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全职高手】星河灯塔(七)(韩叶,哨兵/向导设定,私设有)

好久没写,死在文档上了快……

无论如何,我更新了,虽然剧情就像是脱肛的野马一样奔腾……

=========

张新杰听过楼冠宁的名字。

义斩财团的拥有者,义斩佣兵团的创始人之一——

虽然义斩佣兵团目前在整个联盟来说只能算是个二流的佣兵团,但是他们的身后有着义斩财团的支持,就算只是二流……迟早也会变成一流。

如果是这个人的话,张新杰自然是相信他有着足够的能力在最高军事星的范围内弄到能量块。

只不过,在张新杰接通对方的通讯后,却得到一个不怎么好的消息。

“本来应该卖你们这个面子,但实在是太不凑巧了。今天凌晨有人袭击了我们在卫城星上的仓库,所有能量块都被炸掉了。”

嘈杂且凌乱的吵闹持续不断的从通讯器内传递过来,就算没有亲眼看到,张新杰也几乎能想象到那头的慌乱情形,他皱了下眉问道:“有人在最高军事星的卫城星上发动袭击?”

楼冠宁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疲惫:“对,有人发动了袭击。而且不光是我们,整个卫城星上所有在私底下贩售能量块的店铺都遭到了袭击,直到现在中央军也没抓到真凶,说出来可真够让人难以相信的。”

张新杰的眉头立刻皱得更紧了。

怎么会这么巧,全赶在召开最高军事会议的这一天?

“……喂喂喂,还在吗?”

楼冠宁骤然提高的声音顿时将张新杰从沉思中拉了回来,他轻咳一声,沉声道:“抱歉,稍稍有些走神了,请继续说。”

“实在抱歉了,我这里也没……什么?!找到了?!”

那边似乎又有什么状况,楼冠宁匆匆丢下一句话然后飞快地挂断了通讯,张新杰静静地看了一会儿通讯器,很干脆的放下来随后将注意力集中到操作台。

竖起的光屏被一分为二,数不尽的数据流在上面飞速跳动着,以张新杰的精神力强度来说,同时联接两座灯塔并不是什么多困难的事情。411号灯塔只是一座民用灯塔,他未经申请直接联入的时候甚至都没有惊动到深层防御系统,只是在联接中央灯塔的时候,他碰到了一些麻烦。

也不能算是麻烦,接入的时候相当顺利,但是在他想继续调查那条不受控制的通路时,却发现那条奇怪通路突然不见了。就像是从来未存在过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无论张新杰使用了什么办法,都找不到了。

若不是张新杰对自己的记忆力有着相当的信心,他都快怀疑那会儿是不是出现了幻觉,一条通路在稳定的人工灯塔内突然就这么消失了还没有引起任何注意……

从进入最高军事星起就一直盘桓着的奇怪感觉在张新杰的心头上越演越烈,或许真有着什么他所不知道的事正在暗地下悄无声息的发生着——

有着这种感觉的并不只有张新杰一个人。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楼冠宁忍不住地吞咽了几口唾液,冷气从天花板上的气窗里喷出来,打在头顶上带来阵阵寒意。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诡异的情况。

没有人说话,死一样沉寂在这间屋子里蔓延开来,大家似乎都被眼前的情景给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地上躺着一具半身裂开的尸体,里面属于人类的内脏却全都消失不见了。

原来本应该是心脏的部位,现在已经被一坨不知道是什么的软状物体牢牢占据了,就像是人类的心脏一样收缩扩张着;从它之中延伸出来无数的青色细管,密密麻麻缠满了目所能及的骨骼,数十只滑腻的触手躺在腹腔内蠕动着,发出咕唧的摩擦声响,阵阵恶臭从其中散发出来,几欲让人作呕。

过了好一会儿,楼冠宁往后一伸手:“刀。”

站在他身后的那些手下这时候才像是从噩梦中被惊醒了一般,回过神来慌忙将激光刀递上去。

楼冠宁反手握住,绕着尸体来回转了一圈,最后在头部位置站定了。

一刀砍下去,凄厉的尖叫瞬时充斥在这个空旷的房间里,尖锐地仿佛要刺破耳膜。

楼冠宁难受地一手捂着耳朵,飞快的一刀捅进颅骨中,声音戛然而止。

随后他慢慢地抽出刀子,一团形似四个月大小胎儿的生物挂在刀身上被拉扯了出来,下半身连接着一根粗管,一直从脊柱内部延伸下去,扯动了心脏处的软物剧烈跳动了几下,最终平静下来。

空气在这一瞬间,出现了短暂的滞凝。

“天哪……这……这是什么怪物……”

正对面有人直接被吓得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目光发直,嘴里不停喃喃自语着。

楼冠宁皱了下眉,立刻吩咐着:“带出去。”

看着人被带走后,又看向屋子里剩下的下属:“赶紧把这儿收拾干净,尸体直接烧了,至于这玩意,”他平举起刀晃了几下,“密封好了直接收入危险物品库,今天这事谁也不准透露,知道吗?”

