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虎

脑洞所在地,无节操。
目前主萌全职高手+三国无双+三国
庄子先生/赵云本命,丕云党
全职韩叶/周叶/ALL叶ALL,不吃叶蓝/韩张/周翔
基三ALL

脾气暴躁,一戳就炸,生人慎进

【全职高手】星河灯塔(八)(韩叶,哨兵/向导设定,私设有)

脑子里面一团浆糊,也不知道有没有逻辑……

=================

接受了“女王的馈赠”后,在虫巢里生存比叶修想象中要简单得多。

乔一帆告诉叶修的事情并不多,也就是一些在这里生活的注意事项,其他的,他也不是很清楚。

不过根据他所说的那些,虫母对待这些人并不苛刻,只要遵守它的规矩,其他任何事它都不会管。

而它所谓的规矩,也不过是两点——

未经召唤的情况下禁止接近女王,以及禁止离开虫巢。

又休息了两三日,确定叶修行动无碍后,孙哲平过来丢下一把石镐给他:“优待时间结束,再想活下去就得干活。”

叶修拿起石镐在手里颠了几下,点头道:“一帆都给我说过了,带路吧。”

“你和那小子关系倒是不错。”

孙哲平轻哼了一声,率先走出了叶修休息的山洞。

叶修跟在孙哲平的身后晃晃悠悠地也出去了,石壁上的感知线如同光河闪动流淌着,仿佛有着生命一般。他像是被这样的光刺痛了眼睛,低下头快走几步上面与孙哲平并肩而行,孙哲平扫一眼过去,然后看到他丢了一个不用担心的眼神过来。

微点了下头示意明白,两个人深一脚浅一脚地沿着通道往里越走越深,虫母的感知线也越来越少,最后他们不得不点起火把来照亮前路,啪嗒的脚步声在昏暗的甬道里传得格外的深远,最后孙哲平在个人为挖成的大洞前停了下来。

叶修探头看了一眼,发现洞穴深处散发出点滴幽然的蓝光。

“从今天开始这里就是属于你的地方,”孙哲平站在他的身后说道,“进去看看。”

“哦?”

叶修的尾音微微有些上扬,借着刚刚的那一眼,他看到洞里没有虫母的感知线。

熄灭了火把,两个人走了进去。

发光的是封存在透明石壁之后的几块类似于冰花一样的晶状体,孙哲平拿过叶修手里的石镐用力向上一砸,溅出来的晶莹碎片顿时扑了两个人满身。

叶修抹开附着在冰壁上的碎片,偌大的缺口便出现在他的眼前,用手敲了敲冰壁,似是发出梆梆梆的空响。

“看上去挺容易的?”

他站直了身体后说。

“确实很容易……”

孙哲平眼神微沉,又是几镐上去,将这一块儿的石壁都敲了下来,然后取出一块晶状体交给叶修:“十块这个可以换取一份食物,不过我建议你最好三天换取一份。”

叶修接过晶状体在手里颠了几下,里面浓郁的能量素让他被压缩到脑域深处的精神力稍稍有些异动,连带着附着在后颈处的幼虫也不安分起来。

轻咳几声压下身体上的异动,他将晶状体丢进挂在腰间的布兜里,之后抬头看孙哲平:“这事一帆说过,不过我想知道理由,一份食物可不够我支撑着干三天活的?”

孙哲平踱了几步说道:“在说这种事之前,我想知道你的计划。”

“这么开门见山不好吧,我好歹也是重伤刚愈的病人,当然是先养好精神——好吧好吧,我说,”盯着孙哲平越发凌厉的眼神,叶修投降似得举起手,“我打算联接虫母占据的那座天然灯塔。”

孙哲平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摇头说:“就算是你的话,恐怕也不行,虫母已经和那座灯塔融为一体了,任何试图进入灯塔的精神波都会被它发现,你以为你当初是怎么被虫母发现的?而且——”

孙哲平顿了一下,指向后颈:“你别忘了你还有这个小玩意。”

叶修像是站累了,很干脆地靠着冰壁盘坐了下来,双手交叉撑着下巴:“你都说了是小玩意,别人做不了不代表我做不了,只不过我现在还需要一点点时间来实现而已。你现在与其操心我能不能办到,倒不如想想,我办到之后你们打算怎么做?”

“怎么说?”

“一旦我确定了航线,就可以使用备用机甲离开,备用机甲只能带一个人走。作为这片区域的老大,你是要自己离开了,还是将这个机会让给别人?”

在昏暗的光线下,叶修似笑非笑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模糊。

孙哲平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移开目光轻哼了一声:“如果你真能办到这样的事,我自有办法带他们全都离开。”

“啧啧,看来你手头上有着不少好东西啊。”

叶修摊手的同时向后靠在了冰壁上,冰冷刺骨的触感顿时让他从紧绷中稍稍缓过一点劲儿来,那块能量石对他的影响……或者说,对幼虫的影响,是不是太大了点?

尽管已经失去了哨兵的相当大一部分的敏锐五感,但孙哲平还是很快就察觉到了叶修的异状,他起身过去,蹲在叶修的身旁问道:“出了什么事?”

