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真人白居衍生]欲雨

呃……这玩意吧,来自我的一个脑洞,大概就是,假装白老师和居老师一起演了一部谍战剧然后相杀的故事,是的,相杀,几乎没有相爱,但是我脑子简单,可能写不出那种高智商的感觉😂但是不管,先脑补的自己爽吧,写到哪儿算哪儿,然后贴个演员表
白宇 饰 宋东离
朱一龙 饰 唐西辞

又再,因为是爪机码字,这个格式不知道咋操作,随便将就着看吧……
=====
欲雨


天将雨。
厚厚的云层压在头顶上,仿佛下一刻就要垮下来了似的,宋东离觉得这天气有点闷热过头了,他扯开领口抬头望了眼黑压压的天空,随后点起支烟晃悠着走进荔枝路125号的大门,结果一进去就看见处里那个以老好人著称的后勤科科长正站在院子里猛擦汗,当即过去拍了下对方的肩笑道:"哟,老李你这是在翘班啊。"
"快闭嘴吧祖宗,出大事了。"
李科长被吓了一跳,扭头看到来人是宋东离,赶紧一把抓着人就去了角落:"刚刚得到的消息,新主任的人选定下来了,不是代主任,是--"他左右看了两眼,然后压低声音指了指东边,"是那边的人。"
宋东离挑了下眉:"日本人?"
李科长摇头:"中国人,咱们七十六号哪会真派个日本人来管,但据说和藤原队长是姻亲。"
宋东离咂巴了下嘴,这是亲日派中的亲日派啊。
"这会儿代主任要气疯了,逮谁骂谁,"见宋东离没搭话,李科长继续说,"代主任让你来了就去找他,你等会儿可悠着点,千万别惹他。"
"得嘞,放心吧,一会儿咱德勤楼见。"
宋东离朝着李科长挤了挤眼,转身抽着烟晃进了办公大楼。

七十六号机关的大楼并不是新修的,而是在胡家两层小洋房的基础上改建而成的,房间少就不说了,内部空间还小,宋东离堂堂一个行动队队长,都沦落到和秘书科的小姑娘们--没错,就是们--挤一间办公室,偏偏他还是个怜香惜玉的性子,这个姑娘撒撒娇,那个姑娘说说好话,办公桌就越挪越偏,到最后他干脆就只丢了张桌子在哪儿,人却是常驻在代主任的办公室--虽然代主任只是"代",但好歹也是主任,办公室条件还是相当不错的,有酒有肉还能躺着,比跟一群小姑娘挤不知道好哪儿去了,但是现在,他却有点不太想进去。
咆哮怒吼声不停地从门内传出来,路过的人全都怂着肩,一副生怕让里面的人发现的样子,就宋东离靠着门的这会儿功夫,手上已经拿了四五件文件了,全是不敢进去想让他转交的,宋东离也不推辞,全都收了,听着里面的声音小了,便伸手敲了敲门。
没等多久,门从里面打开了,一个小伙连滚带爬的逃窜而出,差点扑了宋东离满怀,幸亏他反应快,一个侧身让了过去,等站稳了回头,对方就只剩个背影了,他啧啧两声,就着大开的门走了进去。
"哎哟,瞧您这火气。"
随手将文件丢在办公室上,他大咧咧地在桌前坐了下来,对面代主任那张阴沉到极点的脸看上去像是对他一点影响也没有。
代主任冷哼一声,见他这样也没生气,反而是敛了怒气坐下来,脸色还是有点不好看,阴着声音说:"新主任的事你都知道了吧。"
"也就听了一嘴,但是具体的,还得您给点拨点拨。"
宋东离摊开手,就看见对面代主任咬着牙冷笑:"我是小瞧了藤原那王八蛋,居然还真能给我找出这么一个人来!"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权夺利,日本人自然也不例外。代主任身后站的是少佐服部黑原,有他的支持,就算上面一直压着没给他转正,却也和正的没什么区别了,而宪兵队新上任的队长藤原和正一来就瞧上了这块肥肉,几次都想叼进自己嘴里咬着,偏偏手底下没人,这次也不知道怎么的,居然找出这么一个人来,能够让两方的人都点头……
"这人到底什么来头?"宋东离还记得当初自己这顶头上司提出的条件,必须中国人,必须情报专家,必须得到日本军部的认可--前面两条都好说,最后这条最难,让日本军部认可一个中国人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什么来头不知道,就听说是藤原以前的同学,差点娶了他妹妹,可惜那个妹妹死得太早,"代主任顿了一下,冷笑道,"如果说汉奸分等级的话,咱们和他比起来,都只能算是最普通的那种。"


