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韩叶】不相识(哦这是个坑,慎入)

昨晚上我想了好多好多好多好多的情节,然后这会儿写的时候全忘记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再加上这个风格的文……我完全驾驭不了,所以坑了!

===================

韩文清和叶修是同一批上任的鬼卒。

上任的那天,叶修勾着代表着身份的灵牌,然后对着身旁那个表情严肃到没有任何人敢靠近的黄泉摆渡人说,嘿新同事,看在咱俩同是人魂的份上,以后少收点渡钱怎么样?

韩文清当时只是冷厉地扫了他一眼,然后扔下一句。

“休想!”

 

大概是韩文清那张脸过于严厉肃然的缘故,都不用他开口,每个死魂上船的第一件事便是主动掏空自己的口袋主动上缴用作渡资,只把那些软硬兼施有时候都还拿不到的摆渡人羡慕了个彻底。

叶修出公差回来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会坐韩文清的渡船,这样的事看得多了,便直笑他真真长了张钱包脸,生前绝对不愁吃喝,要没钱了就往大街上那么一站,啧啧啧财源滚滚,绝对比到地府观光的那个财神爷还要风光。

韩文清在这种时候也不多言,只是冷着脸一脚踹过去,直接送他下黄泉洗个透彻澡。

 

 

时间久了,在这样的插科打诨中,两个人倒也真正的熟悉起来。

引了新魂上船直接给塞船舱里,叶修咬着根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香烟,坐在甲板上和韩文清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内容大多都是他在人间的见闻。

生来便被抛弃在雨夜的女婴,垂垂老矣的权势者,挣扎在死亡线上不肯放弃的病人,妄遭横祸死不瞑目的年轻人,求而不得枉生怨念的人,爱而不能徒劳无力的情侣,详细得都像是他自己亲身经历过一般。

他说这地府里的鬼卒们,个个都在嘴里念着人生来有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盛阴。所以每每在勾魂之时,必会百般玩弄讥嘲那些哭泣哀嚎着不肯离开生者世界的鬼魂们,直至他们痛苦绝望到极点才将其拉回地府,投入地狱,洗净身上的罪孽,最后饮下一碗清亮的孟婆汤,再入轮回。

“老韩你说,可恨不可恨?”

懒洋洋的引魂人撑头侧着脸看韩文清,终年笼罩在黄泉之上的迷雾似是纱一样覆在他的身上,有些模糊,唯有嘴角那一点浅淡的笑意像是格外的清晰。

韩文清轻轻扫了他一眼,又很快将目光投向黄泉深处。

“别做多余的事。”

他警告着这个和自己同样年轻的引魂人。

作为这个地府中唯二没有被怨气污染的魂鬼卒,韩文清虽然时有嫌弃,却并不想他出意外。

“让人好好投胎,好好做人,并不是什么多余的事。”

叶修对着前方吐出一口烟气:“这世上可没有比做个人更有趣的事了。”

韩文清忽然冷笑一声说道:“既然如此,为何你要亲历十八层地狱里的所有刑罚成为鬼卒,而不是饮下那碗孟婆汤?”

年轻的引魂人沉默了片刻,随即轻笑一声答道:“当然是因为哥要等个人一起走,虽然时间太久记不清那家伙是谁了。”

答完他又抬眉看韩文清:“你又是什么原因做了这可怜巴巴的摆渡人,整日整夜地游荡在这个蛮荒之地?”

两人以前也有过这样的问答,最终却都不了了之,这是叶修第一次如此明确的回答了韩文清——

“和你一样”,韩文清低沉的声音在静默的黄泉之上轻轻漂浮着,孤冷得似是炎热地狱中的从未落下来过的雪花,“我也在等一个已经被忘记的人。”

—坑—

我给你们剧透,这是一篇,老韩和叶修各自念叨着自己等待着的那个人,然后想起无数生前相处的细节,但就是无法想起自己等待着的那个人是谁的故事,实际上他们等待的就是彼此,只是永远也无法想起来。

最后一段可能是两个人相约在地府的山坡上喝酒,叶修好像有点醉里了,就笑言说要我等的是你的话这会儿咱们就该一起去投胎做人了,老韩没回他,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地平线上的血月,随后两个人举杯,喝下杯中酒,第二日醒来,继续等待着永远也等不到的人。

相逢不识。



评论(10)
热度(61)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