叶修闭着眼深吸一口气,随后解下布兜交给孙哲平:“恐怕这样的活路我不能干了,这里面的能量能激发我的精神力,进而促进幼虫的发育。”

就着孙哲平的搀扶站起来,又后退几步远离了那面冰壁,过了好一会儿,叶修长吐出一口气:“这样高纯度的能量石,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孙哲平在旁轻描淡写地说:“整个行星都是这种能量矿脉。不然你以为为何虫母要在地下建起如此庞大的巢穴,这就是它的食粮。”

“难怪长的就一副严重营养过剩的样子,”叶修啧啧几声,“既然如此,确实有点不好对付了。”

“有难度?”孙哲平挑眼看他。

叶修立刻义正言辞地纠正他:“哪能了,别太小看哥啊,也就是分分钟的事。”

孙哲平忍不住地“呵”了一声,正要出言相讽,甬道顿时传来几阵凌乱的脚步声,伴随着闪动的火光和急促的高呼。

“孙老大,孙老大,不好了,出大事了!”

孙哲平脸色一沉,急走出去冷喝了一声:“安静点!”

这一声顿时让来人瞬间安静下来,满头豆大的汗滴显示着他们来得有多紧急。

“老三你说。”

孙哲平点了一个人名。

被点到的人立刻开口说道:“五区那边有四个人同时进入熟化期!”

此话一出,孙哲平当即大惊。

“走!”

话还没说完,人就已经奔了出去,其他人也跟在他的身后一阵风的就跑走了,只留下叶修一个人在后面慢腾腾地溜达。

他走了一段路,忽然停下来,仔细打量着石壁上的感知线,过了好一会儿,他伸出手指,按在最角落的那根线上,流动着的微光瞬间就黯了下去,像是有什么进入到了光之中,但是很快光流又恢复了正常,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叶修微挑了下眉,似乎是有点诧异,但是并没有松开手,而是继续按在那根线上缓缓前行,隔个几米就要停下来片刻,就这样一直到那根感知线粗大到整只手都盖不住了,他才退了半步将手拿开,几秒钟后,血从他下垂着的指尖上滴落了下来,很快便在地面上泅成一个血色的小坑。

“呵。”

极为低沉的笑声从叶修的胸腔中震了出来,他抬起手,舔了一下满是深可见骨划痕的掌心——

 

韩文清猛地睁开眼睛。

他并没有放开五感,却嗅到了血腥气。

就在他睁开的刹那,只听得一声长啸,周身雪白的斯拉加虎骤然出现在休息室中,高大威猛的身躯中仿佛散发着无穷的力量。

最靠近韩文清的那个侍卫官被吓得跌坐在地,面色惨白地连托盘中的酒杯滚落在地上也不知道。

韩文清用手按了按眉心,对着白虎轻唤一声:“过来。”

原本还摆出一副攻击架势的白虎立刻垂下尾巴,收了气势晃悠悠地踱回了韩文清身边,用头蹭蹭他的膝盖,之后在他的脚边躺倒下来。一条黑蛇从韩文清的衣角下滑了出来,懒洋洋地爬过去在白虎的脖子上盘成一个圈,白虎低头舔了舔黑蛇覆满细鳞的长身,然后注视着休息室里的人。

两个精神向导,还有一个联邦中气场最为强大的顶级哨兵——

这会儿就连没出大状况的其他侍卫官都忍不住地颤抖起来,太过强大的压力让他们的精神屏障产生了几丝裂缝,韩文清挥挥手,示意他们都出去。

虽然有叶修的精神向导一直在他身边待着,多少填补了一些他本人不在的漏洞,但是韩文清还是感受到了叶修加诸在他身上的那层精神屏障,正在一天天地变薄。

几天前,张新杰传来楼冠宁的会面要求,他虽没有答应,却也没有拒绝。

实际上,韩文清对楼冠宁的话持怀疑态度。他知道叶修和楼冠宁两人在私底下有过一些隐秘的交易,不过叶修会让谁在他身上装上追踪器——这话说出来简直就是个玩笑,更何况韩文清在叶修出事前也亲自确认过了,他的身体里没有埋任何的皮下追踪器。

谈是可以谈,但得等到对方愿意坦诚的时候。

韩文清并不担心楼冠宁不会再来。

最高军事委员会在上午的时候刚刚宣布了整个最高军事星域进入最高级别的戒严状态,这也就意味着,无论是谁,在戒严令消除之前都没法和外界取得联系。而他也刚巧得知,义斩佣兵团和嘉世佣兵团为了一块陨石星域,已经打起来了。

虽然嘉世在这次星域探索中遭受到了重创,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和义斩对上还真说不好谁输谁赢。

这个时候的楼冠宁绝对会比他更着急。

 

“嘟嘟嘟——”

通讯器突然响了,紧接着,一道光屏出现在他的眼前:“十分钟后将在第十会议室举行紧急会议,请韩少将提前做好做好准备。”

韩文清皱起眉,看了眼右下角的时间,上面显示着晚上十点半,这么晚了召开紧急会议?

—TBC—

评论(25)
热度(272)

© 糖霜虎 | Powered by LOFTER