟骑着高大战马的士兵们如同黑色洪流一样穿过城门,铁质的马蹄踏在石板路上发出沉闷的声响,盔甲相互摩擦的声音在沉寂中显得格外清晰。

队伍的最前方是一个骑着龙兽浑身散发出沉重威压的男子。他此刻神情严肃,眉目间隐隐透出几分煞气,握着缰绳的手上套着一副泛着寒光的拳套,破旧的披风在他的身后翻滚着似是一片猩红的血云,令人看了就觉得有点触目惊心——

他仅仅只是抬眼扫了四周一圈,就收获了无数的倒吸气,还有大片惊慌失措撞倒摊子或者是摔倒在地的身影。

 

这不是韩文清第一次受到帝都人民如此的礼遇,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作为常年征战在帝国最严酷地方的军团长,就算是在皇帝面前他也没有收敛过自己身上这股自然散发出来的杀气,所以他并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

就这样保持沉寂着直到皇宫门口,他才停下来,略皱着眉看了眼守在门口瑟瑟发抖的守卫,然后视线转向自己的左后方:“新杰,你带着人先去营地。”

被点到名的是一个牧师,右臂上的三道红色条纹彰显着他在教廷的地位并不会比韩文清低多少,但在面对着韩文清这个军团长的时候,他仍然表现出足够多的尊重。

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他点点头,随即翻身上马,领着士兵们朝着城北的军营飞驰而去。

 

“韩军团长,距离上一次见面该有三年了吧,当真是好久不见,久到我都以为霸图换了军团长——”

状似温和的声音突兀地从身后传来,里面蕴含着的那一丝讥讽之意让韩文清不自觉地蹙了下眉,但是等到他转过身去的时候,脸上又是一派严肃。

虽然霸图军团的副军团长是来自教廷的神恩牧师,但是真论起来,军团和教廷的关系不算太好……好吧,不是不太好,是太不好。

 

五年前奇迹之日的发生,让帝国和深渊恶魔们之间长久以来处于胶着状态的战争终于出现了短暂的转机。大部分冲破结界的高阶恶魔在有如神恩降临的刺目白光中消散成细微的粉尘,从震惊中回醒过来的帝国则是趁此机会迅速推进战线,将深渊恶魔们死死地压制在荒山峡谷一线。而这之后,为了扩大战果,教宗发出神谕令,镇守帝国前线的四大军团副军团长必须由教廷的神恩牧师担任——

虽然这条谕令在帝国高层得到了强烈的反对,但是因为皇帝陛下出乎意料的沉默,最终还是被执行了下去。

当时被派往霸图军团的是刚刚当上神恩牧师的刘皓,然而他还没走进霸图军团的势力范围内,就被直接打晕又丢回去,同时回去的还有一封信,上面就言简意赅地写了一句话:“霸图不用废物!”

这件事在当时的帝国内掀起轩然大波,一向在帝国内拥有超然地位的教廷哪里受过如此奇耻大辱,当即便找到皇帝陛下,言辞激烈地要求帝国严惩做出这等恶劣行迹的霸图军团长,而时任霸图军团的军团长是才刚到任一年的韩文清。

他虽然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将在四大军团中长期垫底的霸图军团打造成了帝国北部的一道铜墙铁壁,但是和教廷这种庞然大物比起来,还是太过弱小。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颗帝国未来的将星还未升起便将面临坠落的时候,皇帝的态度却是强硬起来。

他不光没有追究韩文清的罪过,反而据此追加了一道命令,允许四大军团的军团长自行选择教廷里的牧师作为其副军团长。教廷尽管地位超然,但也无法在这件事上对皇帝陛下做出干扰,更何况皇帝陛下也没有取消谕令的意思,两相权益之下,最终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

而后,韩文清却出乎意料地选择了张新杰,一个地位低下的神佑牧师,并且在这三年中接连为他提交晋升申请,这让被他称做“废物”打包扔回教廷却在第二年就晋升为神威主教的刘皓恨得直咬牙。他的地位是上去了没错,但是因为这件事,他在教廷内部就像是个笑柄,明明是个主教,拥有着宽恕权,却得不到一点该有的尊重。

因此他一直压着张新杰的晋升申请,直到新上任的枢机主教发现了被压在文书最下面那叠韩文清亲手写上来的申请——

年轻的枢机主教翻完了所有的羊皮卷,对着刘皓露出一个似是而非的笑容后,坐在刘皓的办公室里,发布了他上任以来的第一条谕令——

“以至高神的名义,赐予张新杰神恩牧师之职。”