“是!”

整齐划一的回答让楼冠宁稍稍冲淡了点嫡系下属居然会被吓倒在地的郁闷感,将刀子扔给身边人后,他边走边提出了对张新杰通话申请。

似乎是过了很久,另一头才传出连通的声响——

“张新杰。”

简洁的介绍过后,是楼冠宁迫不及待的抢声。

“我要知道你们霸图和叶秋究竟有什么关系,这将是我们接下来合作的基础。”

 

张新杰顿了一下,却没有停下手下的动作,手指在操作台上快速地跳动着,光屏上闪动的数据流倾泻速度比之先前快了不知多少倍。

“理由。”他沉着声音说道。

楼冠宁沉默了片刻说:“这个通讯号码我只给过叶秋一个人,属于私人号码,我想知道你们霸图是如何得到的?”

这句话顿时让张新杰的手直接停在了半空中,片刻之后他快速按下几个按钮,看着数据流恢复正常后,拿起通讯器转入虚拟影像模式。

待得楼冠宁的虚拟影像出现在指挥室内的时候,张新杰走出操作仓,面对面地平视着他。

那是个高大英俊的青年,虽然此刻看上去略有狼狈,但举止仍然优雅得完全不像个统率着偌大佣兵团的团长。

事实上,张新杰也无法明白,为什么像楼冠宁这样的贵公子会和叶秋的关系好到……单独接通一条专线通讯的地步,而且这样的事,他为何没在一开始接到通讯的时候就提出来?

 

似乎是感觉到张新杰的犹豫,楼冠宁举起腕间的终端机示意给他看:“你大可不必担心我们之间的谈话会被泄露出去,我们现在的线路是使用义斩财团的独立灯塔进行中转,和联邦政府以及军方没有任何关系。”

张新杰神色微动,却没让楼冠宁察觉到任何的异常:“你所问的问题已经超出我的权限范围之外,我无权回答你这个问题。”

楼冠宁却在听到这句话后脸上透出几分错愕:“原来韩文清真和叶秋结合在一起了?”

张新杰当即沉下脸,肃然地说:“没有根据的话请慎言。”

“叶秋那家伙果然还活着,我就知道他没那么容易死掉。”楼冠宁像是没听到张新杰的话,兴奋之情都快透过虚拟影像传递过来了。

张新杰不得不出声打断了他:“楼团长,如果无事的话……”

“不不不,事实上我这里还有一些能量块能提供给你们,并且我不需要任何物质上的报酬,我只有一个要求。”

“说。”

“我要求韩文清见一面。”

这个请求有些出人意料,张新杰迟疑了一会儿才回答道:“我不能保证少将会见你,不过我会将你的诉求告诉他。”

“放心,如果他真是叶秋的哨兵的话,就一定会见我,”楼冠宁慢慢勾起嘴角,“你只要告诉他,我手里有着可以找到叶秋的追踪器。”

“?!”

 

“这是什么?”

乔一帆在给叶修擦拭身体的时候看到,发现他的右腰下有着一块小孩巴掌大小的刺青,轻按上去略微有些硬。

“一个没什么用的小玩意。”

叶修的目光在腰间转了一圈又收了回来,声音里带着几分虚弱和懒散。

乔一帆“哦”了一声,继续用药汁为他擦拭着身体,这种药是从乔一帆从虫母未曾布上感知线的洞穴里找到的,据说能够缩短排斥反应之后那段虚弱期的时间。

 

叶修刚刚醒过来,就在大家都以为他已经熬过不去的第八天。

那个时候的他已经完全失去了任何知觉,浑身僵硬得就像是一块寒冰。孙哲平看着这样的叶修,没多做纠结就下了决定,决定的执行者却是乔一帆。

“你送他最后一程吧,也算是解脱。”

孙哲平将火把递给乔一帆,乔一帆一直在颤抖,这是他第一次杀人。

然而就在他即将点燃那堆草垛的时候,一只手突然伸过来握住了他的手腕,虚弱的气音在这个安静的废弃洞穴里听得格外清晰。

“老孙,别太快做决定……哥是那么没用的人吗?”

乔一帆瞬时睁大了眼睛,抬头便看到那个先前僵硬得跟个死人差不多的人,这会儿正对着自己扯出一点笑意。

“叶……叶……”

他一个激灵,手下一松,火把就这样掉了下去——

熊熊燃烧的大火顷刻间便映红了半边山洞。

 

“叶哥,抱歉,差点烧死你。”

乔一帆再次小声的道歉,那天若不是孙哲平反应及时,叶修这会儿是死是活还真是件说不好的事。

叶修懒洋洋地随着乔一帆的动作翻了身说道:“你有空想这么多有的没的,不如给我说说要在这个地方怎么活下去。”

—TBC—

评论(13)
热度(238)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