一直到上了车,宋东离都还在想着代主任的话。
"藤原想要找个人吃掉七十六号,也得看人家愿不愿意让他吃,我这里有个事,你谁都不要说,就在私底下偷偷的查,只要咱们把这事办成了,什么藤原,什么新主任,统统都得滚蛋。"
他不由自主地摸摸从代主任那儿拿出来的文件袋,捏在手里仿佛有点烫手,这事……要是真办成了,七十六号必然是代主任的囊中之物!
“哎哟,东哥,你这是从主任那儿得到什么宝贝了,也给哥几个说说,让咱们也沾沾光。”
旁边跟着一起上车的手下小路见宋东离的表情有些异样,于是凑过来讨好着调侃了一句,从沉思中惊醒过来的宋东离笑骂了句滚蛋,回家放了东西后,就带着人去了德勤楼。

宋东离和后勤科的李德才合伙做了点不明不白的生意,一趟下来能顶得上他一年的收入,所以就算再想回家琢磨那个文件袋里的内容,也得把对方陪好了才行。李德才别的不好,就好点酒,好点色,几杯黄汤灌下去,又是软玉温香在怀,该说的不该说的被宋东离给掏了个干净,到了晚上回家的时候,都醉得一塌糊涂,也就小路还保持着清醒,被宋东离打发着去送李德才了。
本来小路还想送他上楼,结果一巴掌就给拍走了:“快滚蛋,爷的腿还没瘸了。”
“可是……”
“没可是,快滚快滚!”
宋东离目送着车子消失在视线里,靠在墙边静静地站了一会儿,像是在醒着酒气,过了好一会儿,才转身走上楼梯,沉重的脚步声踩在木质地板上,发出咯吱的声响,在这个安静的夜晚里显得格外的响亮,到206室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用力辨认了下门牌号后宋东离掏出了钥匙,今晚确实喝多了,他迷迷糊糊地想着,然后,门打开了。

宋东离做了个梦,他梦见自己溺水了。
沉在水底,无法动弹,肺里的空气化作气泡升腾而上,仿佛生命也随着一起流走了。
"救我。"
宋东离拼命挣扎着,想要伸出手--
"救我……"
"你没事吧?"
一个低沉温和的声音蓦然响起,水流瞬间散去,新鲜的空气重新钻入鼻中,宋东离只觉得浑身一松,理智瞬间回笼,他睁开眼,发现这情况有点不对。
"你醒了?"
那个将他从噩梦中唤醒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宋东离顺势看过去,便见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坐在床边,一只手里端着个杯子,另一只手则是沾满了水--
这人居然敢给我呲水?
"你……"
声音一出口,带了点干涩沙哑,宋东离咳了几声,然后带了点防备的问:"你谁?怎么会在我家?"
那人微微一笑,放下杯子站起来,掏出手绢擦了擦指尖上的水,这才用着不疾不徐地语气回道:"这话,恐怕要我问你才是,三更半夜来砸我家的门,还二话不说就要睡我的床,这事可不是正经人所为。"
宋东离让这话说得一愣,立马打量了一圈才发现……还真不是他家!
揉了揉还带着宿醉的头,他翻身下床,然后看到自己身上套着件崭新的睡衣,"呃……"
他望向已经坐下来的男人,对方给自己倒了杯咖啡,动作有些说不出的赏心悦目,微扬起的嘴角带着几分从容。"不用谢,还回来的时候记得洗干净,"他举起杯子示意着,"你家应该在对面,出去的时候记得带上门。"
……然后宋东离就真把门带上了。
直到回了自己的家,他才猛然惊醒,自己居然这么听话吗????

咬着牙洗了澡,换了身衣服,宋东离也顾不上头痛,扭头就去找了房东,当初他在租这房子的时候,可是说好了对门不给租,甚至钱都是给的双份,怎么扭头这事就变卦了。
房东是情报科科长赵为何的姑妈,大概是见惯了这些鬼见愁的脸,这会儿完全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熊样,就咬定了一件事,是赵为何给介绍过来的,而且现在租金也收了,人也搬了,就别计较了,又假心假意的安慰他,"唐先生是个好人,有他当你的邻居,还能互相有个照应呢。"
宋东离一口气憋在肚子,吞也不是吐也不是,最后只能恶狠狠地丢下一句没什么力度的威胁,怒气冲天地上班去了,当然,临走前没忘记问新邻居的名字。
"唐先生的名字可有诗情画意了,"年过半百的房东大妈在提到这个人的时候,脸上竟然泛起了几分春色,"他叫唐西辞。" 


TBC

评论
热度(4)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