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全职高手】深渊之火(喻叶,一)

喻队生贺+情人节贺,有没有后面我不知道,反正写出来了就扔上来……如果不写了就当是小段子,如果还有就慢慢写?

西幻风格搞死人,我这个简直就是自作自受OTZ

=======================

旁晚的时候,隐藏在森林深处的黑暗术士塔来了一个全身罩在罩袍中的不速之客。

脚刚刚踩上地面,黑色的荆棘骤然破土而出,紧紧缠缚上他的双腿,根茎上的刺猛然变成扎破布料刺进肉中,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在朝着被刺破的地方涌去,淡淡的血腥气息弥散在泛着雾气的空气中。

客人掀开罩帽,露出一张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脸,他看上去有些惊慌失措,挣扎了几下发现无论如何也没法挣脱荆棘的束缚后大声喊着:“我们并无恶意,只希望能和大陆上最伟大的术士谈一笔交易。”

然而塔内没有丝毫的动静传出来,扎在肉中的刺却是越陷越深,深到几乎快要触及到腿骨,剧烈的疼痛让那人几乎站不住。

就在他即将瘫倒下去的时候,他再次大喊了一声:“您不愿意听听内容吗,是‘斗神’有关,嘉世公国的斗神!”

那个词像是有魔力一般,荆棘忽然停止了动作,并且在极短的时间里如潮水一样退回了泥土中,带出的鲜血撒了四周一地。

随即吱呀一声,塔门从内向外被打开,身着黑袍的术士慢慢在门口显出身影,悬浮在掌心之上的昏黄光球将他及腰的银发都镀上了一层柔软的暖色。

“我刚刚听到了你在说,‘斗神’?”

微微弯起的眼角似是春天绿野上的风,带着几分令人亲近的柔和之意,语气温和得一点也不像是大陆上以阴沉和傲慢而著名的黑暗术士,倒像是能够安抚人心的牧师。

看到瘫坐在地上似是惊吓过度的客人,术士再次上前走了几步,绣着银边的黑色袍角轻轻翻滚着似是轻浪,他的目光轻扫过客人领口处的黑红徽章,嘴角扬起:“来自法师公会的客人,欢迎来到我的术士塔。”

 

壁炉里燃烧着熊熊的火焰,在这个充斥着湿气和腐味的天气里显出不同于塔外的温暖干燥,银发的术士将散发着橘色柔光的光球放进灯罩中,随后在客人面前放下一个茶杯——

“抱歉,我这里只有红茶,不介意吧?”

他回转身坐下来后,微笑着说。

看了一眼杯中那些已经近乎于黑色的液体,客人僵笑着拒绝了术士的好意。从小腿伤处传递过来的痛楚一直没有断过,仿佛有着一团火焰正持续灼烧着他的腿骨神经,就算他使用了减缓术也无济于事。

在经受了如此深刻的教训后,法师一点也不敢小瞧眼前这个年轻得有点过分的黑暗术士,哪怕他现在表现得如此和善也不例外。

银发术士似乎并不介意法师的拒绝,他立着肘撑起下巴,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线:“说说看,叶秋他又干了什么?”

如此熟稔的口气顿时让法师的心沉了下去。

之所以会来找这个隐居在森林中的黑暗术士,除了他本身具有的强大力量外,更因为他是目前唯一一个和叶秋牵连最少的术士。

不熟悉不了解,在战斗的时候才能出其不意,但是现在看来他们似乎都错了……法师的嘴里微微有些干涩,只是既然已经开了口,就不得不继续说下去。

“叶秋阁下他……他打伤了国王,偷走了黑龙的心脏。”

“所以?”

术士挑了下眉问道。

“国王陛下在遇袭的时候向我们法师公会发出求救信,会长很快派出一个法师小队前去制止这个悲剧的发生,不过很可惜没能阻止叶秋阁下,后来据活着回来的人说,叶秋阁下他——”法师顿了一下,偷偷瞄了眼有一半身影都隐藏在阴影中的术士,从他那边传递过来的情绪依旧缓和得感觉不到任何波动,就像只是在听着一个故事而已。

法师眼底微暗,声音慢慢低落了下来:“叶秋阁下吞掉了黑龙心脏,变成了一个人不人兽不兽只知道杀戮的怪物。”

这句话似乎是引起了术士的兴趣,他咦了一声说道:“叶秋吃了黑龙心脏?”

法师沉重地点了下头,突然站起来低下头,对着银发术士郑重无比的行了礼后说道:“尊敬的术士阁下,我代表法师公会恳请您能帮助我们抓住已经变得危险之极的‘斗神’,法师公会愿意为此付出您想要的代价。”

术士轻笑了一声:“高傲自大的法师们愿意如此低下头来请求一个黑暗术士的帮助……看来你们在叶秋手里吃了大亏。”

 

法师微不可闻的抽了下嘴角,法师公会确实是吃了大亏。派出三队法师去追击叶秋,但是没有一个队是完整活着回来的,在接连损失了三个大魔法师和十几个高阶魔法石后,会长才不得不采取旁人的建议,去寻求一个术士的帮助——

“黑暗术士们的那些手段虽然肮脏,对付那个怪物不是正好嘛。”

说出这个建议的人只是个普通的法师,用个火球术都能憋半天,唯一让人印象深刻就是那张像流氓一样的脸,如果不是所有进入法师公会的人都经过严格的筛选,说他是法师倒不如说他更像是个三流术士。

想起那个自称“老夫”这样奇怪称号又没什么本事整日只知道吹嘘偏偏一次建议就被会长采纳的低阶法师,法师在心里嫌弃一样的撇撇嘴,面上却是什么情绪也没表现出来,只是对着银发术士更加恭敬的行了个礼,避开他的话头说:“只要您愿意提供帮助,我们愿意拿出死亡之手——”

然后他看到银发术士的眼瞳往内迅速地缩了一下,果然只要是术士,就没有人不会对死亡之手动心,那根传说中用死神的右手骨做成的顶级法杖。

 

然而术士却是没有马上回答法师的话,他似乎是沉思了许久才缓缓摇头道:“那根法杖已经失踪了,我不相信你们会有死亡之手。”

法师显然早就预想到术士会这样说,又从随身携带的行囊里拿出一张羊皮卷轴递上去:“这是由会长亲自签下的魔法契约,上面写明了会在抓住叶秋之后给予您法杖‘死亡之手’。”

银发术士拿过来打开看,上面果然是如此写着,在羊皮卷的最下面,刻着法师公会会长的魔法印记,手指摸上去,上面正散发着淡淡的魔法气息,确实是具有魔法效力的契约。

他合上羊皮卷,虽然还是温和得笑着,但是那笑容里在这一刻却仿佛是添加了一些别的东西:“原来一直都在法师公会的手里,我还以为被死神召唤回深渊地狱了。”

法师装作没察觉到话里的深意,低下头说:“只要您签上名字,契约就算是完成了。”

术士再次打开羊皮卷,很快就看到了在角落的位置空出来的一块,显然是留给他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收下这份重礼了。”

话音刚落,一根银色的法杖顿时就出现在术士的手中,他用杖尖轻点了下空白处,一行字慢慢浮现了出来。

法师忍不住地偷瞥了一眼,看到了术士的名字叫喻文州——

后背顿时泛起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一百年前那个被法师公会以恶魔之名判以火刑被烧死的法师天才,也叫喻文州。


评论(10)
热度(116)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