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全职高手】废犬番外(周叶)(二)

(二)
新任的第一长老是在整个大陆都富有名气的花花公子,经常假借各种名头举办晚会。尽管因为受到塔的召唤成为祭塔长老而导致记忆全失,但这点爱好却是顽强的保留了下来,更何况每三年一次的六芒星点战算是大事了,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可以尽情享乐的机会,一声令下,庆功晚宴的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当然,根据第一长老的秉性,晚宴……并不会只有一天,按照他最初的设想,必须得狂欢三天三夜才对得起如此激烈并且隆重的争夺战。
大部分原定要参加的晚宴的协会高层们瞬间就推脱了个干净。对于他们来说,要在拼个你死我活之后再脸对脸的微笑三天,这……着实有点考验他们的忍耐能力。
而且晚宴的举办地点是在塔内,万一要是忍不住闹起来被塔卫给扔了出去,那真是面子底子都要丢干净了。
眼看着推脱的人越来越多就快办不起这场晚会了,颇觉得有点委屈的第一长老不得不放弃了狂欢三天三夜的打算,只在决出胜负的当晚举办一场盛大的宴会,并且扩大了宴会参与者的规模,无论有没资格参与六芒星点战,凡是稍微有点规模的猎犬协会都在发送请柬的范围之内,甚至还邀请到了大陆上最有名气的舞团前来献乐。

觥筹交错,衣香鬓影。
镶满宝石的穹顶下吊着无数的水晶灯,将整个宴会厅都映照得金碧辉煌;面带微笑的英挺侍者们穿梭在会场中,托盘里盛放着四五个长脚杯,琥珀色的酒液散发着诱人的香气;衣着华丽的男男女女们三五成群围在一起小声交谈,偶尔会发出几声矜持的笑声;悠扬的乐声中舞姬翩然起舞,妙曼的身影似是一幅流动的画卷。

“瞧瞧,真不愧是第一舞姬,这动作都扭得这么风情万种,这个第一长老倒是挺会享受。”
魏琛端着杯香槟站在叶修身旁咂嘴,参加宴会的正装穿在他的身上怎么看怎么别扭。
叶修倒是没看舞姬,他来来回回扫了几眼魏琛,慢条斯理地开口:“我说老魏啊,你这身衣服……不是自己买的吧?啧啧,穿着跟只横行的螃蟹似的。”
“……就知道你这货嘴里吐不出什么好话,”魏琛扯了几下身上的衣服,带了点别扭劲撇嘴说,“少天送过来的,说是要专门给我买的……就知道那两小子没安什么好心,这肯定是文州那小混蛋的主意,就为了报复我在争夺战的时候当着他的打爆了蓝雨的营地核心。”
“咳咳。”
两声轻咳顿时打断了魏琛的絮叨,两人同时扭过头,就看到喻文州那张带着几分亲切意味的温和笑脸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魏老大,你说这样的话少天该伤心了。为了你这套衣服,他可是差点绑架了中央城最好的裁缝才抢来的。”
说完之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又补了一句:“据说这是中央城今年最流行的款式,由第一长老亲自设计,有钱都不一定买得到。”
魏琛嘴角跳了几下,瞅着喻文州没吭声。
叶修笑得有些荡漾,像是安慰一样的去拍他的肩:“既然是少天的好意,那就好好享受得了。仔细想想,就算是只螃蟹,你也是猎犬中最帅的螃蟹。”
魏琛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了几声,抬手就要将叶修抓过来,捏着杯子的手正蓄势以待,叶修却是闪得飞快,直接溜到了喻文州的身后,嘴里还喊着:“哎哎哎老魏你正经点这可是在宴会中了。”
喻文州在叶修闪过来的时候就赶紧拦住魏琛,边拦边劝:“魏老大冷静点,第一长老正看着你了,他过来了。”
叶修一听这话,立刻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
众所周知,第一长老除开喜欢一切和美有关的东西之外,还是个废话篓子。叶修有幸被他抓到过一次,于是被迫整整听了四个小时塔的装饰究竟是有多老土这个话题,自此之后若非正经场合,他绝对不和这个打不能打骂不能骂的浪荡长老说上哪怕一个字的题外话。
要这会儿真被他缠上了,今天这一晚上都没法安生了。
魏琛也想走,却被喻文州牢牢地抓住了手臂,最后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叶修潇洒地消失在视线中。
“臭小子,你是想害死老夫吗?”
瞅着第一长老越走越近,他咬着牙压低了声音说。
喻文州笑得一脸纯良温和:“听说他最近想给叶修前辈介绍结婚对象,所以肯定不会和我们多说话。”
果然第一长老过来的时候并没有说多话,随意的寒暄了几句后便打听着叶修的去向,得到消息后又急匆匆地顺着他们所指的方向追了过去。
魏琛摸着下巴,目送着第一长老的背影,过了一会儿问道:“他就不知道老叶和轮回那小子之间的事?”
“显然不知道,”喻文州斟酌了一下,“或许就算是知道,也要当做不知道的,第一长老这个位置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坐稳的,他需要支持者,正好他还有个漂亮的养女,所以联姻是个挺不错的方法。”
魏琛啧啧着:“那叶修知道这事吗?”
喻文州轻笑一声:“必然知道,不然也不会走那么快了。”
魏琛眼珠子转了一圈,斜睨向喻文州:“那小周了?”
喻文州慢慢地加深了嘴角的笑意:“今晚之前自然是不知道的,怎么说,这件事可是个秘密了。”
魏琛用着“既然这是个秘密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眼神扫了几眼喻文州,突然哈哈大笑着拍喻文州的肩,顺势从侍者的托盘中拿起杯酒递给喻文州,又举起自己手里的酒杯,笑得那叫一个畅快:“为了——”他顿了一下,目光划过门外显得黑暗的走廊,“为了我们好心的第一长老,干杯!”
“干杯。”
透明的杯壁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
(三)/>===========
不知道会不会被撸否吞掉,总之先发吧,反正也写的一点色气感也没有OTZ而且也写不出来了,我不会写肉啊哭泣

评论(9)
热度(127)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