 

就算刘皓气得恨不能一拳揍在对方的脸上,但他仍然还是要跪下来称颂主教的仁爱宽厚之心,他还没那么傻,敢于在阶级森严的教廷里公开反对一个枢机主教的权威。

更何况,他也无法提出任何合理的反对理由。

于是怨恨在心里越刻越深,直到这会儿看到韩文清的那一刻,终是忍不住地拿话刺了出来。

 

韩文清肃然地看着眼前假笑得脸都快变形的刘皓,沉默片刻后一言不发地抬腿就走,擦身而过的时候甚至连个眼角余光也没漏下来。

全然的无视比起面对面的交锋更让人感觉到难堪,刘皓几乎是用尽全力才克制住自己没有对着韩文清做出任何失礼的动作来。

 

一个在皇宫门口对着统帅着庞大军团的军团长挥拳的神威主教——

这可真是太可怕了。

教廷丢不起这个人,刘皓自己也丢不起这个人,所以他现在也只能阴沉着脸,眼睁睁地看着韩文清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中。

没多久,从外跑过来一个牧师,附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什么,他猛地冷笑了一声,抬起下巴斜睨了几眼门口目不斜视的两个守卫,这才整整法袍跟着那个牧师迫不及待地离开。

而韩文清这个时候早就将刘皓这个无关紧要的小插曲抛在了脑外,会见厅就在眼前,只要推开大门,便能见到这个帝国最尊贵的皇帝陛下。

“陛下在里面等着您。”

侍者恭敬地推开门,在旁小声地说着。

韩文清顿了一下,走了进去。

 

精干的侍卫像是笔挺锋锐的骑士枪一般站在两边石柱旁,绣着繁复花纹的红地毯一直延伸到大厅的尽头,地毯尽头的台上放着把大而豪华的金椅,带着温和笑意的老人坐在上面对着韩文清招手:“来吧孩子,我已经等你很久了。”

韩文清快步走上前,对着老人行了个十分庄重的军礼:“愿至高神的荣光永远照耀着您。”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会相信,这样一个温和的老人会是以铁腕的手段统治帝国长达四十年之久的皇帝陛下。

“长途跋涉,辛苦你了。既然回到帝都,就好好休息几天,帝国还需要你。”老人和蔼地说道。

韩文清稍稍放松了一点表情,点点头示意明白。

老人然后微笑着吩咐身旁的侍卫道:“去请枢机主教阁下过来。”

待得侍卫离开之后,他又重新将目光挪回到韩文清身上来:“你一定没见过吧,那也是个好孩子。虽然被称为‘奇迹之光’,不过本人却是一点架子也没有,非常的谦和,我想你们一定合得来。”

 

北方军团和教廷不合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虽然导火线是三年前的那件事,但是在这三年中两边也是擦擦碰碰的,仇怨也是越接越深,但是教廷在北方到底根基不深,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被韩文清逼得连连败退,差点就被连根拔起,这才让教廷正视到要想在北方扎根下来,就必须和北方军团搞好关系这个事实。所以为了修复和北方军团之间的关系,在征求过皇帝陛下的意见后,教廷将北方教区划给了这个新上任的枢机主教统管,以期这位虽然任期不长但是能力突出的主教能够带来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这是韩文清在来帝都之前就已经知道的消息,虽然这个枢机主教一来就晋升了张新杰的职位,不过对于他来说,远远还不够,教廷需要释放出更多实质性的东西。

而对于皇帝陛下来说,任何能让教廷感到头痛的事,都是他乐意看到的……韩文清不动声色地看了眼笑呵呵的皇帝陛下,随后将目光投放在了门口——

身着白金色法袍的年轻人正缓缓地走进会见厅,微长的刘海垂下来,正好遮挡住那双带着笑意的黑眸,他的脸上虽然扬着几分优雅的笑意,但是那股仿佛刻进骨子里的慵懒还是从他的举手投足间泄了出来。

“愿至高神的荣光永远照耀着你,”他走到韩文清的面前,对着他微微地行了个礼,然后伸出手微笑着介绍自己,“尊敬的军团长阁下,初次见面,我是即将负责北方教区的叶秋。”

韩文清的瞳孔几不可微地缩了一下,他面无表情地打量着眼前的人,过了好一会儿才握住对方的手,用着冷静地声音说道:“初次见面,叶……”他顿了一下,吐出最后一个字,“秋。”

注:教廷内部神职者分等级是神佑牧师,神恩牧师,神威主教,枢机主教,教宗

评论(16)
热度(120)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