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韩叶]Missing

老韩的生贺,本来和小伙伴开了个好棒的脑洞,但一开始写就脱缰野马了,而且越写越觉得无趣……到现在剧情已经和脑洞基本上关系不大了,但是无论如何,我还是写完了OTZ

我知道很无趣,很无聊,很那个啥,但是……既然已经写出来了,大家就赏脸看看嘛,哭泣,下次努力写个有趣点的

明天更灯塔OTZ

最后,提前给老韩说生快!

===============

Missing

韩文清再次在窗外看到那只麻雀的时候,突然意识到有点不太对。

这只麻雀是正常的。

在这个时间已经变得极度混乱的世界里,一只正常的完全没有任何变化的麻雀的出现,本身就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那只麻雀似乎是注意到了韩文清的目光,张嘴叫了一声,忽然张开翅膀,几乎没多想的,韩文清起身追了出去。

 

在追逐的过程中,时间线又再次大幅度地跳动了两三次,韩文清猝不及防向前一个踉跄,差点跌落到缝隙之中。

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再抬头时,那只麻雀已经消失了。

紧接着,还未等到他有所动作,整个空间就像是易碎的玻璃被不为人知的外力猛地敲碎,仅仅只是一眨眼,周围的情景又再次发生改变。

一群身着古装的人围着韩文清指指点点,有小孩子从人群中钻出来,像是看新鲜一样对着他丢了一块石头,砸在身体的痛感真实得让他找不出哪怕是一丝一毫的破绽。

韩文清静默着站在原地,身上冒出的阵阵寒气让那些人都接二连三的闭上了嘴,待得人群悄然散去的时候,他又再次看到了那只麻雀。

 

圆不溜秋的脑袋,圆不溜秋的身体,麻色的羽毛在抖动的时候还会掉下两三根。

它站在木桩上,两颗小黑豆似的眼睛正盯着韩文清,里面黑幽幽的没有一丝光。

这样的目光,让韩文清忽然产生了一点熟悉的感觉。

他心下一动,抬起手摊开掌心,麻雀叽叽喳喳叫了两声,直接飞了下来。

“要想在这么混乱的地方找到你可真够不容易的啊老韩。”

麻雀出乎意料地口吐人话,小小蓬蓬的一团团在韩文清的掌心中,温软的像个绒球。

韩文清顿时皱起眉,这种熟悉的语气……

“你是谁?”

“老韩你可就不厚道了啊,亏得上次见面的时候还哭着喊着说要和哥过一辈子不忘记了,这才多久就连名字也不记得了?”麻雀伸爪挠了一下韩文清,力道不大,像是在挠痒痒。

强按下想要合掌的冲动,韩文清瞪了它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将它丢出去,而是再次问道:“你是谁?”

麻雀有点得寸进尺,在韩文清的掌心里翻来滚去,脱落下来的绒毛几乎沾满了他整个手掌,最后总算是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趴下来,慢腾腾地说:“看在咱们两是老交情的份上——我叫叶修。”

 

韩文清没听过叶修这个名字。

当他提出来的时候,蹲在他肩头上的小麻雀就说了一句话:“这是你第三千六八十九次说这话,你是说不腻,但是哥已经听吐了。”

说完还真做出张嘴呕吐的动作。

韩文清眼神一沉,抬手就要将麻雀扔出去,叶修赶紧一把抓上去,尖锐的爪尖刺进他肩头的肌肉里,带来些许刺痛。

“老韩你可真不够意思,为这点小事就要丢掉我。何必了,丢掉了不又得满世间去找,我都替你累得慌。”

韩文清瞥了它一眼,自从这个叫叶修的麻雀停靠在他的身上后,时间线似乎就恢复到了正常的轨道上来,不会再乱七八糟的跳动——

至少已经有半天的时候,四周的景象没有再改变过。

 

事实上,韩文清从清醒过来到现在,也还没弄清楚这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上一刻看到的还是满是青翠的树林,下一刻便是黄沙满地;上一刻是妙龄少女,下一刻便是垂垂老矣的老妪,世间万物仿佛都在那条无形的时间线上胡乱跳跃着,永无止境。

而在这个已经混乱的世界里,唯一没有变化的便只有他自己。

他身在世界中,却又被隔离在世界之外。

 

“赶紧的做好准备,别走神,马上又是跳跃点了。”

叶修飞起来啄了下韩文清的耳朵,顿时将他从走神中拉了回来。

一人一鸟找了个平坦的地方站定,几乎是同时的,四周的景色开始模糊扭曲起来,拉扯伸展出各种各样光怪陆离的景象,看得让人觉得头晕。

韩文清捂了下眼,脚下的土地瞬时轻微晃动了几下,等到他放下手的时候,入目所及全是高耸入云的钢铁大楼,空中漂浮着巨大的飞船,各种透明管道串联在一起,缠绕盘踞在城市之中,而他的脚下,是看不见底的黑暗深渊。

“跳跃幅度越来越大了,我们的动作得快点了。”

麻雀叶修这次干脆蹲在了他的头顶上,两爪子刨来刨去,像是要在上面挖个坑出来。

韩文清一把将它揪了下来,后退几步远离了危险地带后,直视着麻雀的两颗黑豆眼。

“我要知道真相,所有的,包括你。”

他命令道。

 

麻雀歪着头眨了几下眼睛,半晌后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反正你马上又会忘记了,就算知道真相也没多大的用处,还得我费一番口水,何必了这是,加这次我都解释三千六百九十次了,看在以前的情分上,就算了呗?”

韩文清丝毫不为之所动,他并没有接叶修的话,而是加重了手中的力道,大有如果不说就捏爆它的架势。

叶修又眨巴着眼看了他一会儿,最后像人摊开双臂一样摊开翅膀说道:“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

 

叶修解释的其实相当简单。

大约就是很久很久以前,时间出现了混乱,整个世界都乱了套,然后有一群不受时间线紊乱影响的人,最后决定找到根源,纠正时间。

叶修和韩文清也是其中的一员。

那个时候叶修还是个人类,而不是其他什么任何奇怪的东西,他们曾经是对手,但最终为了同一个目标成为了朋友。

太过于漫长时间的寻找,让这场旅程充满了数不清的变数。大部分人在这些变数中遭受了侵蚀,被同化到混乱的时间,到最后找到断裂的时间轴时,已经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只是就算找到了时间轴,事情也并不是像他们所想象的那样简单。

修补时间轴需要有人牺牲。

以躯体为屏障,以精神为导引,激活时间轴的自我修复——

这就是纠正时间的唯一办法。

最后,牺牲的人是叶修。

叶修从后面轮了韩文清两棍子,然后连句再见也没说的就直接跳进了轴域之中,等到韩文清挣扎着爬过去的时候,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才怪。

“哥可是真冤啊,跳下去之后才发现也不一定要用我自己的身体,随便用用其他的身体也可以的,而且单凭我一个人是根本没法激活自我修复的,所以最后没办法了我又爬上来找你。咱俩就商量着我每个轮回都随便去找个什么的身体扔进去,然后你负责投入精神,就这么合作了三千六百八十九个轮回。”

“等到这次完结,我们还需要再次合作大概一千多次,就算是结束了,当然,如果咱们都没在这样的过程中被侵蚀掉的话。”

麻雀叶修展翅飞起来,停留在不远处的高台之上。

韩文清皱着眉,过了好一会儿他忽然问道:“为什么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叶修扑腾了下翅膀,笑着说:“这么大个事,当然是得要付出代价的,越往后你每次清醒过来所记得的事情就会越少,到最后,你会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

“那你了?”韩文清又问。

叶修蹦来蹦去地回他:“当然是身体控制力了,以前还能找点大型的动物,最近都只能找这么点大小的了,等到再往后的话,大概就得换成你来找我了……这么一想,突然觉得前途有点黯淡了。”

他虽然是说着这样的话,却是没有一点担忧的意思在里面,只是斜眼看着韩文清。

韩文清沉默了许久,对着叶修伸出手:“走。”

“哦?”

“下次换我找到你。”

“呵,得了吧,你每次都说这样的话。”

“闭嘴!”

 

在叶修跳进轴域的之后,韩文清用了三分之二的精神,换取了三分之一的记忆。

 

“一根冰棒。”

“给、给你,谢……谢谢光临。”

韩文清接过冰棒的刹那,妙龄少女忽然变成了年代久远的白骨,阴沉的天空边浮动着血色一样的云,仿若世界末日来临。

他静立了一会儿,忽然蹲下去轻轻捏起刚刚从脚边爬过的一只小甲虫。

“这是最后一次了。”

他对着张牙舞爪的小甲虫说。


——END——

评论(37)
热度(249)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